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黯奉衍悲喜几变换 躁尚衡生死数猜度3

正文 黯奉衍悲喜几变换 躁尚衡生死数猜度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她如今算是明白为何北川宗门禁止修士互结道侣了。81若不慎添了个孩子,便是外出历练的一大拖累。

    席昭的下落她定是要去亲自前去一问的,不论是生是死,都要给承影一个交代。可若是带上这个孩子,便会连累飞行的度,甚至平添险境。可若不将她带走,独留她一人在灵宇宗,她更是不放心。

    秦悦在两难境地中斟酌了许久,终于下了决心:“届时我带这个孩子一并走,还请告知那男修如今所在。”

    她这般决定有两个缘由。一则,她自幽境回到灵宇宗,一路不知遇上了多少幽境出来的妖兽,还不是照样平安避过?想来此番离开山门,纵有险境,也不会不堪敌之。二则,她这次离山后,就不再回来了。待席昭的生死有了定论,她便离开纷纷扰扰的修真界,带着这个孩子去俗世生活。

    灵均倒没想到她会这般决定,沉吟一瞬,便将当初关着那个男修的地方细细告知,还道:“那间店铺是我早年开设的,你到那儿以后,只消和店内的小童说一声,他自会领你进去。”

    秦悦点了点头,抱着孩子去找奉衍了。

    灵均还停在秦悦洞府门前,看着门口精致的禁制,悠悠长叹了一声,却也没有再动手拆解。驻足良久,微风吹拂着他玄色的外袍,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宇间露出了不解和思索。

    另一边的秦悦已经拜到了奉衍洞府门前。她将孩子放了下来,细细嘱咐道:“我进去一会儿,你在这儿等我,不可乱跑。”

    孩子懂事地点了点头。

    秦悦又唤来一个守门的小童帮忙照看。孩子不吵不闹,惹得那小童由衷赞了一句:“道君这个女儿好生乖巧。”

    秦悦笑着解释:“这是你们青漪师祖的女儿,我只是代为教养而已。”

    小童尴尬地笑了笑,改口恭维道:“想来也是墨宁道君教导有方。”

    这时洞府内走来了传话的人:“道君,掌门唤你进去。”

    秦悦依言入内,望着高座上的奉衍,颇为沉稳地行了个礼。

    一日来访两次,奉衍自然当她有万分紧要的事,此刻见她这般从容地行礼,反倒放心了不少:“你有何事?”

    秦悦直起身,有条不紊地说道:“晚辈想暂时离开宗门,还请掌门应允。”

    奉衍的白仿佛就在今日生出了许多,看上去苍老了不少,闻言不喜不怒:“你要离山?”

    “正是。”秦悦坦然道,抬起头来正视着奉衍略微浑浊的眸光,“晚辈承蒙天地眷顾,得入化神之境。今幽境祸事连连,妖兽频频为乱,晚辈愿意济世救民,不负化神中期的修为。”

    这个理由再正当不过了,想来奉衍定不会拒绝。更何况,这也是她的真心话,当初在无量海底,她便有了这个念头。

    奉衍微微一怔,随后站起身,来回踱了几步,心里斟酌着此事的利弊:“墨宁此去,若果真力挽狂澜,救诸修士于水火,定会使灵宇宗声名更盛若不慎遇险那灵宇宗便少了一个惊才绝艳的后辈。”

    秦悦见奉衍迟迟不答应,不由暗暗焦急起来。

    奉衍又转念一想:“门内资质卓越的晚辈那么多,日后肯定还会有墨宁这样的天纵之才。可如她这般愿意舍生取义的弟子可不多啊此事若好好利用,说不定能让灵宇宗更上一层楼。”

    许久之后,秦悦终于听奉衍道了一句:“便依你所言。”

    秦悦松了一口气,俯身行礼:“多谢掌门成全。”

    随后秦悦便走出洞府,抱着孩子下山了。堪堪走到山门的时候,忽然想起翡翠还在洞府,连忙折回去,一路走上山顶,回到暂住的洞府。

    翡翠正坐在屋顶上晒太阳。

    秦悦轻轻一跃,跳上了屋脊:“我打算离开一段时间,你可要与我同行?”

    翡翠抬起碧绿色的眸子。逆着光看不清秦悦的面容,但翡翠却觉得她此刻眉眼温柔,笑容和煦,和往日一般无二。

    “好。”翡翠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会让我留在这儿。”

    “是去是留,全凭你的心意,同我的想法有什么干系?”秦悦觉得好笑,“我倒觉得待在这里更好。此间静谧安稳,可助你安心修炼。”

    “不。”翡翠摇了摇脑袋:“我还是同你一起吧。”

    妖兽大多孤僻,沉雪兽族更是清高孤傲。可它却和秦悦在一起相处了那么多年。灵智早已开启,亦渐渐通了人言,身为兽族,如今竟慢慢领悟了“陪伴”二字的哲意。

    秦悦日夜兼程,终于在十天之后抵达了灵均说的那家店铺。

    现今妖兽为祸,人修大多安居洞府,无人外出购置灵宝。因而店内冷清得很,仅有一个打着瞌睡的小童。

    秦悦抬步入内,没有刻意掩藏自己的气息。小童有所察觉,很快就惊醒了,呆愣一瞬,很快反应过来:“前辈想买什么灵宝?”

    “灵均三年以前在这儿关了一个男修,那人现在何处?”秦悦直截了当地问道。

    小童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敢问前辈名讳?”

    “墨宁。”

    小童立马引她到一扇门前。昨日他接到灵均的传讯,上面只写了寥寥六字:“引墨宁,会尚衡”。

    里面关着的那个男修正是姓尚名衡。

    小童当时还不知此话何意,现在见了秦悦才算明白了。

    那扇门前有个阵法,小童指了指门内:“那人就在里面,前辈稍等,我去拿解阵的钥匙。”

    “不必了。”秦悦盯着阵法看了几眼,然后把怀里的孩子放了下来,抬起双手,搭出了几个法印。阵法光芒一闪,渐渐熄灭了。

    秦悦抱起孩子,轻轻推门,信步走了进去。

    一旁的小童看得目瞪口呆。原来这便是昔年斗阵大会的魁,名扬南域的墨宁道君,果真不是浪得虚名。

    里面的男修恰是元婴初期,此刻正在焦躁地走来走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