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寻根究底扶伊言祸 以德报怨秦悦予名2

正文 寻根究底扶伊言祸 以德报怨秦悦予名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妖兽一般没有设置禁制保护自己的心思,这里头八成是个人修。

    同为人修,兼又灵力微弱,秦悦的戒心放下了不少。极想迈过禁制进去看看,毕竟一路行来,难得遇见这么一个大活人,但又担心里面那人正在休整,自己进去反倒打搅了。

    这时,孩童的抽泣声又断断续续地传来,一道女声低声喝止道:“别出声,有人在外面!”

    秦悦抽了抽嘴角。那女子说的在外面的人就是指她吧?

    她如今正是化神中期的修为,若非有意,低于化神期的修士绝不可能察觉到她的存在。里面的女修既然能感知到她的到来,就至少是化神初期。但她又不敢声张,说明她确如秦悦所想,灵力已然不继。

    秦悦没有贸然走进去,而是在默默地估算彼此的实力。

    里面的孩童犹然带着哭腔:“为,为什么呀?”

    像是哭急了,话都说不利索。

    女修很是懊恼:“你”然后就没了下文。

    与此同时,孩童的声音也突然没有了。

    秦悦心生几分不对劲,略一犹疑,终于上前越过禁制一看。入眼是一个女修,背对着她,一手托着一个半大的孩子的后脑,另一手紧紧地捂住了孩子的口鼻。

    “住手!”秦悦下意识地喊出声。

    太狠心了,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竟要生生夺去一个幼小的孩子的生命。

    女修松开手,慢慢回头,望着秦悦。

    她的衣袍上沾着斑斑血迹,脸色亦是苍白,可整个人却现出了一股傲然,仿若一贯的天之骄子。

    秦悦惊愕得说不出话来,许久之后才讷讷地开口:“青漪……”

    青漪站了起来,嘴角勾着浅浅的笑意:“冤家路窄,想必说的正是你我。”

    秦悦的目光在青漪和那个孩童之间绕了几绕,茫然地摇了摇头:“我从不想和你结怨,更无涉冤家路窄。”

    那孩子是个女童,看上去不过三四岁的模样,矮矮的身影,怯生生地躲在青漪身后。见秦悦看过来,又是胆怯又是好奇地回望着她。

    “你……伤得很重?”秦悦移开视线,转眸看着青漪。她见青漪气息微弱,衣领袖子还染着血迹,是以如此猜想。“我这儿有一些调养的丹药,你若需要,大可拿去服用。”

    说着拿出了几个装丹药的玉瓶,递到青漪面前。

    青漪抬眼看了秦悦一会儿,默然地摇了摇头,将丹药推了回来。

    秦悦挑了挑眉:“你莫不是怕我害你?”她把几个玉瓶打开来,挨个儿取了一枚丹药吞下。或大或小的灵力涌向丹田,周身气息跟着稳固了许多。

    秦悦晃了晃手上的瓶子:“都是灵丹妙药,拿去吃吧。”

    青漪深深地看了秦悦一眼,依旧摇首:“不必了。”

    秦悦没再坚持,顺手将几个丹药瓶子扔进了衣袖。再抬首时,便见青漪惨然而笑:“我一个将死之人,药石罔效,委实无须浪费你那些丹药。”

    “你说什么?”秦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青漪,青漪说她已是一个将死之人?

    她虽恼青漪一直同她作对,但却从未想让这样一条鲜活的生命走向死亡。一则,她本性良善,并非嗜杀之人,青漪亦非大奸大恶之辈二则,她和青漪师出同门,就算不能互助相协,但也不至于自相残杀。

    秦悦未入道时便拜入了灵宇宗,深受师门庇荫。辱师承、伤同门之举,她是做不出来的。就像当初的白若,即便秦悦对她再不欢喜,也只会有意疏远罢了,从未有过取她性命的念头。

    “两年以前,我不幸为妖兽所伤,灵力便渐渐消退至今。”青漪露出一抹苦笑,“无药可救,无法可解。我自知,我已命不久矣。”

    “妖兽?”

    “正是妖兽。”青漪解释道,“幽境妖兽颇为怪异,一旦伤了人修,便可以蚕食那人的修为。你莫非不知?”

    “确实不知。”秦悦十分诚实地接了一句。

    她想起扶伊的话:“幽境的妖兽祸乱南域,伤及诸多人修。”指的就是这件事吧?没想到青漪也深受其害。

    “那你……还真是好命。”青漪微微垂首,声音压得极低,仿若自语。

    她起初也不知道妖兽会导致灵力的衰减,直至她被一只妖物抓伤,才慢慢知晓了此事。她以为秦悦可以好端端地活到现在,是因为后者一早得知了妖兽异状的消息,有意避了开来,没想到,人家和自己一样,一无所知。

    看着毫无防备却安然无恙的秦悦,青漪只能承认面前这人的运气,极好。

    其实她对秦悦,有一种自己也无法言说的羡嫉。第一次见秦悦的时候,后者还是元后的修为没过多久,就见她登临了化神而如今,秦悦又升了一个小境界,抵达了化神中期。

    她自诩天资卓绝,却也比不上这样的人物。

    “你随我回宗门如何?奉衍掌门见多识广,或有避免灵力衰减的法子。”秦悦好心提出建议。她心想:青漪选择滞留在此,可能是因为她的灵力不能支撑她飞回灵宇宗。我本也打算离开,不妨带她一起走,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这儿吧?

    “人称墨宁道君仁厚宽和,想来不会有错。”青漪没有回答她,只是轻轻笑道,“我有一个请求,不知师叔可否应允?”

    秦悦体味着那一声“师叔”,微微颔首:“你说。”

    “这个孩子,”青漪将身后的孩童拉过来,推到秦悦跟前,“你可否代为教养?”

    秦悦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这孩子……”

    “这是我的孩子。”青漪接过话,嘴角轻轻上扬,流露出为人母亲的骄傲,“她还没有名字,你觉得叫什么好?”

    秦悦怔怔地看着青漪嘴角的笑容,蓦地心头微苦。

    今日青漪笑了很多次,可是那些笑容既客套,又生疏,甚至有几分屈服于现实的无奈和绝望。可唯独此时嘴角那一抹微露的笑意,真实而美好,洋溢着慈母的光辉。

    孩子怕生,抓着青漪的衣袖,不敢上前。

    恰在此时,秦悦的衣袖自顾自地晃动了几下。

    秦悦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就叫……淑慎,如何?”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