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显缺口古机关移月 寄符箓两宗门封山1

正文 显缺口古机关移月 寄符箓两宗门封山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七十七章

    秦悦一惊,忍不住追问道:“何以见得?”

    她倒宁愿这些妖兽只是冲着她和周浩然两人来的,倘若针对的是所有人修那此事背后必定酝酿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对人修而言,亦是一场浩劫。

    “我猜的。”周浩然走到了阵法旁边,“你才来南域不久,我亦闭关多年,谁会同我们结仇?若是那些妖兽为人所控,见人便打,那还说得过去。”

    他低下头,看着困在阵法里面的烛蝶,沉声问道:“是吗?”

    烛蝶纷纷剧烈地扇动着翅膀,似乎想说什么,但都没有说出口。许久之后,才有嗡嗡的声音传过来:“是”

    然后这些烛蝶就一个接一个地黯淡了下去,幼小的翅膀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孱弱的身躯缓缓地飘坠,再也没有动弹过。

    秦悦睁大眼睛:“都死了?”

    周浩然沉重地点了点头,缓声揣测道:“高阶妖兽,本心尚存,它们一定察觉出了异常,说不定还明白那幕后之人的意图。可是它们只要吐露一二,就会遭到反噬,如刚刚你捉住的那只烛蝶一般,当即殒命。”

    秦悦捂住了额头,片刻之后,缓缓蹲下,把阵法挪开。一只只烛蝶无力地从阵法里滑了出来,单薄的身躯经过秦悦的手心,掉落在地上。

    周浩然看她难过,好言劝她:“你也别太伤心了。当务之急,还是如何离开这个机关。”

    “我不是伤心。”秦悦摇了摇头,“我只是怜惜它们,迷失本性便罢了,如今竟连性命都没有了,何其无辜?”

    “它们,也不是全无作用。”周浩然不知道怎么安慰秦悦才好,“至少它们承认了自己是被人控制的,针对的也不只你我二人,还有其他人修。”

    秦悦站了起来,望着天边的那一弯弦月:“时间不候人,先把机关给破了吧。”

    其实这也是万般无奈之举。倘若时间充裕,秦悦是舍不得破开这个机关的。此机关能容纳天地,一看就是个高阶的机关,罕见得很。若无损坏,还能仔细研究研究一旦破损,就相当于彻底毁坏,再无法复原,更枉论研习一二。

    可如今席昭不知所踪,幽境妖兽又怪相频频,实在刻不容缓。秦悦心想:“以后有的是时间研究机关术,此刻还是先找席昭要紧。”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机关也是如此。任何机关都会留有一处缺憾,那便是破解机关的关键之处。可是以秦悦在机关术方面的造诣,暂时不能一眼看出这个机关的疏漏之处。

    所幸这种机关她也不是头一次遇见了。两个机关的相同之处,就在于天边的那一弯弦月。短时间内解除机关绝非易事,不如碰一碰运气。

    秦悦转头对周浩然道:“待会儿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攻击那弯弦月。”

    周浩然也盯着机关看了好一会儿了,但还是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闻言自然颔首道:“好。”

    他心想:“墨宁素喜杂学,兴许对机关术也有涉猎。想来这道弯月也必有其不寻常之处。”

    秦悦双手掐诀,周浩然也拿出了道器,前者道:“一,二,三。”几道法术的光芒一齐飞向了弯月。

    可惜弯月纹丝未动,他们二人也依旧待在原地。

    “莫非是我攻击的力度不够?”周浩然不相信秦悦会判断失误,所以只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我再换件品阶更高的道器试试?”

    秦悦沉吟不语。难道这弦月没有问题?可她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既然攻击不可“那我们把灵力输进去试试。”

    秦悦率先踏上画卷,飞到了弦月的旁边,抬起双手,慢慢朝弦月输送着灵力。

    她靠的太近,到没察觉到什么,可仍然站在地上的周浩然,却清晰地看见弦月微微地移动了一下。

    心头一喜,也飞了过去,将灵力灌入这一道弯月。

    弦月移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很快就挪到旁边去了,渐渐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缺口。

    原先弦月就挂在这个缺口的位置,将这缺口挡得严严实实。缺口不大不刚好能容一人通过。

    “想必从这儿出去,就可以回到幽境了。”周浩然一脚踩入缺口,“墨宁,你当真是个奇才。”

    秦悦却一把拉住了他:“先别去,机关未破,这儿未必会是出口!”

    周浩然把脚收回来,听秦悦细细解释道:“如果这就是机关的缺憾之处,那整座机关如今应该土崩瓦解才是,可机关现在完好无损这个缺口极有可能通往另外一个险境。”

    周浩然思忖了一会儿,拿出了两串铃铛。微风拂过,铃铛叮叮当当地响了起来。

    周浩然把其中一串铃铛递给秦悦:“是不是险境,总要有人去探查才好。你先在这儿等着,我进缺口看一看。若没有危险,我便晃动这串铃铛。你听见铃铛响了,便可以跟过来了。”

    他一边说一边晃了晃手上的铃铛,秦悦握在手里的另一串铃铛也跟着响了起来。

    他这般不假思索地选择独自面对危险的态度,和当初在凌江石屋内面对困境时的表现一模一样。秦悦自然也如过去那般婉拒:“你修为没我高,还是让我去探查危险与否吧。”

    周浩然淡淡地回绝:“你虽然修为比我高,但斗法的经验没有我丰富。我好歹也有元婴期的修为,若遇上了险境,必能应对一二,不会束手就擒,而你经验不足,说不定会手忙脚乱,负伤在身。”

    他的分析也不是全无道理。秦悦想了想,反驳道:“可我毕竟修为在此,若遇险境,胜算终归比你大一些。”

    “不错。”周浩然坦然地承认道,“可是我对机关术一知半解,若你遭遇了不测,我就只能一直困在这儿了。但倘若我前往而未有音信,你还可以演算机关,试图破解,定然终有一日得脱。”

    “可是”

    周浩然没管秦悦说了什么,直接纵身飞进了黑黝黝的缺口。

    “等铃铛响了再跟上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