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智鬼灯犹惧两灵力 妙阵法尚存一缺口2

正文 智鬼灯犹惧两灵力 妙阵法尚存一缺口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整片海域逐渐变得云谲波诡,庞大的人头灯笼也渐行渐近。

    灵均和秦悦都在飞快地想着对策,突然听见了“嘎嘎”的笑声,尖锐得很,仿佛一块有棱有角的碎玻璃摩擦着自己的耳膜。

    是这个灯笼发出来的声音

    众人纷纷乱了阵脚。很明显,这只灯笼不但颇具灵智,还能口吐人言,看来品阶极高。他们,他们恐怕真的捱不过这一劫了

    大家的心志渐渐被这尖锐的笑声摧毁得一干二净,船舱之内只剩下一阵不甘而又无奈的叹息声。秦悦就在这般消极的氛围里想出了对策:

    “阵法灵均,我们试试阵法。”

    “可是短时间内不可能设出一个堪敌十品妖兽的大阵”灵均说着说着,慢慢停了下来,郑重地看着秦悦。

    他不可能,秦悦可以。

    这位师妹算阵的本事他也不是没有见识过。她只消须臾便可算出几百步阵法,短时间内设出一个大阵并非天方夜谭。

    秦悦理智地分析了一下战术:“你先替我挡一挡那个鬼灯王,只要拦它两刻钟,就足够我算阵设阵了。对了,你可有金灵根?”

    话虽如此,但她也没有足够的把握敌过那只灯笼。正所谓死马当活马医,她亦在拼死一搏。

    灵均微微颔首:“我明白,我待会儿便用与之相克的金系灵力应对它,你只管专心设阵便是。两刻钟我必全力以赴!”

    秦悦斗志大增,心念一动,跑去了凌芝的无头尸首旁边,把她手腕上的白玉手钏取了下来。

    这本就是个近于元品的攻击阵法,此刻情势危急,在其上稍作改动,必可事半功倍!与重新设阵相比,定能节省不少工夫。

    灵均扬手,一道灵刃再度朝灯笼飞了过去。

    此时灯笼已经飞得很近了,见到灵刃,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旋转一圈,灵刃就擦着它的边缘飞过去了,依旧没伤到它半分。

    可就在此时,灵刃突然调转了方向,原路返回,径直朝灯笼狠狠一劈。

    灯笼显然始料未及,没能躲过这一击。好在化神期的攻击对它而言不值一提,它还能行动自如,速度不减半分。

    灵均手腕一翻,指尖又飞出了一道灵刃。

    前车可鉴,这一回灯笼就聪明了许多,左闪右避,躲开了灵刃锋利的白芒。还警惕地转了半圈,向后看了一眼,似乎在看灵均有没有故技重施,让灵刃飞回来给它一击。

    灵均自然不会故技重施。他趁灯笼转了过去,又加速催动了一道灵刃,换了一个方向,一路疾飞,重重地劈上灯笼。

    这道灵刃里面蕴了不少金系的灵力,灯笼行动微缓,似乎极为不适。

    灯笼断没想到灵均会故意引开它的注意力,然后暗地使杀招。伤不致命,却着实激怒了它。它前进的速度快了不少,径直朝着灵均飞奔而来:“狡诈的人修!你该死”

    灵均云淡风轻地一笑:“你也曾是人修,何必折辱自己?”

    灯笼顿时恼羞成怒,里面的人头愠色尽显,瞪着灵均,忽然张口,喷出了一串火焰。

    灵均重重一拍船舷,无量海水顿时激起了数丈高,浇熄了烈烈燃烧的火苗。

    一人一灯就这么你来我往地争锋相对,久久相持不下。

    按理说,灵均和十品大妖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胜败高下应该立分。但灵均经商多年,赚的盆钵盈满,倚靠的不仅是自身的修为和师门的襄助,更多的是对人心的揣摩,人性的评判。与人修斗智斗勇尚且不在话下,何况一只妖化了的人头灯笼?

    高阶妖类和高阶人修,不仅是灵力上的较量,更是智力上的比拼。

    灵均一直在故意挑衅鬼灯,想方设法地激怒它,如此一来,鬼灯定会怒而进攻。灵均又事先想好鬼灯会使出什么招数,提前做好了避让的准备,万不得已才会防御反攻,倒也一直平安无事。

    方才还在惆怅无望的众人,见灵均和鬼灯王势均力敌,复又燃起了希望。

    灵均撑着船舷和鬼灯相搏,身形变换得极快,转眼就移到了另一个地方。众人眼花缭乱地看着,都想上前助一臂之力,但又怕自己拖了灵均的后腿,只好止步不前,一面紧张兮兮地看着战局的进展,一面暗暗祈祷:“希望这位前辈能将妖灯灭杀这样我就能活下去了,我还能活下去”

    而秦悦则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扑在阵法上。她从来没有这么紧张地设阵,心里一边盘算着成百上千步的演算步骤,一边估算着时间。

    两刻钟,她同灵均只约定了两刻钟。她不知道灵均还能支撑多久,她只知要加快算阵的速度。她再快一些,灵均就少一分危险,整个船舱内的人就多一分安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流逝得飞快,灵均却觉得漫长得很。也不知何时,鬼灯已经跳进了船舱,先后咬伤了他的手臂和足踝。虽无妖化之虞,却淌血不止。伤口颇深,触目惊心。

    灵均护住了自己的脖颈,斗法之余频频看向秦悦,见她还在埋首演算,不由暗暗心急。

    鬼灯发现灵均总是朝某个方向张望,还当那里有什么陷阱。转圈看了一眼,却只瞧见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修。

    但它认出了秦悦便是方才朝着自己扔灵刃的那个女修,和面前这个同自己缠斗许久的男修是一丘之貉!鬼灯杀意大起,飞身一跃,跳到了秦悦的面前。

    灵均连忙赶过去,大喊出声:“小心”

    秦悦手上的阵法还没有演算完,准确得说,还剩下最后一个缺口。她听见喊声,一抬头便看见了近在咫尺的鬼灯王,面色顿时变得煞白。

    鬼灯王朝她阴嗖嗖地一笑,露出了一口沾着血迹的牙齿,又将秦悦骇了一跳。

    阵法补完肯定来不及了。秦悦狠下心肠,把手钏向前一扔。鬼灯一顿,暂时被制住了。

    秦悦后退,顺着船舱的侧壁走上船舱的顶部,倒立行走了好几步,随后利落地翻了个跟斗,迅速地落地,绕到了鬼灯的后面。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