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黯奉衍悲喜几变换 躁尚衡生死数猜度2

正文 黯奉衍悲喜几变换 躁尚衡生死数猜度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翡翠轻飘飘地瞥了她一眼,随后慢吞吞地踱着步子走开了:“我不知道。”

    秦悦一愣。她怎么觉得翡翠像是不太高兴?

    其实翡翠心里憋屈得很。它虽不喜这个横空出世的孩子,但也不会故意招惹她。一来,它是活了上千年的妖修,实在不必同一个刚刚出世不久的人族孩童计较什么。二来,它亦知晓墨宁对这个幼女很是看重,自不会存心伤害她。

    可孩子醒来之后,见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秦悦又不见了踪影,很快就变成了一副泫然欲涕的形容。翡翠本想安慰她,但孩子一看它走近,便想起了先前在幽境遇见的那只大妖,立马吓出了眼泪。

    翡翠着实冤枉,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孩子哭红了眼眶。

    此刻秦悦望着眼泪汪汪的孩子,也不知应该如何哄她。思量了片刻,便自袖中拿出了一盆花,放到了孩子面前。

    这盆花五颜六色,闪闪光,正是昔年启涵赠与的不落花。

    小孩子对色彩斑斓的东西都是好奇的,渐渐止住了哭声,伸手去摘那些盛放的花朵。

    秦悦连忙把花挪远了一点。不落花负有灵智,日后还有可能化形,摘了一朵就损了灵力,失了化形成人的机会。

    孩子嘴一扁,又要哭出来了。

    秦悦一阵头疼,真不知拿她怎么办才好。

    恰在此时,门外的禁制微微一震。秦悦心生疑惑,出去看了一眼。只见灵均举着几件道器,正在拆解自己洞府门口的禁制。

    秦悦本能地喊了一声:“你干什么!”

    灵均见她出来了,兴致缺缺地收回了手:“我看师妹府前的禁制很是高阶,手痒一试拆解。”

    “你还有理了!”秦悦翻了个白眼,“奉衍掌门府前也是个高阶的禁制,怎么不见你去演算?”

    灵均面露遗憾:“那不是因为……奉衍师叔府前有不少小童看守嘛。”

    这话也只是说来一笑罢了,灵均对奉衍洞府门口的禁制可没有多大的兴趣。他今日的本意是来寻秦悦,见她在门口设了个阵法,一时兴起就演算了一番,自是存了一争高下的心思。

    当时他心想:“墨宁困于无量海三年有余,设阵的本领兴许退却了不少。我若能破开这个禁制,也可扬眉吐气一回。”

    可他投入心神算了许久,连寻觅阵眼的道器都用上了,也没算出几步,还被主人抓了个现行。

    所幸方才演算出来的几步已让他明白了一事: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阵法,其中还融进了机关术。

    通阵法,晓机关,识炼丹,知音攻。灵均掩下心中的嫉妒这位年纪轻轻登临化神的师妹,还有什么不会的?

    “你来寻我何事?”秦悦想起屋里还有一个哭哭啼啼的孩子等着自己去哄,面对灵均变得不耐烦起来。更何况这厮方才还意图拆了自己设下的禁制,实在不值得她好言相待。

    灵均挑眉:“怎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

    秦悦皮笑肉不笑地抽了抽嘴角,转身就走。灵均连忙拉住她:“有事,有要事。”

    “说吧。”秦悦回,很是平静地道了一句。

    灵均走到她面前:“你还记得你当初托我探查的那只白玉手钏吗?”

    秦悦当即变了脸色,眼神变得迫切起来:“如何?”

    “那个兜售手钏的人已被我找到,是个男修,如今正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关着。”灵均答道。

    秦悦的第一反应便是亲自去问问席昭的下落,恍然想起灵宇宗的封山令,只好作罢。

    “那男修可曾交代什么?”

    灵均斟酌道:“我若说了,你可要冷静些,千万别冲动。”

    秦悦一听这话就觉得大事不妙,暗自压下了心中的不安:“你直说便是。”

    灵均缓缓道来:“那男修曾说,你那位友人已为幽境妖兽所伤。”

    秦悦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两步,不敢置信地摇了摇头:“不会的,不会的。”

    青漪灵力渐消的情景涌现在了她的脑海。秦悦实在不愿想象,稳重而温和的席昭也会走向那个结局。她昨夜还劝慰承影莫要忧心,今日就听闻了这样一个噩耗……

    灵均看着失魂落魄的秦悦,无奈地摇了摇头:“早知你会如此伤怀,我便不将此事告知于你了。”

    秦悦渐渐回过神来,抬眸看着灵均:“多谢你。”

    她只给了一个白玉手钏的线索,灵均能顺着它追查下去,定耗费了不少精力,确实值得她道谢。虽说……最后得知的是这样一个结果。

    “那个男修你想如何处置?他蓄意夺了你那友人的手钏,杀之也不为过。”灵均摸了摸下巴,“你若想饶他一命也无妨,一切按你的心意便是。”

    这位师妹心地纯良,想来选后者的可能更大一些。

    秦悦却久久没有回答。

    灵均见状,不禁暗暗揣测:“师妹心中肯定恨透了那人,只想杀之而后快。可又担心此举悖于道心,故而这般踌躇。”

    “我要见见他。”许久之后,秦悦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灵均一时半会儿竟没有反应过来:“你要见谁?”

    “我要见那个男修。”秦悦语气坚决,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他现在人在哪儿?”

    外面正当妖兽横行,祸乱不休。灵均有意劝阻秦悦:“眼下阖宗封山,你公然违令离开山门……不太好吧?”

    秦悦轻轻扬了扬嘴角,成竹在胸:“我自会禀明奉衍掌门。”

    灵均闻言,倒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时,里屋有个孩子蹒跚着脚步走了过来,灵均心念一转:“你打算孤身前去?”

    秦悦挑眉轻笑:“莫非你想同我一起?”

    灵均当然不愿让自己身涉险境。尴尬地咳了一声:“你走了以后,这个孩子岂不是无人教养?”

    孩子适时地走向秦悦,小手拉了拉她的衣袖,又拽了拽她的裙角,最后伸出莲藕一般的手臂,示意秦悦抱她起来。

    秦悦对上孩童清澈见底的眸子,心底微微一叹。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