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智鬼灯犹惧两灵力 妙阵法尚存一缺口3

正文 智鬼灯犹惧两灵力 妙阵法尚存一缺口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灵均松了一口气,走到她身旁:“如何?”

    秦悦知道他在问什么。眸色微沉,慢慢地摇了摇头:“我还未设完那个阵法方才情势紧急,万般无奈之下,我才将阵法扔了出去,仅是权宜之计。”

    那个阵法根本不可能与这只人头灯笼对敌。一旦鬼灯摆脱了阵法,定会重新发起攻击。以它媲美十品大妖的修为,必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若再晚半刻钟该有多好?那个阵法,只剩最后一个缺口了

    缺口对!缺口!

    秦悦突然灵光一现,抬起右手,催动木灵力。

    源源不断的木灵力从丹田里涌了出来,顺着她的指间,飞向了阵法的缺口。

    正是因为阵法存在缺陷,所以木灵力得以穿入阵法,直接攻击在鬼灯上。

    灯笼抖了一下,转过来瞪着秦悦,面色狰狞,显然伤得不轻。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这个缺口就像山水画留白那样,看似不圆满,却蕴藏了更多可能。

    秦悦注视着鬼灯,看着上面的飘摇的火焰,缓缓牵起嘴角,指着地上的白玉手钏:“诸位道友,若身具金木二系灵根之一,还请将此种灵力注入手钏的乾位。”

    众人看着她沉静的神色,不由生出几分信任。霎时间,白绿两色光芒齐飞,磅礴的灵力涌入了阵法的缺口。

    也有人心存疑虑,没有使出全力。这些人大都只有一个木灵根或是火灵根,或者刚好是木火二系的双灵根,虽然只使出了一种灵力,却相当于动用了周身所有灵力,所以心中不免警惕,顾虑重重谁知这个化神期女修是不是故意设了个圈套,骗他们献出灵力,再反过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灵均深谙这群人的心思,沉声劝道:“此番非生即死,若诸位配合,还有一线生机若诸位不配合,那只剩下死路一条。还请各位全力以赴,共渡此劫。”

    众人觉得他说的有些道理,再加上他先前一直一马当先,所向披靡地斩杀妖灯,应是可信之人。

    于是又一些修士投入了全部灵力。

    只剩寥寥数人还在挣扎,这时,灵均又说了一句:“在下灵均,恳请诸位道友同舟共济!”

    这几人一听,顿时不再犹豫。原来这位男修便是传闻中光风霁月的灵均道君,最是坦诚正派,如今在此出言恳求,他们还有什么好疑虑的?

    更何况与其无奈赴死,不如放手一搏。

    秦悦一边专心地使出木灵力,一边听着灵均的慷慨陈词,听见“在下灵均”四字不免撇了撇嘴,暗笑:“真是在哪儿也不忘传扬自己的声名总算知道他为何会名扬南域了。”

    越来越多的灵力涌来,阵法如虎添翼。鬼灯如受重创,蹒跚上前,眼窝鼻梁都溢着鲜血。阵法把它牢牢地制住了,它没办法跳起来,只能一步一步地旋转着挪向前。

    与秦悦灵均二人相斗,鬼灯自然可以毫无悬念地胜出。可若是同整个船舱里的人以性命相搏,再加上阵法的襄助,它品阶上的优势就荡然无存了。

    它艰难地朝秦悦挪了过来,眼眸里满是怨恨。

    一颗人头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秦悦很不自在。鬼灯前行一步,她便后退一步,料想这灯笼也不能支撑多久了,因而并没有严加设防,只是后退避开罢了。

    鬼灯移动了一小段距离,突然不动弹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已然油尽灯枯。

    这个变化尤其明显,秦悦清晰地看见人头上面的瞳孔渐渐涣散了开来,灯笼上的火焰也渐渐熄灭了。整个鬼灯,已是生机全无。

    秦悦终于松了一口气。众人也放下心来,停下了灵力的输送。

    就在这时,鬼灯突然“咯咯”笑了几声,阴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地传来:“设阵伤我,你不得好死!”

    说完也不知用了什么秘法,竟挣脱了手钏,还径直向秦悦扑了过来。

    众人终于醒悟过来:这灯笼竟然耍诈装死!

    此时再添灵力进阵已然于事无补。

    鬼灯扑向的地方倒不是秦悦的脖颈,而是她的丹田。它知道,人修一旦被它们咬中脖子,便会同化成一只鬼灯,但它并不想这么做,它觉得这个设阵伤它的女修十恶不赦,不配成为它的同类。

    丹田就不一样了。丹田之于人修,实乃重中之重,一旦有损,轻易不可修复,终生不可修炼,严重者,甚至会一命呜呼。

    鬼灯王觉得,倘若一个人修再也不能修炼,就此止步仙途,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它想让秦悦抱憾终身,所以选择攻击她的丹田。

    若她不仅丹田损毁,人也就此陨落了,那该多好啊鬼灯王已经觉得自己志在必得了。

    秦悦就看着一颗头颅朝自己飞了过来,人头阴嗖嗖地冷笑着,两颊还挂着两行血泪。

    秦悦都不知道往哪儿躲才好。

    与其说她来不及闪避,倒不如说她已吓得六神无主了。她知道要躲开,但是朝哪儿避开如何避开她一点思路都没有。大脑像是被人抽取了应对的能力,只剩下一片茫然的空白。

    其实这一切也仅仅发生在一瞬间。不仅是她,就连灵均也措手不及。仿佛眼睛眨了一下,鬼灯就飞到了秦悦面前,重重地冲向了她的丹田。

    好在鬼灯之前伤得也不轻,这一记反攻的力度还不如它方才和灵均对打的威力。秦悦亦是洗筋伐髓过的人,丹田强韧非比常人。如此一损一益,使得这一道撞击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

    可正是这一撞,让秦悦从不知所措中清醒了过来。

    她立马跳上画卷,径直飞出船舱。堪堪飞到船舷的时候,突然想起灵均曾说无量海又称“死亡之域”,危险的很秦悦立马折了回来,退回船舱,运灵指向手钏:

    “诸位道友,可否再将灵力注入?”

    众人这回倒没有不假思索地应允,而是认认真真地考量了一会儿:“这灯笼的目标明显是这个化神期女修,我又何苦上去插一脚?没准儿待会儿灯笼将我当成同谋,一并把我灭杀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