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斩草除根灵均设局 坐山观虎奉衍窥异3

正文 斩草除根灵均设局 坐山观虎奉衍窥异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奉衍靠着椅背,眯着一双老眼,静静地看着这一出变故。眼睛似乎在灵均和秦悦之间转了转,眸底闪着精光。

    许久之后,众人才听见首座上面传来的声音:“从轻处置?你莫非情有可原?”

    “非也。”青漪站直了身子,“我请师祖从轻处罚,一是因为弟子并未酿成大祸传送阵并未完全毁坏,尚有修补可能。二是因为,我已修至化神,素为宗门众弟子表率,若处罚太重,众弟子必会议论纷纷,直道修行无益,偶有差错,便受重罚。”

    “师侄此话不妥。世间修仙之人多矣,岂可以修为高低论是非?若修为至高,却天良丧尽,行遍奸恶之事,世人反要尊之敬之,纵其逍遥法外不成?”灵均淡然道,仿佛只是在就事论事。

    “掌门师祖在此,今日事由,自有师祖裁决。”青漪冷声回道,言下之意是让灵均别多管闲事。

    奉衍朝秦悦看了过来:“墨宁,你以为呢?”

    秦悦正在神游天外,盘算着何时再去看看那个传送阵。心想:“如今阵法变化的真正缘由已经水落石出,我沿着这个思路推演下去,说不定能找到解阵的法子。”

    骤然被点名,秦悦还没反应过来,傻傻地抬头看了过去。

    “师叔问你,你以为应当如何处置青漪。”灵均看她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忍不住提醒道。刚才见这位师妹沉稳内敛,还当她颇有化神风度,谁知她转瞬就变成了这般缺心眼儿的模样。真不知她是怎么平安顺遂地修至化神期的。

    秦悦已经反应过来了,刚准备答话,就见奉衍摆了摆手:“我是问你,修仙之人,可否以修为论高低?若一同犯错,是否修为高者可以从轻降罪?”

    灵均微愣,眼眸中闪过思索。

    “我以为,修仙之事,不止于修为二字,更关乎道心。”秦悦避重就轻地说道,“心境不至,修为再高也是枉然。”

    “那修为高深的晚辈犯错,可否从轻处罚?”奉衍一直追问了下去。

    这应该是指青漪的事吧?秦悦斟酌着措辞,缓缓答道:“修为高深之人,大多看遍了人生百态,知何事可以为,何事不可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晚辈以为,不可轻纵。若仅仅因为一人修为高深便任他为所欲为,虽可勉励修仙诸人勤奋修炼,以求修为进益,然,有失于天地公道。”

    灵均似乎轻舒了一口气。

    秦悦这番话只是她个人的看法,并非针对青漪。可青漪却不这么觉得,扬声质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悦正视着她:“我只是就事论事,与你无关。”

    青漪傲然地别开头:“我看你分明就是恨我方才质疑你的身份。”

    “我之所言,出乎本心。信与不信,全在于你。”秦悦倒是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

    “青漪,”奉衍见青漪正欲说话,不动声色地打断了她,“你的两个师叔都认为不可轻饶,你可有什么要辩解的?”

    “落井下石,我自是无从辩驳。”青漪冷冷地看了一眼秦悦,“想来师祖心中早有决断,弟子领罚便是。”

    “那你倒是说说,为何蓄意毁去传送阵?”奉衍敲了敲面前的桌案。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他三番两次地给了青漪解释的机会,还问询秦悦的意见,分明就是不想严惩青漪。只是方才还道,要“自行毁阵、知错不改二罪并罚”,此刻碍于脸面,不好意思在众人面前失信罢了。

    这般心思大家也能理解。青漪是奉衍最得意的徒孙,哪里舍得严惩?

    可惜灵均和秦悦都主张重罚,就连青漪自己都没领会到奉衍的深意,只顾着和秦悦争论不休。

    “呵,我为何蓄意毁去传送阵?”青漪走到秦悦面前,一字一顿地说道,“都是因为这个女修!”

    秦悦怔了一怔,愣愣地看着青漪指向自己的手指。

    手指突然摊开成手掌,飞快地朝秦悦挥了过来。青漪恨声道:“这是报你昔日两掌掴之仇。”

    这会儿秦悦心神不专,事发突然,自然来不及避开。只见那个蕴了灵力的手掌瞬息之间移到了自己的眼前,将要落下来的时候,却被人推开了。

    是灵均。他一手把青漪的手掌推远,另一手把秦悦拉了过来。后者猝不及防,被他拉得一个踉跄。

    灵均蹙眉呵斥:“成何体统!青漪,掌门师叔方才已说过了,墨宁她一来是北川灵宇宗之人,亦是我的师妹、你的师叔二来,她也有化神期的修为,不容你这般不给情面。你怎么还意图行凶?”

    奉衍暗暗叹了口气。若青漪随口说个无伤大雅的由头,这事儿就能说不定就能揭过去了。可她偏偏要折腾这么一出,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

    青漪只是连连冷笑:“人人可欺,枉我身为化神修士!师祖容禀,这位墨宁师叔,十年前故意毁了我的道簪,同我结怨已深。道簪何其贵重?难道就因为她身为尊长,我就要隐忍此事不可?”

    秦悦也终于想起了这一件旧事。难怪青漪处处针对她。

    “后来我曾在传送阵旁见过她,看她似有补阵之意,便着意毁阵,就是不想让她遂意!”青漪对奉衍拜了一拜,“个中缘由便是如此,青漪觉得自己不曾做错!只是想一雪前耻而已!”

    众人把她的话连起来细想了一番,都明白了前因后果:多年前墨宁毁了青漪的道簪,后者一直怀恨在心,如今为偿旧恨,便把墨宁辛苦演算出来的阵法毁了。哎呀呀,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呀。

    秦悦的心情复杂得很。就因为当初一个无心之举,招致了今日的遗祸。原本那个双阵眼的传送阵已有了眉目,怎料它会加深破损的程度,变得如今这般面目全非。

    这样一来,两地灵宇宗的互通有无,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

    “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向青漪讨要道簪设机关了,竟惹出了这么多事儿来”秦悦暗自摇了摇头,心里后悔得要命。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