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雨过天晴船主留书 风平浪静秦悦炼药3

正文 雨过天晴船主留书 风平浪静秦悦炼药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见灵均眸中闪着思索,不禁好奇问道:“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得成大道,是否需要饱尝人世沧桑窥悟仙途,究竟是一帆风顺更好,还是屡受磨难更好?”灵均一边思忖,一边缓缓道来。

    他说到最后,声音已经渐渐小了下去,几近自语。

    不过秦悦有心询问,自然一字不差地听清了。她思量了一会儿,徐徐说道:“一帆风顺,多裨益于修为境界屡受磨难,大多有助向道之心。二者自是缺一不可。”

    “倘若只能选择其中一种,你觉得哪一种更好?”灵均听后默了一会儿,问道。

    秦悦暗道:“我自然喜欢一帆风顺的日子,谁乐意过风波不断、苦难重重的生活?”

    但她不想树立一个“好逸恶劳,贪图享乐”的形象,遂故作高深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灵均思忖了许久,最后轻笑一声:“与你相处,时有所悟。”

    秦悦假意谦虚道:“过奖过奖。”

    这时,楚兴带着一个男修小跑过来,一脸邀功的神色:“两位前辈,我已把织玉草讨要过来了。”

    “织玉草?讨要?”秦悦望着灵均,希望他能够解释一番。

    灵均却只是负手而立,问着楚兴:“织玉草何在?”

    “在此。”楚兴指着身后的男修,眸光里还闪着得意,“灵均前辈都发话了,现在你信了吧?还不快将织玉草拿出来?”

    灵均一看便知楚兴利用了自己的名头,向人家索要织玉草,心里不由有了几分厌恶,但面上依旧未曾显露半分。毕竟此事也是他暗示楚兴去做的,不能因为秦悦现在醒了便过河拆桥。

    站在楚兴身后的男修仅是结丹后期,原本在楚兴的威压下已是胆战心惊,现在再直面两个化神修士,更是忧惧不已。咬牙拿出了一株灵草,双手奉上。

    灵均将灵草取来一看,确是织玉草无疑。他看了秦悦一眼,传音道:“特意为你寻来的灵草,可以炼制启玉丹。你若需要,我便收下你若不用,我便退回去。”

    秦悦想了想自己破损的丹田,微微点了点头。玉丹灵泉和其余一应灵材都很齐全,倘若加上织玉草,她便能炼制一炉启玉丹了。修补丹田是件大事,自然越早越好。

    灵均见状,不动声色地将织玉草收了起来,漫不经心地问着男修:“你当初寻来这株灵草费了多少灵石?我双倍给你可好?”

    男修哪里敢收灵均的灵石?嗫嚅道:“此乃晚辈偶然觅得,并非购买所得,前辈前辈若要,尽管拿去便是。”

    灵均念及自己之前已报了名号,此番还是做个善人比较好。他拿出一个乾坤袋,道:“织玉草并不罕见,市价时高时低,你这一株顶多卖出八百个上品灵石。这个乾坤袋里有一千六百个上品灵石,全都给你,算我酬谢你解我燃眉之急。”

    上品灵石男修咽了一口唾沫,伸手接住了乾坤袋。深深一拜:“多谢灵均道君。”

    然后看了看秦悦,不知道她什么名号,但也一并拜了拜,傻傻地说:“也多谢这位道君。”

    秦悦觉得有趣,随手拿出了一个小阵法:“赠你拿去把玩。”

    男修顿时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没想到一株寻常灵草竟能换到这么多的灵石,还能得一位化神修士的阵法。

    灵均瞥了秦悦一眼,似有若无地提点道:“这是我的师妹,墨宁。”

    男修怔在了原地,随后又是一阵狂喜。墨宁何许人也?上次斗阵大会的魁首,人人皆传她天资卓越,不仅修为高深,阵法造诣也是不俗。想必,想必这个阵法便是墨宁道君亲手所制,定非凡品。

    随后男修便带着一袋子的上品灵石和一个阵法兴奋地走开了,临走前还行了一个大礼,道了一句:“晚辈虔正宗谢枫,拜谢两位前辈。”

    待他走远,楚兴便换了一脸诚挚的笑容:“灵均道君所托,晚辈不敢怠慢,眼下织玉草也寻着了,献灵草之人得了这般厚礼,那我这个寻灵草之人”

    楚兴话未尽而意尽显,竟是直言不讳地讨要赠礼。

    灵均的神色冷冷的,故意反问道:“你想如何?”

    楚兴“嘿嘿”笑了两声:“不知我可否拿那谢枫的一个零头”

    一个零头?灵均似乎笑了一笑,顺手拿出一个乾坤袋:“六百个上品灵石,拿去便是。”

    楚兴舔了舔嘴唇,接过乾坤袋,暗道:“早知道这位前辈这么好说话,我便再多讨要一些了。”

    一边这般想着,一边移步走到秦悦面前,似乎希望秦悦能同样给一个阵法给他。

    可惜秦悦没能领会他的心意,见他走到自己面前,还宽宏大度地摆了摆手:“不必拜谢我了。”

    楚兴动了动嘴角,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走开了,心想:“她都修至化神期了,还这么吝啬,一点没有灵均前辈的雅人深致。”

    灵均见楚兴失望地离开,莫名觉得快慰。墨宁师妹素来不按常理出牌,如今看来,也不是全无好处。

    秦悦一手抱着翡翠,另一手伸出去:“织玉草给我。”

    “你出三千个上品灵石,我便卖给你。”灵均道,忽又改口,“不,五千个上品灵石,反正你灵石多得很,少这么点也无妨。”

    “师兄不愧奸商之名,坐地起价还这般理直气壮的,我确然头一次见到。”秦悦摇了摇头,“这样吧,待我将启玉丹炼制出来,分你一半如何?”

    灵均沉吟一瞬,立马答应,将织玉草递了过去。秦悦炼丹的手艺他也见识过了,品阶奇佳,功效显著,价值远不止区区五千个上品灵石。

    秦悦轻轻一笑,接过织玉草。不想在众人眼前炼制丹药,遂在船舱里设了一个阵法,躲在禁制里面开炉炼丹。

    灵均本想跟着她,却被拦在了阵法外面。秦悦解释道:“炼丹须专心致志,怎可有旁人在侧?”实则,她是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元品丹炉。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