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却幽境三言讨翡翠 返宗门两语疑灵均3

正文 却幽境三言讨翡翠 返宗门两语疑灵均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考虑到孩子还在,又聪明懂事得很,秦悦并没有明说青漪已经陨落了。但灵均看她欲言又止的神色,便猜到了几分。隐隐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青漪她已……”

    秦悦点了点头,又问:“你说这么小的孩子,能喂辟谷丹吗?”

    “入道之后,自会辟谷,如今少吃一些辟谷丹也无妨。”灵均看了一眼玉雪可爱的幼女。方才还觉得她长得像秦悦,如今细看,竟和青漪的相貌重叠了起来。

    秦悦轻叹了一声:“这孩子没有灵根,往后怕是不能入道了。”

    不能入道,就意味着无缘仙途。秦悦心里不免为孩子惋惜。

    小孩子的感知最是灵敏,察觉到了秦悦的情绪变化,立马抬起了小脑袋,好奇而乖巧地向上望去,眨了眨漂亮的眼睛,唇瓣微抿,露出了两个精致的梨涡。

    秦悦情不自禁地一笑。

    抬首之时恰撞见灵均眼底的幽深,秦悦微微扬眉,顺口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灵均的目光停在了孩子身上,闻言立马收回了视线,像是做贼心虚。

    “我以为,你之所以愿意收留这个孤女,是因为她资质过人,令你起了爱才之心。没想到,她竟是身无灵根之人。”灵均恢复了坦然磊落的模样,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秦悦审度的目光扫了他两眼,随后漫不经心地接了一句:“师侄临终所托,实不忍拒绝。”

    就在那一瞬间,灵均的眼中闪过了一种难言的悔意。秦悦方才一直看着他,自是捕捉到了这一抹复杂的情绪,而后便见灵均转身:“师妹随我来,我带你去执事殿挑洞府。”

    秦悦跟了上去,看着灵均淡薄从容的背影,忽的想起一件旧事:当年青漪受罚,被奉衍遣往幽境,都是因为灵均从中作梗。

    当年门内的传送阵根本没有解开,可灵均偏说他已解了阵,还嫁祸青漪,指认她毁了自己辛苦演算出来的阵法。

    那个传送阵根本没有破解,秦悦一直是知晓的。当时她问灵均其中缘由,灵均却只是告诫她莫要多问。此事就这么过去了,如今想来,竟颇感怪异。

    秦悦还记得后来自己在幽境再遇灵均,灵均似乎对妖兽祸乱之事略有所知……

    难道,青漪之所以被罚去幽境,都是因为灵均早有预谋,故意为之?那灵均岂不是害死青漪的罪魁祸首!

    秦悦不敢再深想下去了,看着前面引路的灵均,竟有些不寒而栗。

    虽然她知晓传送阵内情,也曾在幽境遇见灵均,但她从未将这两件事和青漪之死联系起来,旁人更不必说。倘若灵均当真如她所想,那他心中该是何等城府?不着痕迹地害了旁人的性命,自己却没沾上半分干系!

    这时,怀里的孩子突然毫无征兆地大哭了起来。秦悦低头一看,竟是自己无意识地抱紧了她,把孩子痛着了。

    秦悦连忙松了松手,轻声细语地哄了孩子一会儿。

    孩子别扭地咬了咬唇:“我想自己走。”

    秦悦先前一直抱着她,是因为路上妖兽频出,而画卷飞行的速度又极快,她实在担心这孩子不慎摔下画卷,或是被妖兽叼走,抱在怀里总归稳妥些。

    现在回到了安宁祥和的宗门,确实不必一直抱着不撒手。

    秦悦把孩子放了下来,微微弯腰牵着她的小手,一起跟上前面的灵均。

    灵均今日似乎心神不宁,走了有一会儿了,都没发现秦悦落下自己好远。直到听见了孩童哭声才意识到这回事儿,有意放慢脚步,等了秦悦片刻:“是我思虑不周,没顾上师妹……和这孩童的步速。”

    秦悦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无妨。”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一方面,设局取人性命,自己却置身事外,心思深沉、杀伐果决自不必说。另一方面,又似谦谦君子,风度翩翩,世人面前也只有他光风霁月的好声名。

    各怀心事地行了一路,终于来到了执事殿。殿内的弟子匆匆迎了出来,垂首拜了拜:“两位道君有何吩咐?”

    “给墨宁师妹挑间洞府。”灵均淡淡道。

    那个弟子本没细看来者何人,只知是两个化神期的前辈。闻言下意识地抬首望去,才知面前两人一个是掌门一脉的灵均师祖,另一人是声名赫赫的墨宁道君。

    执事殿已经许久没有迎来这般人物了。那弟子立马换了一副笑脸:“两位师祖快快请进。还请稍待片刻,晚辈这就去取门中洞府的分布地图。”

    片刻未到,他便捧着几份玉笺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送到二人面前。灵均将刻画天枢峰的地图挑了出来,递给秦悦细看。

    秦悦判断了一下灵均洞府的位置,有心挑一个离那儿远远的住处此人捉摸不清,还是远离为妙。

    那孩子好奇,一直踮着脚去看那闪闪发光的玉笺。秦悦半蹲了下来,指着地图上连绵的山峦,颇有耐心地说道:“我们现在就在这座山峰上,你看,这儿是山门,这儿是我们刚刚走过的路,这儿就是这间殿宇……”

    她一边说着,一边注入灵气,很快整座山峰立体图出现在了孩子眼前。后者觉得惊奇,目不转睛地看了许久,最后伸出了一只小手,摸了摸山顶旁边的云朵。

    她仍记得秦悦说过,母亲就住在云上。

    正好山顶那儿有一间闲置的洞府,秦悦瞥了一眼:不仅人迹罕至,而且距离灵均的住处很远。

    “就这儿吧。”秦悦很是满意。

    执事殿的弟子应了一声,随后翻出了一枚玉尺:“这处洞府门口有一个颇为复杂的禁制,道君用这枚玉尺就能解开了。”

    秦悦点了点头,随口问道:“这么说来,那间洞府先前有人住过?”

    “正是。先前住进去的也是一位化神期前辈,后来外出云游四海,再没有回过宗门。再后来本命玉牌就碎了,也不知折在了什么地方。”那个弟子细细道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