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问地图凌芝献玉笺 怀怨心楚兴编胡言1

正文 问地图凌芝献玉笺 怀怨心楚兴编胡言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七十八章

    秦悦一个人孤单地走了好久,终于看见了活生生的人修。

    准确地说,是三个元后修士,正并排走了过来。

    左边那人一身劲装,手握利刃,背后别着一把弯刀,眼神锐利,一看就知其打斗经验丰富。中间也是个男修,穿着一身利落的短袍,右手拿着一把长弓,肩上立着一只鸟兽,类鹰似鹤,看起来十分凶悍。右边那位身披一件及腰斗篷,看上去十分轻巧。头上戴着帷帽,整张脸都掩在黑色的纱网后面,让人看不出相貌。但从其窈窕的身姿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女修。

    三人渐行渐近,很快就要走到秦悦面前了。秦悦思量了一会儿,露出身形,拦在了三人面前。

    三人当即看见了她,两两对视一眼,纷纷拿出道器严阵以待。中间那个男修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这位前辈,为何拦住我们三人的去路?”

    秦悦走近了几步:“交出幽境地图,你们就可以走了。”她本想问他们这儿是哪儿,但她转念一想:即便知道了这是哪儿,待会儿走到了别处还是不认得路。与其如此,倒不如把地图要过来,永无后顾之忧。

    “不瞒前辈,我们三人只有一份地图。”中间那个男修面露难色,“倘若给了前辈,我们三人就会迷失于幽境”

    男修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其实是有些忐忑的。化神修士以一当十不在话下,他真怕面前这个女修二话不说,就直接把他们三个灭杀了,再从他们的尸首上翻出地图。

    而且,这个女修看上去特别古怪,别人来幽境都会穿特别利落紧身的衣裳,偏她穿了一袭宽松的黑袍,裙裾曳地,当真卓尔不群。

    高阶修士都有怪癖男修只好这样劝服自己。

    秦悦沉吟。这三人竟只有一份地图?罢了罢了,就不强夺了吧。唉,一连逛了好几天才遇上这几个人,竟然连张地图都要不到。

    右边那人见她似乎不太高兴,犹犹豫豫地说道:“前辈要拿走地图,也未尝不可。只是,晚辈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此人声音绵软娇柔,果真是个女修。

    “说吧。”秦悦道。

    女修接着说:“前辈可否与我们三人同行?如此便能共用一份地图了。我们三人的修为也不差,想来也不会拖前辈的后腿。”

    “你们这是想同我互结同盟?”秦悦轻轻扬眉。他们倒是打了一副好算盘,有她走在前面,可以挡住许多不怀好意的视线。

    “不是的不是的,并非结盟之意。”女修急急忙忙地解释,“同盟讲求友爱互助,患难与共,甘苦同尝,前辈无须如此。前辈只需要和我们同行便可,不必管我们的安危死活。”

    秦悦敛眉,暗自思忖:“我倚仗修为,才敢在幽境漫无目的地闲走,一不小心踏入什么险境也是可能的。但如若有了地图指引,倒可以规避不少危险。最重要的是,一路上还能找找席昭。”

    三人只见秦悦静默了许久,最后点了点头:“那好。”

    提心吊胆的三人终于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凌芝从袖中取出一片玉笺,双手奉上:“前辈,这便是地图。”

    “你们打算去哪儿?”秦悦接过玉笺,随口问道。

    “无量海。”女修回答,“听说海的深处有一座宝藏。”

    秦悦点了点头,没再多问什么。

    女修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身旁两个男修:“我叫凌芝,他叫慕容胜,他叫楚兴,敢问前辈尊名?”

    秦悦漫不经心地看了三人一眼。那个穿着劲装的是楚兴,肩上立着妖兽的是慕容胜。这三人以姓名而非道号作为称谓,应该只是普普通通的散修。姓氏各有不同,可见并非来自同一家族。他们要么仅是同行的盟友,要么就是有些私交的同伴。

    三言两语间,秦悦已把这三人的关系和来历猜出了一个大概。她微微笑道:“我名宸音。”

    “墨宁”一名南域皆知,她还是不要太过招摇为好。

    “原来是宸音前辈。”凌芝客套了一番。她心想:以往倒没听说过这个名头,也不知这位道君品行如何。

    四人就这般结伴向前行去,秦悦带路,依照着地图的指引,慢慢走向无量海。

    无量海离此很远,这儿又没有飞行禁制,所以几人应该飞过去最为恰当,既节省时间,又方便快捷。可秦悦意在寻找席昭,自然不可能迅速飞离,只怕不能走得再慢一些。

    一路走来,她都在左顾右盼,神识也覆盖了方圆百里,暗道:哪怕瞧见席昭一片衣角也是好的。可惜这条路上人烟稀少,除了妖兽,仅有几个元婴修士匆匆走过,十几天过去了,也没瞧见席昭的身影。

    剩下三人十分无奈。很想让秦悦带他们飞过去,但见她一副走马观花,乐在其中的模样,又不敢多说什么。就一路默默地跟在后面,走了整个月都没看见无量海的影子。

    妖兽倒遇上了不少。只是都是些品阶不高的小妖,见到他们就扑上来了。那三人不敢请秦悦这个化神修士出手,一遇上妖兽就自行解决了,好在他们也应付得过来。

    “兽族终究是兽族,灵智低微,明知不敌还要冲上来。”凌芝语带不屑之意,“当真不知死活。”

    窝在秦悦怀里的翡翠听了前面一句话,不大高兴,从秦悦的怀里探出脑袋来,似乎想和凌芝理论一番。

    秦悦揉了揉它的脑袋,把它按了回去。

    “凌芝道友,”秦悦语调平缓,“一路行来,你难道不觉得这些妖兽奇怪得很吗?”

    “敢问前辈,有何处不妥?”凌芝对这位化神期前辈还是比较尊敬的。

    “按理说,妖兽看见比它修为高深的人修,应该立刻偷偷地遁逃才是。可它们却不计后果,上前争斗,不是很奇怪吗?”

    “妖兽和人修本就势不两立,晚辈以前也不是没见过这种情形。”凌芝倒是不以为意,“许多人修尚且没有自知之明,更何况那些灵智不足的妖兽呢?”

    言语间又是对兽族的轻蔑之意。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