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翡翠夺桃微露恼意,秦悦择府略含忧心

正文 翡翠夺桃微露恼意,秦悦择府略含忧心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九十二章

    灵均闻言,很是不赞同地摇了摇头:“不妥,那里曾住过意外折殒的人,师妹怎能再搬进去?平白沾染了晦气。”

    那个弟子忐忑起来:“墨宁道君以为何如?道君若觉得这处洞府不吉利,不妨重新挑一个。”

    其实秦悦并不介意这些。原主人身陨道销,洞府已闲置了多年,她现在搬进去暂住也无妨。

    灵均见她自己都不反对,就没多说什么,只是关照了一句:“师妹安置好了记得去拜见一下掌门师叔。师叔若问起青漪,你据实以答便是。”

    秦悦点了点头,把玉尺收好,走出了执事殿。

    殿内的弟子跟着走了出来,远远拜了一拜:“二位师祖走好。”

    秦悦牵起孩子的小手,后者怯生生地摇了摇她的手臂。

    秦悦心底一柔,微微俯身问她:“怎么了?”

    孩子嗫嚅道:“饿……”

    从幽境飞回灵宇宗,路上费了不少时日,秦悦身无辟谷丹,只给孩子喂过以前摘来的山果而已,也难怪孩子现在忍不住喊饿。

    思及此,秦悦回,朝执事殿的方向望了一眼。

    正巧那个弟子还没走,见她望过来,连忙快步走来:“道君还有何吩咐?”

    “给我拿一些辟谷丹。”秦悦道。

    那弟子刚想回执事殿拿丹药,又被秦悦唤住了:“慢着。”

    弟子转身,不明所以。

    秦悦思量了一下,又道:“再给我拿一些炼制辟谷丹的灵材。”

    丹药这种东西,还是自己亲手炼制出来的更为放心。品阶更高不说,所用灵草也会细细挑拣。给孩子吃的东西,半点马虎不得。

    那个弟子领命去了,片刻不到,就拿着一个乾坤袋出来了:“门中暂时只有这么多,前辈先将就着用吧。若再有炼制辟谷丹的灵草送到执事殿来,弟子必定先送去道君洞府。”

    话是这么说,但现在合宗封山,去外面采买大量灵草是不可能的了。执事殿现在只能购置门中弟子自己栽种的灵植,数量自然没有往日那么多。

    秦悦接过乾坤袋,拿出一枚辟谷丹喂给孩子,心底暗暗叹了一声。

    其实按她的想法,是想把这孩子带到俗世教养的。后者身无灵根,留在修真界越久,就越显得格格不入。这便罢了,偏偏此间只有裨益修为的灵草,而无凡人所须的五谷杂粮。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哪能把辟谷丹当饭吃呢?

    秦悦收起了乾坤袋,顺手拿出了一颗桃子。翡翠的眼睛亮了亮,毛茸茸的肉爪伸了过来,秦悦避过它的兽爪,直接将桃子送到了孩子面前,亲自看着后者吃完,最后拿出了一张帕子,拭了拭孩子的嘴角。

    遭逢冷落的翡翠显然不高兴了,无聊地甩了甩尾巴,看着秦悦身畔的孩子,一言不。

    灵均闲着无事,有意挑拨离间:“你看,你家主人不喜欢你了,你以后改做我的灵兽如何?”

    翡翠抬起脑袋望了望灵均,眼底的轻蔑慢慢浮了上来:“你做梦!”

    而后碧绿色的眼眸漫不经心地扫视了灵均几移开了目光。

    于是灵均意识到自己被一只灵兽鄙视了。不过沉雪兽一族素来高傲,他也不怎么羞恼。

    转头一看,便见秦悦调出了水木两系的灵力,搭在孩子的手腕上,显然正在替她疏导经脉。

    灵均讶异得很:“你竟是这么带孩子的?”

    秦悦虚心求教道:“有何不妥?”

    灵均摇了摇头:“也没什么大碍。她虽不能入道,但自幼便得你这般看顾,甚至用上了灵力,想来日后定然身体康健。”

    “喜乐安康,便是我对她的祝愿了。”秦悦望着灵均,眼底染上意味不明的神色,“想来青漪的愿景也是如此。”

    灵均没有接她的话。指了指天枢峰顶:“师妹去收拾洞府吧。”

    秦悦牵着孩子走了,原本跟在她身后的翡翠轻轻一跃,跳进了她的怀里。

    灵均没有一道跟上去。他微微蹙起了眉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洞府坐落在山顶,路途遥远,但那孩子执意自己走,秦悦也由着她。孩子步子很小,走了大半日,才堪堪走到半山腰。此时已近傍晚,天色渐渐昏暗下来。孩子终于觉得累了,不高兴再走下去了,侧过身子,双臂前伸,像是要秦悦抱着她走。

    秦悦立马放下翡翠,把孩子抱了起来。

    翡翠掩去了眼底的失落,十分大度地抖了抖通身雪白的皮毛。

    一个半大的孩子,实在不必计较。翡翠朝秦悦怀里看了一眼,正巧对上孩童清澈的眼眸,略微愣了愣,最终还是别开眼睛,垂着脑袋,慢吞吞地踱步跟了上去。

    秦悦身轻如燕,轻轻跳跃了几下就来到了洞府门前。先取出玉尺打开了洞府的禁制,接着又耐心地设了一个暗藏机关的阵法,而后才觉得稳妥了,欣欣然地踏步入内。

    经年无人入住,里面的摆设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秦悦使出了几个水系法术,将洞府里里外外清洗了一遍,整个屋子顿时焕然一新。

    夜幕降临,孩子渐渐觉得困倦了,趴在秦悦肩上睡着了。

    秦悦挑了个小榻,小心翼翼地将孩子移了上去。

    孩子无意识地舔了舔唇,换了个姿势,渐渐睡熟了。

    秦悦忍不住微笑。

    她现在也终于有一种安稳下来的感觉。虽说山门之外处处皆是妖兽祸乱,但这里却是一派安宁祥和。

    此刻天色已晚,再去拜见奉衍已然不妥。秦悦打算先睡一会儿,等明日一早再去奉衍洞府求见。

    可她躺在竹榻上闭眸良久,却是辗转难眠。

    生死不明的席昭,无休止的妖兽之乱……她想了又想,终于翻身坐了起来,给承影写了一张传讯符,说她日前离开了幽境,尚未找到席昭的身影。不过也没听闻席昭的伤重或是陨落的消息,让承影不必太过担心。最后不忘叮嘱一句:“眼下妖兽横行,险象环生,断不可为觅师姊,任性离开宗门。”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