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斗凶兽启涵难避祸 逢瑞妖秦悦试解谜1

正文 斗凶兽启涵难避祸 逢瑞妖秦悦试解谜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启涵看着这一连串设阵的手笔,又是一阵敬服。81遥想几百年前,他也曾向秦悦讨教过阵法之道,时至如今,他的阵法造诣亦不逊色,可叹仍旧比不上面前这位前辈。

    阵法摆出后,那几只八品的玄鹰就再也飞不朝前,显然被那个困阵耽搁了。

    秦悦料想它们短时间内不得脱困,轻轻抿了抿唇,对启涵点头:“我们走。”

    启涵自是信任秦悦,闻言顿时放下了警惕,笑嘻嘻地问道:“方才见前辈若有所思,不知在想什么?”

    秦悦控制着画卷的飞行,笑道:“我适才在想这群妖兽的幕后之人。”

    “前辈可有了头绪?”启涵心里也清楚。幽境之祸来得突然,给南域带来了一场长达数年的腥风血雨,想来并非天灾,而是。

    变故就在这一瞬间生。

    身后那群黑压压的玄鹰中蓦地飞出了好几只九品大妖,动静不大,但启涵神识散得很广,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

    这几只大妖并非玄鹰一族,而是一种形如鹏鸟的猛兽,羽翼漆黑,兽爪灰褐,凶神恶煞,一看便知绝非善类。

    望着这群看不出品阶的妖兽正迅地朝他们二人飞了过来,启涵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秦悦正在专心看着前路,忽觉启涵有异,连忙问道:“怎么了?”

    却没有等到启涵的回答。

    秦悦蹙眉,回忘了一眼,只见启涵腾空一跃,跳离了秦悦操纵的画卷,瞬息之间唤出一柄长剑,御剑飞行。

    几只九品鹏鸟飞得极快,此刻已然近在眼前。

    启涵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竟同那几只鹏鸟厮杀起来。

    秦悦大惊失色,当下运灵凝结了几道灵刃,袖摆一挥,灵刃便朝那鹏鸟甩了过去。

    但这些九品的凶兽终究与方才低阶的玄鹰不同,区区几道灵刃并不足以令它们毙命。

    秦悦尚且不敌,更别提启涵了。后者匆匆忙忙地使出了几个法术,愈激怒了鹏鸟,双方缠斗起来。启涵同这些鹏鸟有修为之别、境界之差,纵使他灵力精纯,法宝层出不穷,但数息之间,仍旧让鹏鸟占了上风。

    启涵见方才几道灵刃伤不了它们,心中便有了计较。一边奋勇对敌,一边驾驭着脚底的长剑飞远。

    那几只鹏鸟果真跟着他飞走了,须臾之间,同秦悦隔开了一段距离。

    秦悦虽不知启涵此举用意,但还是立马跟了上去。

    恰在此时,耳畔响起了启涵的传音:“前辈,此等妖兽修为高深,非你我堪敌。不如启涵在此周旋,前辈去找些帮手来?”

    秦悦心念急转,当下便明白了启涵的用意,沉着面色追了过去:“你不过元婴中期,何以同这几只凶悍的九品恶兽对敌?这儿交给我,你去找帮手不,你回虔正宗去!”

    一边大义凛然地说着,一边朝那几只鹏鸟扔了个阵法。

    启涵哪里是想让她去找帮手?分明是想借他暂时牵制这群鹏鸟的时机,让她趁机逃脱罢了。

    启涵自是一片好心,但她着实不愿领这个人情。她深知幽境妖兽意味着什么,她不愿自己日后安稳的日子,是启涵以性命为代价才换来的。

    但她扔出的那个阵法,也仅仅镇住了鹏鸟一瞬间的工夫。

    这群妖兽,比方才那五只乾鹤难缠多了。

    鹏鸟并没有转过来攻击她,而是对准了面前的启涵,狠狠向前一扑。

    秦悦睁大躲开!”

    慌忙中甩出了一道灵刃。

    启涵闪身一避,鹏鸟灰褐色的兽爪本来径直掏向了他的心窝,他这么一避,虽避开了险要,却被那鹏鸟一爪按住了他的胳膊。

    尖锐的指甲嵌进臂上的软肉,启涵一只手臂很快便鲜血淋漓,白骨可见。

    其实以他的修为,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

    秦悦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心中暗道不好。青漪那副灵力微弱的模样又浮现在了她的脑海。

    为幽境妖兽所伤,灵力便会渐渐消失殆尽

    启涵显然也知晓此事,惨然一笑。鹏鸟趁机把他拽了过来,似乎想立马置之于死地,正巧这时,秦悦方才甩出的灵刃飞到鹏鸟后面,给了它重重一击。

    鹏鸟动作一缓,启涵因此逃过了一个死劫。他仿佛燃起了斗志,拼了命的运起灵力,灌入一件又一件道器,同那几只鹏鸟斗得不可开交仿佛此时不把灵力用尽,以后便再也没有机会了一般。

    “前辈快走!”纷乱的打斗声中,秦悦犹能听见启涵高声的呼喊。

    秦悦心知,此刻一走了之才是最好的选择。启涵已为妖兽所伤,横竖都是一死,此刻亡于鹏鸟兽爪,和几月之后因灵力亏空而陨落,又有什么区别?想来启涵也是想通了这些,才会催促她离开。

    但秦悦的脚步一直没有动弹。她想,自己不能就这么走了,至少至少也要将启涵送回虔正宗,给东笙一个交代。

    再者,启涵是因为听闻了她的消息,才决定离开宗门,直面幽境之祸。如今身陷险境,自然同她脱不开因果。她断不能一走了之。

    启涵见秦悦不但没有飞远,还有招有式地结出了法印,不由微微一愣。但眼下的情形容不得他怔愣,他来不及过问缘由,便重又投身于斗法当中。

    他将那几只鹏鸟彻底激怒了,鹏鸟只顾着灭杀他,倒没把注意力转移到秦悦身上。

    秦悦不断掐着法诀,手指灵活,热烈的火光从指尖溢出来,很快形成了一道火龙,上下舞动着朝鹏鸟飞了过去。

    火舌卷过,鹏鸟的深黑色的羽毛烧出了一股焦味,恼羞成怒,转过来瞪了秦悦一眼,见她弱质芊芊,便将攻击的目标换成了她。

    秦悦等的就是这一刻。她轻轻一笑,撤了脚下的画卷,整个人就此失去了飞行道器的依托,身子不受控制地坠了下去。

    启涵一惊:“墨宁前辈”立马御剑向下空追去。

    那几只鹏鸟也想追,却被一幅画卷拦住了去路。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