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却幽境三言讨翡翠 返宗门两语疑灵均1

正文 却幽境三言讨翡翠 返宗门两语疑灵均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九十一章

    青漪慢慢地抚过孩子的头发和眉眼,唇角染着笑33意,眸中闪着难言的欣慰和欢喜。许久之后,轻声道:“淑慎,往后你便跟这位前辈在一起,可好?”

    孩子本能地摇了摇头。

    青漪还想说些什么,可语未出,泪已流。很快两行清泪就簌簌地落了满脸,劝说的话语再也说不出口了。

    秦悦轻叹,拿出了一个桃子,送到孩子眼前。

    孩子想接,但又唯恐母亲怪罪,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青漪,乖巧懂事得让人心疼。

    青漪噙着泪点了点头。

    孩子这才把桃子接了过来,对着秦悦绽了一抹甜甜的笑。

    青漪顺势将孩子送到了秦悦怀里,后者同她对视了一眼,稳稳地抱住了孩子。

    因为方才赠桃之举,孩子对秦悦的戒心放下了不少。由着她抱着,也没急着挣脱。

    青漪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她的父亲……”秦悦终于开口问道,“现在何处?”

    其实这话她早就想说了,但青漪一直没提,她也不好意思问出口。

    青漪本已收住了泪意,听了这话,又湿了眼眶:“我同道侣,都是福薄之人,无缘看这孩子平安长大……”

    她虽没有明说,秦悦却听明白了。想来青漪的道侣要么已经陨落,要么已是濒死。

    也难怪她会把年幼的孤女托付给自己。

    失恃失怙,终究是苦了孩子。秦悦虽应允代为教养,可哪能如亲生父母一般事无巨细?

    这个道理,青漪也懂。可她也没有别的选择。灵力稀薄,命悬一线,她根本无法离开幽境求助师门,能恰巧遇见秦悦,将唯一的幼女托付给她,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其实对于这个结局,青漪已经很满足了。

    一则,交付给知根知底的秦悦,总比交给其他素不相识的人要好。她虽同秦悦存有旧怨,但她落魄至此,秦悦都不曾落井下石,反倒屡屡赠予丹药,想来也会善待这个孩子。

    二则,秦悦年岁不长,却修为高深。她还有大把大把的寿元可供修行,定不会因为忙于修炼而疏于照看孩子。

    这样……就够了。青漪弯着嘴角笑了笑,瞳孔渐渐失去了焦距。

    气息渐消,整个人仍旧亭亭玉立,手却无力地垂了下来。眉眼间与生俱来的高傲倒是半分未减,仿佛一株盛放的梅花,寒风烈烈,犹不敛首垂枝和秦悦初初遇见她的时候一样,张扬而倨傲。

    秦悦蓦然觉得悲怆。

    怀中的幼女似乎察觉到了母亲的异常,不断挥舞着短小的手臂,像是想回到青漪的怀抱。

    秦悦狠下心肠,抱紧孩子,转身就走。

    孩子顿时哇哇大哭,小腿蹬着秦悦的腹部,似乎极想挣脱她。过了一会儿,见秦悦没有理会她,哭声就渐渐小了下去,改为断断续续的抽噎,零星还说了几个字眼:“母亲,母亲……”

    后来哭累了,就渐渐睡着了。

    此刻秦悦已经踏上画卷,打算去灵宇宗走一趟。若她猜得不错,如今翡翠应该正和灵均在一起,她得先把那只又懒又馋的沉雪兽接回来才行。

    低头便见孩子已经躺在她的怀里睡着了,身子软绵绵的。

    秦悦面色一柔。

    画卷是本命法宝,无须她操控此间又一派太平,没有异兽出没。秦悦闲而无事,遂分出了一缕心神,将水木两系灵力注入怀中幼女的血脉,助她情绪平复,心境宁和。

    孩子原本睡得很不安稳,直到这两种温和的灵气入体之后,才慢慢陷入了熟睡。眉眼弯弯,睡得很是香甜。

    秦悦加快了飞行的速度,没过几天,就抵达了幽境的出口。正欲离开,突然想起自己当初来此的目的

    席昭,还未找到。

    秦悦停在了半空,想起自己在无量海岸那儿看见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心情渐渐沉寂了下去。

    青漪,堂堂化神修士,都折在了这场妖兽祸乱之中,席昭区区结丹期,又何以避过这场浩劫?

    她刚刚一路行来,只见一片荒芜,没看见人修妖兽的半个踪影。整个幽境,仿若一个死寂的世界,除了她,再无鲜活的生命。

    席昭,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这时,怀里的孩子轻轻翻了个身,秦悦飘忽的思绪回归了现实,低头去看,只见孩子仍旧歪着脑袋熟睡着,好梦正酣。

    秦悦回头望了望静谧的幽境,毅然决然地飞远。

    后来这一段路就没有那么太平了。她若踏着画卷疾飞,定有飞禽追赶,即便她把那些妖兽甩得远远的,它们仍不放弃,一直没日没夜地追着秦悦,害她都不敢放慢速度。

    她若停下稍作歇息,便会有走兽围聚过来,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刚使出两道法术抵御,就见那些走兽呼朋唤友,又喊来一群同伴围攻她。最后秦悦只好飞起来避开,走兽不能飞行,就在地面上追了一路,秦悦再没有停下小憩了。

    怀里的孩子时睡时醒,睡着了还好,不吵不闹,乖巧得很。但只要一醒来,她就开始哭闹,扰得秦悦头疼。偏又怜惜这孩子年幼而孤,半点也不忍喝止。

    飞回灵宇宗的时候恰是傍晚,落霞漫天,星光微现。秦悦接连飞行了许久,一路同大大小小的妖兽斗智斗勇,偶尔还要应付哭闹的孩子,已然累极。此刻脑袋昏昏沉沉的,看见山门就往里面走,没走几步就被一道禁制拦下了。

    “来者何人?”守门的修士朝她走了过来,走近了才惊道,“墨宁道君?”

    秦悦抬眸看了那人一眼,眼底有着掩不住的疲惫之色。

    那人拜了一拜:“道君外出经年,有所不知。本宗已于三年前封山谢客,弟子一律不许外出。您方才撞上的禁制正是封山的法阵。”这人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禁制:“道君请进。这些年来,幽境妖兽为祸四方,几大宗门都深受其害。幸而奉衍掌门有先见之明,一早下令封山,阖宗弟子都免去了这场灾祸。”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