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再入机关弦月引路 三问小妖烛蝶扑火1

正文 再入机关弦月引路 三问小妖烛蝶扑火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七十六章

    秦悦揉了揉翡翠的脑袋:“你若想待在灵兽袋里,我也不拦着你。”

    翡翠不知是在思考还是没反应过来,许久都没有答话。直到秦悦抱着它飞了下去,才下定决心般地说了一句:“还是不要待在灵兽袋里好”

    “躲在灵兽袋里头,虽能躲过如此这般的劫难,但会错失许多风光。”翡翠说得头头是道,“届时你四处游玩看风景,我却只能面对一个空气不流通的袋子,那该有多惆怅?”

    秦悦闻言轻笑,缓缓落地,便见周浩然眉头深锁,时而抬头看看周围的景色,时而垂首盯着地图,神色凝重。

    秦悦心头一紧:“怎么了?这儿莫不是什么凶险之所?”

    “不是。”周浩然将玉笺递给她,“你瞧瞧,地图上是不是没有一处可以和这儿对应起来?”

    秦悦微惊:“什么意思?地图上找不到这个地方?”

    周浩然缓缓地颔首。

    秦悦接过地图细看。地图很精美,一草一木皆已绘入其中。若输一些灵气进去,还能看见整个幽境的立体图,山河林木,花草鸟鱼,似在眼前,恍如身临其境。

    此刻正值黄昏时刻,一弯弦月挂在天边。一应景物都看得不太清晰,但还是能大概地辨认出来的,确实不能在地图上找到对应的地点。

    “世事易变,兴许这地图年代久远,已不适用于今日了。”秦悦揣测道。

    “一路走来,没有一处不合地图,此事实在反常!”周浩然负手踱了几步,抬起头来,焦虑而担忧地望向了那一弯弦月,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墨宁,你有没觉得这道弯月奇怪得很?”

    秦悦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唯见清辉明月,倒没觉得有哪儿不寻常。

    “哪里奇怪?”

    “这弦月先前就在这个位置,一直没有动过。”周浩然道,“而且,我们掉落在此也有一会儿了,天色一直都是这般黄昏未尽,晓月将升的模样,丝毫没有改变。”

    “你是说,这里的时间是静止的?”

    “时间静止怎么可能?”周浩然自言自语道,“这儿应该只是某位前辈凭空搭出来的一个空间,你我恰好进来了而已。”

    周浩然长于年岁,富于阅历,所言必有他的道理。秦悦望了望天边的晚霞,又望了望半空中那一弯弦月,突然灵光一现:“我知道了,这是机关!”

    犹记得几百年前,她仍在北川,仍只是结丹期的时候,便遇见过这样一个地方永处黑夜,不见白昼,唯有一弯弦月亘古存于天际。

    当时卢秋道,那是机关术。

    曾经一弯弦月与如今的情形何其相似?想来这必也是机关术无疑。

    周浩然对机关术也不是浑然不知,闻言又皱起眉头来:“此等容纳天地生灵的机关,要破解谈何容易?”

    话音刚落,一片幽暗的树丛里突然闪起了亮晶晶的光芒,周浩然立马反应过来,拿出道器严阵以待。

    一些亮闪闪的光点从树丛中飞了出来。

    “这是什么,萤火虫吗?”秦悦目不转睛地看着,满眼写着惊叹。

    飞近了才知道不是。光点里面是一只只幼小的蝴蝶,发光的是它们的翅膀。虽说身量不大,品阶倒都不低,五品六品的比比皆是,还有几只七品的。

    “这是烛蝶。”周浩然笑道,“夜间可以发光,常被修士用作照明。你若喜欢,不妨捉一些回去养着。它们不伤人的。”

    秦悦心念一动。昏暗的傍晚,幽深的树丛,扑朔迷离的光斑,那些既美丽又奇妙的生灵啊

    结果这些美妙的生灵忽然向她发起了进攻。

    秦悦愣了一下才开始抵挡。那些烛蝶根本伤不了她,没过多久就转移了目标,攻向了周浩然。

    都是六品七品的妖兽,挨个儿应对绝非难事,但一股脑儿地全都涌过来就有些恼人了。正赶上周浩然忧虑机关,心情不好,干脆放了一把火,靠的近的烛蝶顿时被烧成了飞灰。

    离得较远的烛蝶本可以逃过一劫,但也不知它们着了什么魔,纷纷不管不顾地向前飞了过去,直到飞进了灼灼的烈焰,燃成了灰烬。

    秦悦怔住了。那些原本明亮的光斑就在那一瞬间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可就在刚才,它们犹在生机勃勃地飞舞

    这便是飞蛾扑火吗

    此刻,仅有几只七品烛蝶还侥幸存活着,但也跃跃欲试地想朝火光飞过来。不过它们已经有了灵智,知道那火焰会把自己灼伤,甚至让自己灰飞烟灭,所以根本不敢靠近。

    可惜,最后还是有两只七品烛蝶义无反顾地飞进了火焰,此前还上下飞舞了许久,似乎极不情愿。

    火光里仿佛传来一句:“我不甘心。”

    秦悦连忙打出一股水灵力,把火焰熄灭了。十分犹疑地问着周浩然:“你有没有听见那烛蝶说了一句话?”

    方才那句话听得不甚清明,声音远得很,仿佛是从天边飘过来的。虽说七品妖兽已然通灵智,可以口吐人言,但秦悦依旧怀疑自己幻听了,抑或是听岔了。

    “听见了。”周浩然若有所思,“那小妖说,它不甘心。”

    秦悦不由自主地敛眉:“那它们扑火是本能,还是另有隐情?为何那烛蝶会说它不甘心?”

    周浩然指着剩下的烛蝶:“你把它们捉过来问一问便是。”

    秦悦点了点头,还没动手,那几只烛蝶就主动飞了过来,可惜不是来吐露实情的,而是来发起进攻的。

    周浩然沉声喝道:“本想放你们一条生路,谁知你们竟这般不识好歹!”抬手便欲掐火诀,像是想如先前那般,把这些烛蝶烧成一团飞灰。

    电光火石间,秦悦当机立断,拦住了他:“不可!”

    周浩然及时收住了手,扔了个阵法过去,而后才侧首问秦悦:“有何不妥?”

    “这些烛蝶奇怪得很。”秦悦朝那个阵法望了一眼。显然那是一个困阵,几只烛蝶正在里面胡乱扑腾,想找出路却不得法。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