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为山九仞误于佛意 约法三章意在机关1

正文 为山九仞误于佛意 约法三章意在机关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八十五章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神采奕奕,自信非常,众人不由心生信任,纷纷拱手行礼:“还请前辈直言。”

    “这船并非道器,而是机关。”秦悦拿出玉笺,就地给在场诸人勾画了一张示意图。

    众人聚了过来,看着秦悦的一笔一画。

    连日以来,他们都在研读船主留下来的玉简,只知无量海上行驶的船只制法独特,却从不知其中关窍。

    秦悦接着道:“这个机关精巧的很,需要一心二用,一方面,要用灵力提供动力,使得船只前行另一方面,还须用神识操纵提供灵力的开关,这样可以使船只行驶得更平稳。”

    秦悦一边说,一边想着:制出这种船只的人,一定是将机关术研习得炉火纯青的大师。若能把这艘大船带走就好了,我一定好好研究研究。

    不远处的灵均见她侃侃而谈,颇有兴味地挑了挑眉,提步走了过来。

    众人研读玉简多时,此刻却听得云里雾里,吵吵嚷嚷地问道:

    “前辈,何谓动力?”

    秦悦斟酌了一下词句,道:“能让船行驶的东西。”

    众人姑且理解了,又问:“前辈,所谓开关何在?”

    秦悦指着刚刚画好的示意图:“就在这儿。它相当于离合器,呃,算了当我没说你们只要知道它可以切断动力就行了。”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只当机关术玄妙不为人知,暗自叹服:机关之道当真晦涩这位前辈还真是博闻强识。

    灵均有些嫉妒地看着秦悦,心底来来去去翻着一个念头:“一个人怎么可能既通阵法又晓炼丹,还颇懂机关术呢?怎么可能呢!”

    众人拿着秦悦的玉笺和船主留下来的玉简,交头接耳,小声地议论起来。秦悦闲闲地转身,恰好对上了灵均的视线。

    灵均做贼心虚般地移开眼。

    这时楚兴走上前来,张口便问:“若按前辈的想法御船而行,此去无量海深处可有危险?”

    秦悦认真地想了想,颇为诚恳地答道:“这可说不准。”

    就算驾船技术没有任何问题,依旧有可能遇上不测。比方说狂风骤雨,颠簸的海浪,血淋淋的人头灯笼

    思及鬼灯,秦悦便想起了不久前那一场腥风血雨,脊背竟不由自主地发凉。

    楚兴追问道:“那前辈有几成把握?”

    秦悦沉默。她不知道这儿离所谓的无量海深处还有多远,也不知道沿途有多少可能遭遇风浪。与其问她有几成把握,不如问这船人的运气如何。

    楚兴见她不答,只当她没什么把握,不由唉声叹气:“无量海深处灵宝众多,已经耽搁了不少时日,再晚可就没了啊”

    秦悦自然不会管楚兴在喋喋不休地说什么。她找了个角落,盘腿坐下,单手支着额头,怔怔地想:“席昭,你会在哪儿呢”

    她觉得席昭根本没有来过无量海。她赠给席昭的白玉手钏,戴在了凌芝手上。而凌芝先前一直跟着自己,后来才踏足了无量海

    幽境之大,让她去哪儿找这么一个大活人?

    秦悦记得,她追问濒死的凌芝,白玉手钏从何而来的时候,凌芝只说了四个字:“我,自幽灵”

    这应该是一句没有说完的话吧?

    秦悦蹙着眉头,暗自把话补充完整:我自幽灵得来。

    若是如此,幽灵又是谁?人修还是妖兽?

    秦悦揉着脑袋,心里更加乱糟糟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众人走到了她面前,双手将玉笺奉还,道:“晚辈愚钝,暂未领悟此等机关术。”

    秦悦站了起来。虽然现在心情不好,但依旧和颜悦色地安慰众人:“据说研习御船之术耗时颇久,想来也不是你们一朝一夕可以领悟的。”

    “可我们也不能一直滞留在此,若遇风雨,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一人忧心忡忡地说道,引来了一阵此起彼伏的附和声。

    “墨宁前辈。”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个男修,朝秦悦恭敬地拜了一拜,正是献织玉草的谢枫,“既然前辈对机关术知之甚多,不妨一试驾船?尽快抵达安全之所,总比在海面上漫无目的地飘荡来得好。”

    “这位道友言之有理!”

    “墨宁前辈这位就是先前那位斗阵第一的墨宁道君?”

    谢枫此话一出,不仅带来了诸多赞同之声,还让那些先前不认识秦悦的修士明白了面前站着的是哪一位人物。一时之间,众人都惊奇的很,各种各样的目光不住地朝秦悦打量着。

    单纯的打量的目光尚能忍受,但用神识扫视就有些恼人了。

    秦悦将那些用神识窥视自己的人找了出来,挨个儿瞪了回去。那些人立马收回神识,还把目光移到了别处,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模样。

    谢枫见话题被岔开,而秦悦又不作回应,心中很是忐忑。想了又想,还是又问了一遍:“不知前辈可否一试驾船?”

    秦悦思量了一会儿,似乎笑了一笑:“要我御船而行,也未尝不可。只是我要和诸位约法三章。”

    众人听见“约法三章”,不自觉地迟疑了一下,俱是静默不语,心里都在盘算着秦悦会提出什么条件。唯有谢枫率先反应过来,恳切道:“前辈请说。”

    秦悦淡淡道:“第一,途中若遇危险,我会尽我所能护各位平安,但不能确保人人皆可避过劫难。也请各位遇险之后,及时自救要紧,不要寄希望于我。”

    若遇上鬼灯那般不测,连她自己都不一定能幸免于难,更别谈庇佑别人了。

    众人点头:“那是自然。”他们深知,秦悦能说一句“尽我所能护各位平安”,已经仁至义尽了。

    秦悦继续道:“第二,我打算返程上岸,不去深海寻宝。”

    她是来找席昭的,又不是来历练的。指望她带着众人前往无量海深处寻宝?免了吧。

    “这”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来无量海不正是为了深海宝藏?若在此刻返程,先前那些鬼灯岂不是白白经受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