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赴幽境席昭销踪迹 挡傀妖秦悦迎罡风1

正文 赴幽境席昭销踪迹 挡傀妖秦悦迎罡风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七十五章

    承影素来活泼爱笑,如今却悔恨难抑,忧伤尽显。秦悦看着不忍,好言劝慰道:“外出历练,数十年上百年不归的也是有的,你也不必担心忧虑,兴许席昭已去他处了,并不在幽境。”

    “我给师姐寄去的传讯符里面有她的精血,不论她在何地,都能收到。”承影边说边摇首,眼泪夺眶而出,“可她可她至今都没有回音”

    传讯符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普通的传讯符,只可以寄往一个固定的地点,若收讯之人不在那个地方,那他便暂时收不到这张符箓另一种则可以埋入精血,通常赠给亲人挚友留存,不论其人身在何处,那些融入精血的传讯符都能找到他,及时将讯息送到。

    秦悦抹去承影滚滚落下的泪珠子,继续细声抚慰道:“说不定你寄去的传讯符半路上被人截下了呢?有些不义之士就喜欢拦住那些传讯符的去路,打开来细看,以窥知旁人的隐秘之事。”

    其实这只是秦悦信口编来的话。修仙之人大都忙于修炼,谁有那个闲心拦截旁人的传讯符?

    承影抬起泪意纵横的脸:“果真?”

    “自然不假。”秦悦说得一脸肯定。

    承影也不知是真的接受了这个理由,还是骗自己相信了,她拿袖子擦了擦满脸的泪痕,轻轻抿唇:“晚辈失仪了。”

    “无妨。”秦悦笑道,“我去幽境之后定会仔细查探席昭的消息,定会让她平安归来。”

    听她这么说,承影顿时心安了不少,深深一拜:“多谢前辈。”

    秦悦把她扶了起来,快步走去找周浩然了。

    周浩然一早就料到她会过来,毫不意外地问她:“你打算何时启程?”

    秦悦不假思索地应道:“就现在吧。”

    据承影所言,席昭极有可能已经遇上了不测还是尽早过去寻她为好。

    “现在?”

    周浩然看着秦悦一身黑色的袍服,宽袖大裾,裙角曳地,很是真诚地提出了建议:“你可要换一身衣裳?”

    “为何?”秦悦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袍,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我唯恐你这衣裳不利于行动。”周浩然想了想,道。

    秦悦摇首否认:“那倒不会,飞起来还是挺快的。”

    周浩然料想她堂堂化神修士,必不至于被幽境里的鬼怪追得仓皇出逃。更何况,她只是去赏景而非历险,应该遇不上什么险境。

    周浩然遂没在多说什么,稍作准备之后便同秦悦一同飞往了幽境。

    秦悦全力飞行的速度连天劫都追不上,更别说是周浩然了。幸而秦悦有意放慢了速度,没让周浩然落她太远。

    “你怎么换了一件飞行道器?”周浩然看见秦悦踩着的画卷,随口问了一句。他修为不够,飞行的速度自然也比不上画卷,一直都在穷追不舍。

    相比之下,秦悦就显得气定神闲多了,站累了就坐下来歇一会儿。白天穿梭云间,任浩浩云气扑面而来晚上就飞高一些,抱着翡翠数星星。

    “我原来那个用以飞行的木莲在天劫中损伤了不少。”秦悦解释道。

    “你怎么没有找些灵材将它补一补?”

    “补倒是补了。”秦悦揉了揉额头,“只是没注意时辰,搁丹炉里烧糊了,连连降品,真不知拿它怎么办才好。”

    “原来如此。”周浩然看秦悦一副懊恼的模样,反倒觉得好笑。都修至化神了,炼器竟还会出这等差错。

    “你若缺什么灵材尽管同我说,我派几个弟子去找找。总比你一个人四处寻觅要强。”

    秦悦也没同他客气,直截了当地来了一句:“我如今正缺寒冰丝只要一根就够了。”

    “寒冰丝?”周浩然愣了愣,“怎么,掠影琴也损了吗?”

    掠影琴正是周浩然的母亲周芷晴所赠,估计周浩然闻知它有损定也心痛的很。秦悦很是惭愧:“也是被化神天劫劈损了的,断了一根琴弦。虽说还能将就着用,但曲调难免磕磕绊绊的,不似当初好听。”

    周浩然无奈道:“那好吧,待我从幽境回去,便替你找找寒冰丝的下落。”

    “你放心,灵石都由我出,帮我寻宝的木摇宗弟子我也不会亏待。”秦悦一脸诚恳地保证,“这回我一定仔细看着火候时辰,再不会把掠影琴也炼毁了的。”

    说话间,两人已飞出了不少路。又过了小半个月,终于飞至了幽境的边缘。

    秦悦缓缓落地,眼光随意扫了扫,只见面前共有六七条小道,道路平坦,不知通向何处。

    周浩然拿出了一枚玉笺:“这是幽境地图,你瞧瞧想先去哪儿。”

    秦悦接过玉笺,细细一览,才知幽境之内既有森林又有荒漠既有江河湖海,又有峻岭崇山地势有低有高,果真地貌丰富。

    秦悦十分满意,但又有一份忧心,暗道:“早就听说幽境占地很广,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地方,样样俱全,几乎等同于一个独立的世界。只是这么大的地方,让我去哪儿找席昭?”

    周浩然见她握着玉简垂首不语,不由讶然:“我还当你见了地图必定欢喜,你怎么反倒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席昭半年前孤身来了幽境,承影说她这半年来音讯全无。”秦悦叹了口气,“我本受承影之托,来此寻觅席昭的踪影,可是你看,此间地域广袤,岔路数不胜数,要觅席昭,谈何容易?”

    周浩然听后,沉吟了片刻。席昭身为木摇宗弟子,又数度协理宗门,如今遇险,他不能弃之于不顾。

    “这儿只是幽境的最外围,越往深处,就有越多未知的危险。席昭知晓轻重,肯定不会往危机重重的地方跑。”周浩然有条有理地分析道。

    秦悦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

    周浩然用手指在地图上勾出了一个圈:“以席昭的修为,至多走到这里。你我只要在此范围内寻查便可。”

    “那我们分头去找,一个月后在此会合。”秦悦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点,“如何?”

    周浩然思量了一会儿,摇摇头道:“不可。”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