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踏归途灵均恰登门 蓄恨心青漪阴毁阵2

正文 踏归途灵均恰登门 蓄恨心青漪阴毁阵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修士为妖兽所伤是常有的事,席昭并没有放在心上。更何况她也没被抓出多大的口子,连血珠子都没流几滴。只是飞行的速度变慢了一些而已,想来过几天就会恢复如常了。

    而她方才看见的那两道墨色的身影,恰好就是秦悦和灵均。

    那日秦悦和灵均见了一面之后,就决定暂时不回北川了。她考虑了一会儿,便和灵均一道飞来了灵宇宗。

    灵均说,他原也不能确定是谁意图损毁传送阵,所以故意放出了“传送阵即将修补完好”的消息,诱那毁阵之人前来。与此同时,他还在传送阵外搭了一层阵法,只要有人妄图毁坏传送阵,就会被这个阵法困住,不得脱身。

    而他本人,就守在传送阵附近的山石后面。那里杂草丛生,斑驳看不清人影。况且他的敛息术亦数一流,旁人即便用上神识,也窥知不了他的所在。

    青漪鬼鬼祟祟地出现的时候,灵均倒不惊讶。先前他便发现青漪在传送阵附近来往,行止不同寻常,早就对她心存怀疑。现如今见她再度出没在此,心底的怀疑更是确定了几分。

    灵均的阵法造诣堪与制作储物空间的手艺相提并论,自然不会差到哪儿去。青漪一碰传送阵,整个人就被困住了。她自然神色大变,千年来为人处世的经验告诉她,这是个圈套。

    当时,灵均也不急着过去揭发她,而是待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青漪使出各种法子来破阵。

    青漪修至化神期,自然早已博览诸道,阵法也不例外。不过只是略识皮毛,不够精通罢了。眼下自然不能破开灵均亲自设下的禁制。

    但她又深知,在这儿滞留的时间越久,被人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想了又想,青漪下定决心,祭出了精血,破开了阵法。

    “最后她把精血都祭出来了,总算强行打开了阵法,逃了出去。”灵均是这般跟秦悦描述的。

    秦悦凝眉:“你竟没有去捉她一个现形?”看来灵均还是有一丝人情味儿的,唯恐这位师侄难堪,特意没有当面拆穿。

    “时候未到。”灵均说得意味深长。

    秦悦感觉灵均又露出了那副奸商的表情,也不知道他在算计什么。

    “我实在想不通青漪为什么要毁了那个传送阵。”秦悦自语道,“她师承灵宇宗,那个传送阵亦是灵宇宗之物,她是出于怎样的目的怎样的心理,才会毁了自己宗门的阵法?”

    灵均似乎轻轻笑了一声。

    秦悦继续道:“更何况,那个传送阵本就破损不堪了,她这样做岂不是雪上加霜?她总不会是想以毒攻毒吧?”

    她原本已猜到了那是个双阵眼的阵法,结果还来不及尝试,就被毁得面目全非了。

    灵均闻言嘴角一抽,随后勾起了玩味的微笑:“其中到底什么缘故,你很快就能知晓了。”

    “哦?”

    灵均卖着关子:“你我且去灵宇宗看一场好戏。”

    两人没飞几天就到了灵宇宗的山门,灵均指着不远处一座大殿:“你先去里面坐一会儿,我随后就来。”

    秦悦很听话地走了过去,进去一看,里面坐了满屋子的人,看着修为都不低。见她进来,齐刷刷地朝她望了过来,面有愠怒,还有杀意。

    秦悦羞恼得很,暗道:“灵均这厮莫不是在捉弄我?”

    幸亏她修为摆在这儿,众人虽然对她虎视眈眈,但没一个人上前动手。高居首座的人轻咳了一声,缓缓问道:“来者何人呀?”

    虽说语速缓慢,可言语间威严尽显。

    秦悦尴尬地笑了一笑:“在下墨宁。”

    众人原本已经移开了投向她的视线,她这话一出来,大家又重新望了回来,心理活动大抵都是:“哦,这就是斗阵大会的魁首,据说是我们灵宇宗之人。”

    首座上的人面色和缓了许多,又问道:“你破门而入,所为何事啊?”

    “我方才并非破门而入”秦悦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解释一下,“我是轻轻推开门进来的。”

    众人鸦雀无声,室内一片静寂。

    这群人还真是不懂幽默秦悦暗忖。她自己傻笑了几声,解释了一番:“我的意思是,我不知这里有人,无心破,推门而入。若有失礼之处,还望各位海涵。”

    “罢了。”首座之人摆摆手,“出去吧。”

    大概是因为秦悦在斗阵大会上给灵宇宗挣了颜面,所以这人打算轻易放过她了。虽然他从没有见过她,亦没有听闻过门中有哪个弟子名唤墨宁。

    秦悦转身欲走,忽闻一道熟悉的声音:“慢着!”

    秦悦回眸,只见青漪从下首的一个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挂着刻薄的微笑:“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当这儿是你的洞府吗?”

    秦悦本不想搭理她,但见众人的目光都在自己和青漪之间来回打转,便耐着性子回了一句:“我没当这儿是我的洞府啊。”

    青漪本是想指摘秦悦来去随意,没想到后者回了这么一句,倒把她噎得说不出话来。

    但她也只沉默了一瞬,随后便冷冷笑道:“你在外自称灵宇宗之人,还借用这个名头行事,以为这样就能变成真正的灵宇宗弟子吗?你倒是说说,在座哪一位是你的师尊?”

    没等秦悦答话,青漪就接着说了下去:“现如今更是得寸进尺,直接闯进来探听我们的门内大事。谁知道你的目的何在?”

    秦悦只觉得好笑。她已经被诬陷成一个“伪装成灵宇宗弟子,实则暗地打探人家宗门秘事”的小人了。

    “青漪师侄,我是何人,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秦悦把“师侄”二字咬得特别重。

    “别同我套近乎,我什么都不知道。”青漪断定在座没人知道秦悦来自北川灵宇宗,言语愈是肆无忌惮,“敢问诸位师伯师祖,墨字一辈何时出了个墨宁?”

    众人面面相觑。

    秦悦瞥了青漪一眼,忽的笑了一声:“真不知你为何要逞一时口快,届时真相揭晓,你岂不是会很难堪?”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