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黯奉衍悲喜几变换 躁尚衡生死数猜度1

正文 黯奉衍悲喜几变换 躁尚衡生死数猜度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九十三章

    传讯符寄出之后,秦悦才想起自己曾拜托灵均探查白玉手钏的来处,也不知现在有消息了没有。

    一夜未眠。次日拂晓,秦悦打算去奉衍洞府拜见,彼时孩子仍在沉沉地睡着,睡颜恬静。秦悦不忍叫醒她,又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待在洞府,遂唤来了翡翠:“我去拜见掌门,你可否先替我照看这个孩子片刻?”

    翡翠懒洋洋地摇了摇尾巴:“你既然开了口,我哪有不应允的道理?”

    秦悦遂安心地出门了。

    奉衍洞府门前守着几个小修士,聚在一起窃窃私语:“我看掌门像是活不久了。”

    “何以见得?”

    “掌门本就寿元将尽,又作茧自缚封了山门,自不可外出寻觅机缘。眼下怕是已然油尽灯枯。”

    秦悦走近时,就将这几句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当下神色一冷:“掌门寿数多寡,何时轮到了尔等妄加置喙?”

    几人骤然闻声,纷纷骇了一跳,见来人是秦悦,忙不迭上前见礼。也有胆大的修士哀哀求道:“弟子知错了,还请道君莫要将此事告知掌门。”

    秦悦轻轻点了点头。奉衍年岁已长确实不假,寿元将尽也非虚言,但她实在没有必要把这些琐事说给人家添堵。

    那几人见她应了下来,又连番拜了几拜,客客气气地迎她进去:“墨宁道君今日是来拜访掌门的?道君请在此稍待片刻,弟子这就去通报。”

    府内的奉衍正负手而立,眼眸中闪着悠远而惆怅的神色。

    此时的他,确如众人揣测的那般,已然油尽灯枯了。

    他近日常常回自己的一生,也曾年少轻狂,横行无忌也曾位高权重,尊为掌门。整整一千六百年的寿数,几乎没有遗憾。

    唯一的不甘,大抵就是误食丹毒,延误了修行,终生困于元婴后期。

    奉衍意味不明地叹了一声。他总以为自己能对此事释怀,但终究还是不免觉得可惜。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道声音:“掌门,墨宁道君来访。”

    奉衍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那人又说了一遍:“墨宁道君来访,现在正在外面候着呢。”

    奉衍这回倒是听清了。墨宁……那个坠入无量深海的墨宁?她还活着?

    “让她进来罢。”

    秦悦进门之后,先垂行了个礼,然后才道:“晚辈打算在此住一段时日,特来向掌门禀明。”

    站起身来,才现奉衍苍老了许多。一双眼睛比以往浑浊了不少,整个人的身影也显得愈的苍凉。

    “听墨寒说,你跌进了无量海?”奉衍确认了这是活生生的秦悦,终于出言问道。

    “不错。”秦悦点头承认了,没等奉衍问询,就将海底的情形细细道来,“深海之内有一个漩涡,能将周遭一切事物卷进去,入漩涡者,多半凶多吉少。除此之外,海底还有一个禁制,似乎可以延缓神智,甚至抹去记忆。”

    秦悦本人就深受其害。她待在无量海底的那段日子里,不仅神思不及往日灵敏,还把许多紧要的事都忘记了,其中便包括寻找席昭这件大事。时至如今,仍有诸多往事未曾记起,可见后患无穷。

    “那你又是如何得脱的?”奉衍倒惊奇起来。

    “得一位仙渡期大妖相助,否则我怕是会终生困于海底。”秦悦答道。

    难怪……奉衍了然。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不慎坠入无量海的修士从此销声匿迹,他本以为墨宁也会折在海底,没想到她还能好端端地回来。

    当初墨寒笃定她还活着,确实没有猜错。

    奉衍看着面前的女修,隐约察觉到了她周身愈纯厚的灵气,不由问了一句:“你进阶了?”

    按理说,奉衍不过元婴后期,不可能看清秦悦的修为,但他竟能对后者的境界变化有所察觉,可见其眼光毒辣了。

    秦悦坦然地点了点头:“然也。上天垂爱,令我悟了一段道心,恰巧裨益了修为。”

    不知为何,奉衍的目光慢慢热切起来,心里也涌上了一种期待。坠入无量海,等同于迈入必死之境,可她墨宁不但安然无恙,还有缘进阶……这是不是说明,身中丹毒、同样迈入绝境的他,也有一线生机?

    奉衍微微露出了笑意,忽而想起一事:“对了,你此去幽境,可曾见过青漪?”

    秦悦微怔。灵均昨日对她说,若奉衍问及此事,她照实以答便可。她只当灵均是随口一提罢了,没想到奉衍真会问起这个。

    “她……”秦悦斟酌着语气,慢吞吞地开口,“她已经陨落了。”

    “什么!陨落了?”奉衍的音量陡然拔高。

    他料想幽境之大,此二人未必能碰面,适才仅仅是随口问了一句,没想到秦悦会给他这样一个答案。

    秦悦想起一向傲然的青漪忍痛将孩子托付给她的情景,眼底不自觉地涌上伤悲:“她为幽境妖兽所伤,灵力每况愈下,我本欲带她一并回宗门,但后来又有一只大妖来袭,青漪她为了护住幼女,就……”

    她虽没有说完,奉衍却已明白过来:“我知道了。想来也是她……命里有此一劫。”

    但归根结底,青漪罹祸还是拜他所赐。若非他当日将青漪罚去幽境,又怎会酿成今日的恶果?

    幽境妖兽祸乱,他的封山之举护住了阖宗弟子,却没能庇护自己最喜爱的徒孙。

    如今想来,如墨宁这般逢险境而安然得脱的,终究是少数,大多数人,都会同青漪一样,悄无声息地陨落,没什么绝处逢生的契机。

    他,也会如此罢?丹毒不可解,兼又寿元将尽,所谓仙途,终究浩渺而不可寻。

    就在那一瞬间,秦悦觉得奉衍忽然变得颓然了许多,整个人的气息都苍凉无匹。许久之后,才听他缓声道了一句:“你先回去罢。”

    语中尽是悲怆。

    秦悦依言退下了,心有戚戚焉地走回了自家洞府。

    一进门,就听见孩子抽泣的声音,连忙进屋一看,只见孩子泪水流得满脸都是,眼睛肿肿的,哭得气都喘不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秦悦只好问着一旁的翡翠。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