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雨过天晴船主留书 风平浪静秦悦炼药1

正文 雨过天晴船主留书 风平浪静秦悦炼药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与此同时,人头的眼眸里也闪现了非常人性化的思索之意。它没想到秦悦受了它一击也没什么大碍,暗恨:“如今先机尽失,不宜久留!这女修的阵法厉害得很,我可不能再经受一回罢罢罢,趁现在那些人修还没将灵力打进来,我先走一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鬼灯喷出了一口火,火光刺眼,众人下意识地躲避,以袖遮眼。瞬息之后,火光渐消。众人小心翼翼地移开掩面的衣袖,却见鬼灯已不见了踪影。

    秦悦和灵均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朝船舱外望去。只见海阔云低,鬼灯飘在海面上,渐行渐远。

    鬼灯似乎有所察觉,回头望了一眼,瞪着秦悦,阴森森地放了一句狠话:“你等着!”

    然后海浪微卷,灯笼的火光越来越远,渐渐消失在了天际。

    说来也巧,那灯笼一离开众人的视线,海面上便立马雨过天晴。众人看着天上高高挂起的旭日,竟觉得连日来的风雨不曾存在过一般。

    无量海依旧风平浪静,水光粼粼。

    但是,谁也不能否认这几日经受的劫难。只要回首一望,便可看见满船舱的血迹,亲友的无头尸首,还有散落在各处的头颅。一时之间,船舱寂静无声,不知是在为陨落的故人哀悼,还是默默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

    “那儿有船主留下来的玉简!”说话的是楚兴,打破了一船舱的静默。

    众人这才想起船主已经陨落了,神色不免再度忧愁起来:船主身陨,这艘大船就再无人驾驭。难道他们日后只能终日飘荡在无量海上,惴惴不安地等着未知的危险来临?

    “船主留下了玉简!他一定早有对策!”依旧是楚兴在说话,指着那个已然陨落年轻的小修士。先前小修士险些妖化,被灵均一道灵刃给劈死了。临死之前还不忘把玉简取出来。

    现在玉简正好在小修士的尸首边。

    而楚兴仍旧活得好好的。凌芝一早被灯笼咬住了脖颈,而慕容胜则被鬼灯折腾得伤痕累累,最终失血过多,也陨落了。他的灵兽一心护主,一直守在他的尸首旁,最后也为乱箭所伤,一并入了黄泉。

    三人不久前仍在结伴同行,一场鬼灯之乱便夺走了其中两人的性命。唯有楚兴平安渡过了难关:全赖他把修仙者为人处事的法则发挥到了极致,只扫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必要时还会躲在灵均附近,以期一二庇护。

    这也是很多冷血淡漠的修仙之人安身立命的法则。

    不过,这种法则虽然可以保证他们平安无险地避开一时危险,却必将使他们一生寂寥,一无良朋挚友相伴,二无崇拜追随之人。一生看似光鲜无限,实则孤苦无依。

    此刻,楚兴之所以提醒众人船主留下了玉简,并非是想让大家一起摆脱困境,而是希望有人可以身先士卒,去瞧瞧玉简里面的对策。他便可以静静地看着众人集思广益,自己坐在一旁坐享其成。

    还真有不少人围到了玉简旁边,一人率先拿起玉简看了一会儿,神色微滞,然后皱着眉摇了摇头,将玉简递给了旁边的人。

    那些人就这样把玉简传阅了一番,不约而同地叹息了一声。

    秦悦思量了一会儿,也走了过去。那些人脸上的忧愁不减反增,莫非船主留下的应对之策不好使?

    刚走出几步,丹田突然一痛。秦悦恍然意识到了什么:方才鬼灯王的最后一击并非于丹田无损。当时紧张得厉害,没感觉到什么痛意,便当自己无事,也没用神识仔细探查。可叹此乃内伤,如今缓过来了,也过了些许时辰,自然感受到了。

    还真是痛意难掩。

    灵均正在翻袖子找丹药。先前他一直在同鬼灯周旋,身上自然也落下了不少伤。如今安稳下来了,自然要把伤口处理一下。

    灵均此行来幽境,最开始仅仅是为了把秦悦带走,所以只带了一些常用的药草,没带什么珍贵的灵药。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踏足无量海,身边的丹药就显得不太够用了。先前灵力不继的时候,还是向秦悦讨要的丹药,幸好秦悦也不介意这些。

    灵均在袖子里翻找了好一会儿,只找到了一把止血的灵草。默默地叹了口气,心道:“墨宁应该备有养伤灵丹,我再问问她。”

    抬头一看,才见秦悦一个人伫在船舱边上,咬着嘴唇,面色很不好看。灵均微微一愣,走过去问道:“你怎么了?”

    “我的丹田损了不少。”秦悦抬眸,一脸苦色。

    损了不少是多少?灵均挑了挑眉:“无妨,一般人丹田有损,轻则昏迷,重则陨世。你还能好端端地站着,就说明伤得不重,回头拿些丹药好好将养便是。对了,你可有治伤的灵丹?”

    秦悦深深敛眉,面色愈发苍白:“我”

    刚说出这一个字,她便两眼一翻,缓缓地朝后倒下。

    灵均愣了一下,自然也没任由她倒在地上。伸手拉了她一把,摇摇头,无奈道:“汪洋孤舟,你让我去哪儿找将养丹田的灵丹妙药给你用?”

    这时,几人拿着一枚玉简走了过来,递给灵均:“道君,这便是船主留下来的对策。我们哎,实在没辙了。”

    灵均微怔,将玉简拿来一看,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他的面色渐渐凝重了起来。玉简里记载的不是别的,正是驾驶这种船只的方法,那种研习起来颇为耗时耗力的御船之策。

    众人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了结果,面面相觑,又是一阵失望忧虑。

    他们不是不想研习,而是担心自己即便费尽心思研习,也不会有什么成效。或是在专心研习的过程中,不幸遇上海上的暴风雨,最后还是尸骨无存。

    “眼下也别无他法,我们不妨一试。”灵均晃了晃手上的玉简,“事在人为,诸位以为何如?”

    “灵均”这个名号的号召力还是很大的。众人闻言,彼此对视了几眼,七嘴八舌地附和道:“道君所言甚是。”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