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再入机关弦月引路 三问小妖烛蝶扑火2

正文 再入机关弦月引路 三问小妖烛蝶扑火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先前说它们不会伤人的,可它们见到你我就开始攻击,足见其不寻常。”秦悦一边说,一边想着其中缘由,“莫非这就是幽境的独特之处?它们外表看似一只烛蝶,但实际上却是什么鬼魅化身的?”

    周浩然瞥了她一眼:“净会胡思乱想。”

    “不过不同寻常倒是真的。”周浩然心想,“尤其是那句我不甘心,恨意满满,兴许真的别有玄机。”

    秦悦已经走到阵法旁边了,蹲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捏住了一只烛蝶的翅膀,把它捉了出来。

    烛蝶挣扎,却宛如蚍蜉撼树,毫无还手之力。

    “别闹了,我不会伤害你的。”秦悦柔声细语地说道,“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便可。”

    烛蝶在她的指间扭来扭去:“我岂能相信你们人修的话?”语调里除了不信任还有几分不屑。

    秦悦耐心地跟它讲道理:“你们妖兽,有善恶之别人修,亦有好坏之分。你又不知我秉性如何,为何断定我会欺骗你呢?”

    “你的同伴,烧死了我的族人。”烛蝶控诉道,“你同他是一伙儿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那你觉得自己是好是坏?”秦悦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我们烛蝶,自然都是善类。”烛蝶十分肯定地说道,想要骄傲地张开翅膀,奈何一双翅膀已被秦悦捏得紧紧的,动弹不得。

    “可你的族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攻击我,这也算是善类吗?”秦悦耐心地问了下去,“我的同伴,若不反攻便会为你们所伤,迫于无奈而行此举,这便算是恶人?”

    烛蝶沉默了,翅膀也不挣扎了,似乎在认真思考。

    秦悦趁热打铁:“善恶之事,不应以利己与否而断,更不可以偏概全。人修之中,并不全是十恶不赦之辈。”

    烛蝶小声地“哦”了一声,似乎觉得很有道理。

    “那你相信我一回如何?你也不会损失什么。”秦悦循循善诱,“我只会问你几个小问题,答与不答,全都随你。”

    “你真的不会伤害我吗?”烛蝶已有了一些要答应的意思。

    “当然不会。再说了,以我的修为,若是想伤你,早就动手了,何须等到现在?”秦悦斩金截铁地保证,说得义正词严。暗道:跟一只小妖交流真是太麻烦了。

    烛蝶点了点两根触角,像是答应了。

    秦悦如释重负,开始细细盘问起来:“为何明知火焰危险,还要义无反顾地扑过去?”

    她不让周浩然赶尽杀绝,为的就是此刻。如今心中还有很多疑惑,都需要这只烛蝶来解答。

    “因为,因为”烛蝶突然用力地晃动了一下翅膀,秦悦一时不察,竟让它挣脱了出去。所幸烛蝶也没有飞走,仍在秦悦面前晃悠。

    秦悦想了想,并没有再度伸手捏住它的翅膀,而是摊开了手掌,让烛蝶立在她的手心。

    “因为什么?”秦悦问道。

    烛蝶艰难地吐出四个字:“情非得已”随后蓦地开始剧烈地扇动翅膀,仿佛想摆脱什么东西。

    秦悦没听明白,再细问之时,烛蝶却说不出什么所以然了。秦悦只好换了个问题:“你们当真是烛蝶一族?”

    “不然还能是什么?”这回轮到这只小蝶妖困惑了。

    “可我听说,烛蝶一族不会伤人的。”秦悦慢慢道来,“但你们刚刚”

    烛蝶抖了抖翅膀:“我也不想,只是,只是”

    这只烛蝶说了好半天的“只是”,却依旧什么都没说出来。

    秦悦隐约觉得那是个极其重要的东西,等得心焦,忍不住追问道:“只是什么?”

    烛蝶一字一顿道:“只是我们都是情不自禁”

    这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了很久,就像是从牙关里挤出来的一般。秦悦皱了皱眉头,接着问了一句:“什么意思?”

    烛蝶却一连抽搐了好几下,渐渐没了声息。

    秦悦怔怔地看着躺在手心里的烛蝶。闪闪发光的小翅膀已经失去了光华,身量很小很轻,几乎没有重量,羽翼薄得透明,无力地垂在她掌间。

    刚刚她还向这只小蝶担保,说她不会伤害它

    秦悦茫然地站了起来,走到周浩然旁边,将整个经过说了一说,说到烛蝶那最后那句话的时候,突然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道:

    “一个是情非得已,一个是情不自禁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一手环在腰间,另一手撑着下巴,喃喃自语:“天性使然,还是受了什么蛊惑?”

    秦悦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毕竟烛蝶的天性是不伤人的。那倘若它们受了蛊惑,又是受了谁的蛊惑?为何受此蛊惑?

    周浩然亦陷入了深深的思索,片刻之后,忽然说道:“墨宁,幽境有些古怪。”

    他将手别到身后,缓缓地在秦悦旁边踱着步子,细细地分析道:“从你我踏入幽境的那一刻起,所遇见的妖兽都是毫不畏死的,根本不顾后果如何,就直接冲上来攻击我们,只要不死,就会一直追过来斗法,再不济也会以肉身相搏。”

    秦悦仔细一想,果真是这么回事儿。

    “这群烛蝶,亦是如此。”周浩然看向困住最后几只烛蝶的阵法,“它们不要命地扑进火焰,只是想来攻击火焰后面的我而已。所以它说,情非得已谁会乐意陨世?”

    “不错,确有几分道理。”秦悦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

    “此事绝非偶然,应该是有人故意为之。”周浩然很快有了结论,“那人将妖兽养成了傀儡,供他驱使,拦杀敌手。”

    这样一来,“情不自禁”也有了解释。想必那群烛蝶已有了“攻击二人”的潜意识,致使它们丧失了“不伤人修”的本性。

    也难怪那只最后飞进灼灼烈焰的七品烛蝶,燃成灰烬之前说了一句:“我不甘心”。

    “我们同谁结仇了?”秦悦却是颇为不解,“这个报复的法子好是好,只是太过刁钻了”

    周浩然眺望着远方:“只怕对方的目标不止你我二人,而是所有人修。”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