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斩草除根灵均设局 坐山观虎奉衍窥异1

正文 斩草除根灵均设局 坐山观虎奉衍窥异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她这话只是对青漪说的,音量并不高,但在座诸人的修为不差,都把这话里的戏谑之意听得清清楚楚的。

    青漪显然不太高兴了,正打算说些什么,便看秦悦徐徐地朝前走来,在整个殿宇的正中央停下脚步,微微俯身,向众人一拜,道:

    “在下墨宁,师承北川灵宇宗,家师凌玄道君。”

    她这话一出来,就有许多人坐不住了。她这个身份的俯身一拜,很多人是受不起的。众人纷纷站起来,向她还了一礼。

    青漪有些羞恼:“你说你师承凌玄道君,有何凭证?”

    这能有什么凭证?秦悦坦然自若:“没有凭证。”

    “既然没有凭证,我又怎知你说的是真是假?”青漪似乎松了一口气,继续洋洋得意道,“若旁人也如你这般毫无凭据,却声称自己是北川灵宇宗的掌门,那我们还要在山门前跪拜恭迎不成?”

    青漪脸上的高傲又回来了:“我们,又怎能信你的一面之词?”

    秦悦耐心地把她的话听完,很是严肃地接了一句:“若有人自称北川灵宇宗掌门,却毫无凭据,你们自然不用跪拜恭迎。”

    众人都怔了一怔。原以为秦悦会据理力争,没想到她神色如常,还说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

    秦悦继续云淡风轻地说道:“掌门执印,岂会没有凭据?若北川灵宇宗掌门当真来此,必会取出掌门印以便证实身份。”

    “所以,”秦悦看向青漪,“倘若有人自称声称掌门却无凭据,那确实不用你去山门前跪拜恭迎。”

    “你别避重就轻,混淆视听!”青漪恨得牙痒痒。自己方才不过随口拿假称掌门举个例子,可秦悦却捉住了这句话,还一本正经地说了这么久,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

    关键秦悦还一副高华凛然的模样,倒显得连声质问的青漪像是无理取闹一般。

    “我墨宁确是师承凌玄道君,诸位若是不信,改日我回北川后,必会向师尊讨一份手书,聊作凭据。”

    这段话,秦悦是面对众人说的,而非对提出质疑的青漪说的,隐约有些“不屑与青漪交涉”的意味。

    众人两两对望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摆手:“我们自是相信道君的为人,道君不必特意讨来什么凭据。”

    青漪收了笑意,杏眸圆睁:“他们信你,我偏不信。你也别待在这儿了,回北川讨要你的手书去!”

    “青漪,不得无礼。”浑厚的老者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秦悦回眸,只见奉衍立在门口,身后站着灵均。

    看来,灵均刚刚去找奉衍了?秦悦暗忖。

    “师祖”青漪的眸光很是复杂。

    “且不说墨宁师承北川灵宇宗的掌门一脉,单论她有化神期的修为,你就不该屡番针锋相对。”奉衍缓步走来。

    青漪敛着双眉,感觉众人意味不明的目光都向她望了过来。沉默了一会儿,才嗫嚅着说道:“师祖所言甚是。”

    首座上的男修见奉衍一步步走来,连忙站了起来:“师弟,你怎么来了?”

    “虽已寿元无多,但仍想再为宗门略尽绵薄之力。”奉衍边走边说,“怎么?你等在此商议宗门大事,还不许我来旁听?”

    那个唤奉衍“师弟”的男修让出了首座,讪笑道:“断无此事。”

    奉衍坐稳之后,指着下首的一处高座:“墨宁,你也坐罢。”

    秦悦十分乖巧地拜谢了一番,随后移步座位坐下了。神色平和,不悲不喜。

    众人心中也有了计较:这位墨宁道君,是奉衍掌门都认可的人。想来身份不会有误了。

    此刻殿内只有灵均一人站着了。他朝秦悦那儿望了一眼,后者刚刚落座,背脊挺得很直,双手交叠在一起,掩在宽大的袖子后面。眼睛倒没有东张西望,而是略微垂眸,看着正前方的地面。

    星眸深沉,和玄色的衣摆相得益彰。

    “这眸光倒有几分怜悯苍生的佛韵。”灵均暗道,“果真自有风华气度,不忝为化神修士。”

    这时,奉衍清咳了一声,沉声道:“墨寒,你尽管把方才所言一一道来,今日众人皆在,我倒要看看是门中谁人如此肆意妄为。”

    灵均点了点头,然后细细说来:“相信诸位都听说过,我宗有一个破损多年的传送阵,可以通往北川。”

    灵均的修为不差,地位也不低。因而此话一出,立马有人应和他:“不错。我前不久还听说师叔您已经把那个阵法解出来了,想来修补完好、再度使用指日可待。”

    灵均却是一脸怅惘:“我本也这般以为,可惜如今看来怕是不可能了。”

    那人忙问:“这是为何?”

    灵均露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神色:“也不知是哪个宵小之徒,把我堪堪补好的阵法毁了!”

    青漪猛地抬头朝他望了过去,心中闪过了千万种念头。

    “啊,怎会如此”那人亦是可惜得很,“那师叔何不再度演算补阵?”

    灵均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那个阵法已被毁得面目全非,演算根本无从下手啊!”

    青漪突然站了起来,朝首座一拜:“师祖,弟子忽然想起洞府里的之锐草还没浇水,先行告退了。”

    之锐草娇贵,确实需要按时浇水。奉衍正打算颔首,却听灵均道:“此等小事,何劳师侄亲自去做?你府内的侍童自然会记得关照你的灵植,实在不行,你此刻传讯给他便是了。”

    “可是”

    “我打赌那侍童不敢不浇水,若他忘了,我赔你双倍的之锐草,可好?”灵均仿佛在同青漪开玩笑。

    若再推拒,未免让人有所觉察青漪坐下了,浅笑道:“早就听闻灵均师叔经商日久,财大气粗,如今看来,果真非同一般。之锐草这等珍品也不放在心上了。”

    灵均亦笑了一笑:“我来这之前已将传送阵之事禀给了掌门师叔,恳请师叔前来主持公道,找出罪魁祸首,还请青漪师侄和在座诸位一同作个见证。”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