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寻根究底扶伊言祸 以德报怨秦悦予名1

正文 寻根究底扶伊言祸 以德报怨秦悦予名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她的神识原本很是稳妥地附着在那尾小鱼身上,如今却自地回到了她的识海,仅有两种可能:一是小鱼有所察觉,设法摆脱了她的神识二是那条鱼儿早已湮灭在漩涡深处,神识失去了载体,自然折返。

    前者断不可能。虽说秦悦的神识算不上强大,但追随一条低阶的妖鱼还是绰绰有余的。至于后者……秦悦思及方才妖鱼卷入漩涡之后上下翻腾的身躯,如今想来,竟像是一场徒劳的挣扎,恐惧而绝望。

    秦悦抿了抿唇。看来扶伊并没有骗她,那漩涡里面果真不是什么好去处。

    本以为有了离开这里的法子,没想到还是一条末路。

    秦悦的心情低落了下来。

    扶伊就看着她的神色由愕然变为恍然大悟,再由恍然大悟变为闷闷不乐,多少也能猜到她在想些什么。

    “你……”扶伊迟疑了一下,终于开口问道,“你是不是很想回到岸上?”

    秦悦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扶伊追问道。

    秦悦一愣,眉头皱了起来。她为何想上岸?为何要离开这里?

    秦悦感觉自己的思维又变得迟缓了。

    她记得很久以前生过的事,却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来到的这片海底,也不知道来此之前又经历过什么。

    “我记不清了。”秦悦实话实说,“但我一直惦念着离开这儿,想来岸上还有很重要的事等着我吧。”

    更何况,在这海底待得越久,她的记忆就消退得越快。虽然此间灵气充沛,但长此以往,几百年来的记忆早晚消退得一干二净。那充足的灵气和修为的精深,还有什么意义?

    她看向扶伊,眸光真挚:“你这般问我,可是想到了离开这里的法子?”

    扶伊凝视了一会儿秦悦,神色复杂。许久之后,才点头承认道:“我的确有办法助你离开。”

    秦悦本是顺口一问,心里并未抱多大希望,听他这么一说,反倒惊喜得不能自语:“当……当真?”

    扶伊颔,旋即话锋一转:“但是,现今岸上正是生灵涂炭,险象重重。你若留在无量海,定无性命之忧,你若离开,反有横死之虞。”

    秦悦惊问:“岸上出什么事儿了?”

    扶伊瞥了她一眼,一语带过:“幽境的妖兽祸乱南域,伤及诸多人修。”

    秦悦的记忆仿佛有一瞬间的回笼,她忆起了幽境异象频频的妖兽,还有那怀恨而终的烛蝶。

    秦悦情不自禁地蹙了蹙眉,隐有踌躇之色。

    扶伊看着她微变的神色,继续云淡风轻地问了一句:“你现在还想离开无量海,回到岸上吗?”

    他笃定秦悦听了这些之后,再不会有什么上岸的心思了。

    秦悦闻言,不自觉地抿了抿唇。

    这世上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贪图安乐的想法,即便是清苦修仙之人,也不例外,兴许还更甚。试想,多年勤勉修行,不正是为了一朝窥大道、登仙途,得一份长长久久的安宁吗?

    秦悦亦是如此。让她离开一个安逸的环境,孤身去面对未知的危险,她打心眼里是不乐意的。

    可她就是不想摇头,说一句“我不走了”。

    她把方才扶伊的话反反复复地在心里过了几遍,最终脑海里只剩下了“生灵涂炭”四个字。

    她犹记得自己之所以得以进阶化神中期,正是因为领悟了几分“慈悲喜舍,无量之心”。

    倘若天下人都陷于水深火热,而她自己却偏安一隅,那她岂不是辜负了先前领悟的那份道心?

    扶伊立在一旁,看着犹疑不决的秦悦渐渐露出了坚定的目光:“我要上岸,劳烦阁下助我离开。”

    扶伊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怔了好一会儿,才问了一句:“为何?”

    “苟且偷安,有悖于我的道心。”秦悦答道。说完见扶伊一脸茫然,又添了一句,解释了一下:“大难当前,我们修仙之人应当救众生于水火,而非退居安乐之所,冷眼旁观世间苦难。”

    扶伊深深地看了她几眼:“人修都会如你这么想吗?”

    秦悦还没来得及答话,便见扶伊周身墨光一闪,一条墨蛟现身眼前。蛟身一跃,直奔漩涡而去。

    秦悦大惊,失声喊了一句:“别!”

    心道:“那漩涡深处暗藏杀机,扶伊怎么冲着它游了过去?”

    此刻墨蛟已飞到了漩涡面前,距离漩涡仅仅还有一小段距离。蛟身盘成一团,挡住了漩涡。

    秦悦看得一愣一愣的,心里敬服得很:仙渡期大妖就是不一样,离漩涡那么近都没被卷进去。

    这时,扶伊朝她示意:“你走吧。”

    秦悦点了点头,奋力向上一游,很快游经了漩涡。她轻轻道了一句:“谢谢你。”

    扶伊的墨蛟兽形看不出情绪。

    待秦悦走远,扶伊才化出人形。

    他靠着漩涡,露出了十分迷茫的神色。

    秦悦在片刻之后回到了海岸。看着久违的阳光,几乎热泪盈眶。

    可惜再转眸时,却是满目疮痍。

    岸边一个人影也无,触目所及,皆是人修或是妖兽的尸,破损的船只,染血的礁石。

    秦悦沉默了一会儿,一跃上岸。独自一人,顺着遍野横尸慢慢走远。

    刺目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渐渐晒干了海水浸湿的衣裳。鲜血沾染着凹凸不平的沙土。她的身姿颀长,却显得尤为孤寂。

    四周安静得可怕,唯有风拂野草,引起微不可闻的“沙沙”的声响。秦悦的心底划过两个字浩劫。

    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终于听见了一点细微的声音。

    秦悦驻足,细细听了一会儿,隐隐约约地像是哭声。声音稚嫩得很,应是一个幼童。

    秦悦没有犹豫,快步循声走去。

    那是一处隐蔽的屋子,掩在丛丛草木之后,若非那似有若无的哭声指引,秦悦断不会现这里。

    屋子门口有一个不大不小的禁制,粗略一看,品阶还算不错。可这禁制上的光华极浅,显然设下禁制的人已经灵力不足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