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逢启涵因窥奉衍策 别淑慎始御幽境妖2

正文 逢启涵因窥奉衍策 别淑慎始御幽境妖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看着孩子眼底浮现出来的陌生,秦悦的心里涌上一瞬间的犹疑真不知自己以后会不会后悔这个决定。

    法术施展得极快,就在秦悦迟疑的须臾,许多事已经悄然无息地改变了。

    这时启涵问道:“前辈,不知令嫒名为”

    秦悦没解释“令嫒”这个称谓,只是下意识地答道:“淑慎。”

    启涵点了点头,片刻之后收手:“成了。”

    秦悦悄悄飞到张府后门,把孩子放了下来。孩子举目四望,只见自己伶仃一人,略微呆滞了片刻,便嚎啕大哭起来。

    秦悦心头不忍,正想反悔,将那孩子抱回来,便见那张府后门里匆匆忙忙地走出来一个家仆,循着哭声一路跑到了孩子面前,好言好语地劝着:“小小姐,你怎么又偷偷跑出来了?快快跟我回府罢。”

    秦悦目不转睛地看着,只见那孩子仰首看了家仆好几眼,渐渐止住了哭声,歪着脑袋思忖了一会儿,竟随着他一道进了张府的后门。

    翡翠趴在画卷上,碧绿的眸子眨呀眨,看着那个小小身影消失在了门后。

    秦悦掩下心中莫名的憾意,自言自语道:“隐术竟能使一个人的记忆产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真玄妙至极。”

    启涵应道:“此等凡人身无修为,施展隐术自然要容易一些,若换做修为高深的修士,更变其记忆就不大可能了,至多令其失去一些记忆,忘却一些往事罢了。”

    “忘却往事?”秦悦忽然想起当初自己在无量海底的时候,就失了不少记忆,忘了许多往事,正如启涵所言。

    启涵御着飞剑转身,向修真界飞去,闻言反问:“前辈觉得有何不妥?”

    “你觉得我可有被人施过隐术?”

    “这我可看不出来。”启涵照实以答,见秦悦眉头微蹙,不由笑道,“前辈不必忧心。历来隐术只能由修为高者对修为低者施展,前辈修为这般高深,试问这世上能有几人对前辈使出隐术?”

    秦悦细细一想,觉得颇有道理。遂把心头的疑虑按下,跟着前面引路的启涵,飞快地离开了烟火俗世。

    秦悦本没有投身幽境之祸的打算,自然也不曾提前做好完全的准备。旁的暂且不论,单说趁手的道器,她手边就唯有本命法宝一样。木莲降品,至今未曾修补掠影琴也断了一根琴弦,只能勉强一用先前拿出来权作音攻的横笛,现今还在灵均那儿,一直忘了讨回。

    总之,她除了一幅与修为相匹的画卷,别无长物。

    好在近来的妖兽远没有昔日那么多。想当初她是一路被妖兽追赶着飞回灵宇宗的,可现在同启涵一道飞行了良久,都没见半只妖兽上前寻衅。

    秦悦乐见其成:“妖兽就此销声匿迹,幽境之祸岂不是不攻自破?”

    “那倒未必。”启涵始终保持着一个修仙之人应有的警惕,“我总觉得,此事背后另有玄机。”

    话音刚落,两人忽闻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虽然细微,但听起来很是可怖,令人毛骨悚然。秦悦判断着声音的来向,转身一看,只见一群黑鹰一般的妖兽扇着翅膀飞了过来,铺天盖地,遮云蔽日。

    秦悦下意识地加快画卷的速度,还不忘拉着启涵一道迅速地飞远。后者倒没有她这番避祸的心思,反倒跃跃欲试:“前辈,我们此行不正是为了斩妖除魔?眼下妖兽迎面而来,我们避开它们作甚?”

    秦悦远远地望了一眼那群黑压压的鸟兽,头皮一阵发麻。看着摩拳擦掌的启涵,暂时没有他这种为民除害的凌云壮志。

    “启涵,我觉得保命要紧。那群妖兽的品阶虽不高,但胜在数量繁多,虽然你我有修为高深之利,但也难免寡不敌众。命都没有了,还斩什么妖,除什么魔?”

    这段话秦悦说得飞快,饶是如此,那群妖兽还是在说话间飞到了眼前。

    启涵定睛一看,双眸一亮:“前辈,是玄鹰!皮毛肉骨均可炼器!”

    秦悦见他坚持,而那群玄鹰又近在眼前,只好无奈地抬手运灵,须臾之间,甩出几道灵刃。

    她一个化神修士在此,总不能让启涵这个元婴期的晚辈出手灭敌吧?

    如今她进阶中期,灵刃的威力跟着上升了一个台阶。几道飞快的白光闪过,玄鹰便折了不少。黑色的羽毛飘飘荡荡地散在空中,血光飞剑,沾染在前赴后继的玄鹰身上。

    后面跟上来的玄鹰见同伴殒了,不但没有俱意,反而越战越勇,奔赴而来。秦悦灵力充沛,尚且游刃有余,应对自如。启涵见状,便没有跟着出招,只是专心致志地看着秦悦的一举一动,眼睛一眨不眨,心里暗暗叫好:“灵刃真不愧为化神修士专属的招式,果真威力非凡!”

    不过这些玄鹰也确如秦悦所料,数量奇多,一群接着一群,毫不畏死,亦没有休止的意思。秦悦一身灵力倒是富足,只是心神疲惫得很,当真不想同这群兽族再缠斗下去了。

    启涵总算有了些懊悔:“前辈,我方才不该不听你的劝告这般打下去,真不知要打到何时。”

    秦悦抽了抽嘴角,继续面无表情地甩出了灵刃。

    “前辈,我们现在飞走,还来得及吗?”启涵看着后面一波接着一波跟上来的玄鹰,小心翼翼地提出建议,“我看前辈飞行的速度快得很,想来甩掉这群玄鹰并非难事。”

    秦悦闻言,冷静地扔出最后一道灵刃,拉着启涵踏上画卷,立马运起灵力飞远。

    玄鹰渐渐与他们隔开了一段距离,秦悦手腕一翻,变戏法似的拿出了几只殒身灵刃的玄鹰:“特意给你留的,省得你再惦记它们的炼器之用。”

    启涵难得羞惭,低着头将玄鹰接过:“多谢前辈教诲。”

    秦悦怔了怔。她没觉得自己教诲了什么啊!

    启涵又中规中矩地来了一句:“前辈年长于我,修为亦为高深,想来斗法经验也很丰富。往后启涵定不擅作主张,还请前辈多多指点。”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