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识阵法惊问玉手钏 夺横笛勇斗妖灯笼1

正文 识阵法惊问玉手钏 夺横笛勇斗妖灯笼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八十一章

    秦悦回首看了一眼自己的裙子,已被咬碎了一大块布料,还沾了不少血迹,看起来很是落魄。不过在场诸人并没有比她好多少,大多都是周身浴血,伤痕累累。

    旁人不说,单说秦悦先前遇见的那三个元后修士,此刻便已是强弩之末。楚兴一手举着一把弯刀,另一手握紧了一把短小的匕首,只对付面前的人头灯笼,而不去管旁人死活。

    慕容胜一边掐着手诀使出法术,一边运起道器抵御灯笼,但根本应付不过来。他的灵兽是一只苍鹰一般的鸟兽,时常替他去啄那些人头的眼睛,为他减轻了不少压力。

    三人之中,最可怜的莫过于凌芝了。她身为女修,本就害怕这些魍魉鬼祟之物。因为胆怯,十分攻击就只剩下了五分,手忙脚乱,很容易打错法诀,如今竟连个元初的修士还不如。

    恰在此时,两个灯笼同时围上了她。凌芝顿时没了分寸,慌乱之间,只好求救:“楚兴哥哥,可否助我一回”

    楚兴却只是冷冷地道:“我自保尚且困难,又如何助你?芝妹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所谓岁寒知松柏,患难见真情,经此一事,楚兴身为修仙之人,冷漠寡情的一面终于显露了出来。

    凌芝只好独自面对两个人头灯笼。人头张开了血盆大口,并没有直接扑上前,而是一步步地跳了过去,仿佛在故意消磨凌芝的意志。而凌芝也确实吓着了,大脑一片空白,只顾着往后退,半个对敌的招式都使不出来。

    海上又飘来了一批灯笼,几个人头对视了一眼,一齐向秦悦冲了过来,渐成围攻之势。

    这些灯笼已经具备了初步的灵智秦悦飞快地判断着,双手微抬,火光忽起,连绵的烈焰渐渐形成一条长龙,火舌翻卷,沾上了一颗又一颗人头。

    相较于秦悦的游刃有余,凌芝就显得手忙脚乱了。她也不知应当如何应对,油然而生的恐惧和对楚兴的失望一同涌上了她的心头。灯笼就在此时跳上了她的肩膀,一口把她的帷帽咬了下来,露出了她伤痕累累的面庞。

    “啊”凌芝下意识地捂住脸,倒给了人头灯笼不少可乘之机。灯笼张牙舞爪地攀上她的手臂,一口咬上了她的脖颈。

    凌芝登时瞪大了眼睛。

    秦悦刚刚解决了面前一堆灯笼,转身一看,正好看见凌芝缓缓倒下的身影。心头一惊,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不久之前还很鲜活的生命,就这般陨落凋零,心里说不清是漠然还是惋惜。

    凌芝似乎还有一些意识,眼眸忽明忽暗。双手依旧紧紧捂住了自己伤痕遍布的脸,像是在挽救最后一丝尊严。

    袖口微微垂了下去,一截皓腕露了出来,腕上戴着一只玉白色的手钏,给她添了不少女子的娇柔。

    秦悦瞧着那手钏有几分熟悉,细一回想,猛然醒悟过来:这可不是她当初在鬼市买下的白玉手钏?原本是一对,各埋了一个阵法,先前她离开南域的时候,送给了席昭和承影,一人一只!

    这个名唤凌芝的女修一定见过席昭!还把她的手钏夺走了!

    秦悦连忙奔了过去,紧紧地抓住了凌芝的衣袖,连声问道:“这手钏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它原先的主人呢?你把她怎么了?”

    她用的力道极大,凌芝的衣袖顿时皱成一团。

    秦悦懊悔得很。为什么她没有早点发现?这个阵法品阶不错,席昭少了它,就相当于少了一件护身的法宝。又或者,席昭已经遭了毒手,毕竟她只是区区结丹初期,而凌芝已经元婴后期了,灭杀前者不过小菜一碟。

    “我”凌芝艰难地吐出了一个字。手掌遮去了脸上的伤痕,却没有挡住她的眼睛。此刻,她的眸子血红血红的,仿佛填进了火光。

    秦悦皱着眉头,忍不住催促道:“你如何?你倒是说啊”

    “我,自幽灵”凌芝一字一顿,缓缓地说道。只吐出了这四个字,脖子上突然裂开了一道口子,整个脑袋从颈上掉了下来,咕噜咕噜转了几圈,蓦地亮起光芒,形成了一个灯笼,面露凶相,向前重重一扑。

    秦悦下意识地闪身一躲,凌芝的无头尸首就在她的旁边,颈部喷流而上的鲜血撒了她一脸。

    趴在她肩头的翡翠也没能幸免,一身雪白的皮毛全都沾上了血迹。顿时吓傻了,语无伦次道:“灵兽袋快,找个灵兽袋让我待着。”

    秦悦一边后退,一边拿出灵兽袋。没等她提醒,翡翠就毫不犹疑地跳进了袋口。

    眼前灯笼里面的人头正是凌芝。她似乎瞅准了时机,飞快地向前一跃,狠狠地撞上了秦悦的胸口。

    “小心!”灵均手腕一翻,一柄长剑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了过来,锋利的剑尖插进了灯笼,剑身没入凌芝的头颅,又从她的眼睛穿了出来,露了一小截明晃晃的剑尖,险些扎到秦悦的心口。

    灵均快步走了过来,推开凌芝的脑袋,把秦悦向后一扯:“师妹没事儿吧?”

    “没事儿。”秦悦摇了摇头,还牵强地一笑,“就是吓着了。她怎么变成了这样?”

    秦悦指了指地上的灯笼。

    凌芝原本相貌不差,只是脸上挂着深深的伤口,看上去很是骇人。此刻长剑扎着她的右眼,眼眶血淋淋的,猩红的血液从眼角淌了出来,淌过了她的鼻翼和脸上的伤痕。左眼完好无损,却还睁得大大的,像是死不瞑目。

    “她妖化了。”灵均一脸漠然,“那些人头喜欢咬东西,衣物道器,见什么咬什么。只是一旦被那些妖灯咬伤了脖颈,片刻之后就会妖化,变成新的人头灯笼,反过来攻击人修。”

    秦悦深深地闭上眼:“原来如此。”

    灵均摇了摇她的肩膀:“你先别懈怠,还有很多灯笼等着我们去应付。”

    这些灯笼的品阶越来越高,灵智也随之增长。不知以他们化神初期的修为,能否全身而退。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