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请君入瓮灵均亲质 望梅止渴秦悦静思1

正文 请君入瓮灵均亲质 望梅止渴秦悦静思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八十七章

    却说灵均来至幽灵,便即刻遣人细查白玉手钏的来处。时隔已久,众人都只能说个大概。好在修仙之人的记性都不错,隐约记得来此售卖白玉手钏的人,是一个蓄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修。又有擅丹青者,将其人面貌尽绘于纸上。

    灵均就拿着这一纸画像,细细追查了下去。

    修仙者多有飞天遁地之能,想在茫茫修真界找一个普通修士,无异于大海捞针。幸而灵均行商多年,人脉颇广,此事于他,只消几句传讯嘱咐而已,并不算难事。只要那男修还活着,定可找到本尊。

    饶是如此,觅来那个男修也足足费了三年。原是因为此人一离开幽境便开始闭关,直至后来偶然外出购置丹药之时才被人瞧见。

    他买丹药的那家店铺恰属灵均。当时店内的小童瞧着这个男修有些眼熟,想了片刻,便将这人的长相同画像上的面貌对应起来了。

    那时男修正打算走,小童还算伶俐,立马唤住了他:“道君留步!”

    男修停住脚步,转身便见小童眼眸一转,笑嘻嘻地道了一句:“里间还有几味高阶丹药,道君可欲一观?”

    男修倒没察觉出什么不对,闻言便欣欣然地移步入内了。这里头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大有玄机灵均当初开设这家店铺的时候,特意在里间布置了一个阵法,若有不轨之徒来此,店内小童也有应对之策。

    男修走进了阵法还浑然不知,一手负在身后,另一手抚着络腮胡子,环顾一周,问道:“丹药何在?”

    小童笑眯眯道:“自然在我们店主的手里。道君,你且在这儿歇一会儿,店主片刻之后便来见你!”

    说完便走出去了。擦了擦额上的汗,暗舒了一口气。旋即给灵均写了一张传讯符,言明此间情形。

    男修起初并不以为意,只当那个所谓的“店主”很快就会过来,还会向他兜售不少高阶丹药。可他等了许久,压根儿没等到那位店主,原先那个小童也不见了踪影。

    男修眉头微皱,心里生出几分不对劲来。缓步踱着步子,打算出去一看究竟,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走出这间屋子。

    男修心底一憷,只当自己碰上了一个谋人钱财害人性命的黑店。

    过了很久,仿佛看见了小童影影绰绰的身影走了过去,男修试探般地问道:“道友,缘何将我困于此处啊?”

    小童实话实说:“店主吩咐过了,若遇见了你,务必要把你带去见他。我修为不如你,想来你也不会情愿跟我去找店主,事急从权,只好先将你关了起来。诸多不敬之处,还望道君莫怪。”

    男修心里奇怪得很,倒不知自己同这里的店主有何恩怨。

    小童终究怕得罪了这位元婴期道君,又添了一句:“若店主传讯无甚要紧,我必立马放你出去。”

    男修忍不住问道:“你家店主何许人也?”

    “自然是名震南域的大人物。”小童也不知该不该明说,就这么一句话带了过去,“真不知道君何时招惹了店主,竟惹得他在整个南域搜查道君的踪影。”

    男修的脸色微变,本想再仔细问问,小童却只是道:“究竟如何我也不知。”

    灵均收到传讯后,立即赶了过去,那小童见他亲自过来了,连忙迎上前,指着里间:“前辈,那人就在里面。”

    灵均用赞许的目光看了小童一眼,后者颇为受用。

    快步走进里间,只见男修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兴许是在这儿困久了,一脸络腮胡子竟显得憨厚了不少。

    男修心里大概能明白,面前这位一身黑色袍服的化神修士,应该就是小童口中的店主。南域虽说英才辈出,可真正抵达化神之境的却没有几人。修仙多年养成的警惕和理智又回来了,男修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灵均,一边暗暗揣度他的身份。

    灵均却直截了当地问道:“你那日在幽灵兜售的灵宝,可是一件手钏?”

    男修沉默了许久,像是在回忆,片刻之后才道:“那日,我兜售了不少灵宝,其中好像是有一只手钏。”

    灵均不慌不忙地继续问道:“哦?那手钏是什么模样?”

    “白玉制成,颇为精致华美。”男修细细回忆道,“内里还埋着一个阵法。”

    这个描述同秦悦当初拿出来的那只手钏一般无二,这个男修,确是当初售卖席昭那只手钏的人。

    灵均很快确认了这个事实,随后便仔细盘问起来:“那只白玉手钏,你是从何处得来?”

    “这”男修一愣。修仙之人,若非关系深厚者,定不会问及灵宝来处这么隐秘的事。

    灵均有些不耐烦了,催促道:“你只管说便是。不论你从何处得来,只要照实回答就好。”

    他说这话的时候不自觉地带上了化神修士的威压,男修的耳边尽是连绵的鸣声,五脏六腑还有尖锐的痛意。

    “前辈饶命,我说便是。”男修当下便屈服了,慢慢吐露出实情,“说来话长,那白玉手钏原是一个结丹期女修的配饰,在斗法的时候使出过几次,但并不起眼。可我有个同伴认出来那是个阵法,还是个顶顶高阶的阵法,我这才留意到了后来见那女修凭借手钏轻而易举地灭杀了三只七品妖兽,我,我只是一时起了贪心”

    灵均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喝问道:“你灭杀了那个女修?”

    “没有没有。”男修连连摆手,“我唯恐杀人夺宝损于道心,只逼她交出手钏而已,并未伤及她的性命。”

    灵均的语气平缓下来:“你为何不把手钏留着自用,反倒拿去售卖?”

    “我见那女修腰上挂着一块令牌,像是出自木摇宗出身宗门之人,多半不宜招惹。我怕日后徒生是非,干脆把手钏卖了了事,起码还能得些灵石。没想到,还是”男修顿了一顿,瞅了一眼灵均,没再说下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