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斗凶兽启涵难避祸 逢瑞妖秦悦试解谜2

正文 斗凶兽启涵难避祸 逢瑞妖秦悦试解谜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也是秦悦一早就算好的。81

    她将鹏鸟的针对的矛头换成自己,再及时使出画卷抵御,纵不可将其重伤,亦可拦住它们一时。趁此时机,启涵与她便可逃脱如此困境。

    虽然她身边只有画卷这么一件高阶的道器,但这是她的本命法宝。如若不敌,亦可迅回到她的手上,倘若换做旁的道器,可能就有去无回了。

    这可谓金蝉脱壳之计。

    秦悦只恨自己没能早点想到这个对策,令启涵无端受伤,命不久矣。

    画卷不在身畔,木莲又连连降品,她现在没有趁手的飞行道器可用。下坠的度极快,转眼就要从万丈高空坠至一片幽深的山谷,秦悦思量了一下,唤出了一柄小剑,权当飞行道器之用。

    这柄小剑还是她炼气期的旧物。所幸她素来懒散,懒得将这些低阶的道器清理出去。不然此刻连个辅助飞行的东西都没有。总不能就这么摔到地面上吧?就算她是化神修士,亦是一具凡胎,不摔成肉泥才怪。

    小剑多年未用,品阶又与秦悦的修为不符,秦悦拿捏不好灵力的多寡,小剑在她的控制下时不时抖动几下。人站在上面,难免几番颠簸。

    秦悦倒是无所谓,但翡翠却一直胆战心惊。先前它抓着秦悦的裙角,和她一道从高空中掉了下来,深知秦悦定有对策,倒是一点也不慌张。

    谁知秦悦的对策竟是一把低阶的小剑,还摇摇晃晃的,站都站不稳。翡翠抓着秦悦的裙裾,慢慢爬到了小剑上,心提了一路,时刻担心着自己会不慎从剑上掉下去。可叹它心底还存了一些傲气,不愿将这般胆小如鼠的自己向秦悦言明,只好强作镇定,故意一脸云淡风轻地坐在秦悦脚边。

    耳边隐约传来了启涵的声音,秦悦抬眸一望,正见启涵御剑飞来,度极快。他也看见了秦悦,顿将一脸忧愁换做了神采奕奕,灵气缭绕着他的周身,远远望去,竟觉得他不曾为妖兽所伤,亦不会有灵力消逝之灾。

    秦悦莫名心底一松,一时不察,给脚下的小剑添了一股灵力。

    她本是化神中期,又是三个纯灵根修炼,一身灵力自比常人精纯深厚。小剑品阶太低,自然没法容纳这一股新增的灵力,当即褪了隐隐灵光,上下翻腾了几下,便成了一块废铁,坠入深渊。

    幸亏翡翠,立马抓住了秦悦的衣摆,没同她分开。

    翡翠后怕得很,也顾不上什么颜面了,直接顺着秦悦的袍袖爬进了她的怀里,心有余悸道:“当真命悬一线你可有旁的飞行道器了?”

    “没有了”秦悦扯了扯嘴角,望了一眼半空,“不过启涵就快追过来了,根据我的判断,他应该能在我们坠地之前赶到。”

    翡翠安心了不少,又追问了一句:“他身后没跟着什么妖兽吧?”

    秦悦仔细看了两眼,道:“没有。”想了想,又道:“我的画卷还没有回到我手上,想来那几只妖兽也没这么快逃脱。”

    翡翠整个身躯彻底放松了下来。

    秦悦抱在怀里,自然有所察觉,不由笑道:“近来险境不断,你先找个灵兽袋待着可好?”

    其实对妖兽来说,被人修装进灵兽袋是一种侮辱但翡翠压根儿没犹豫就点头了它已不是第一次进秦悦的灵兽袋了,以往它还主动要求过呢左右秦悦又不会害它。

    秦悦从善如流,翻出一个灵兽袋,将翡翠装了进去。心道:“还是让它待在灵兽袋里稳妥一些。现今妖兽横行,往后不知要遇上什么事,不求它能助我一臂之力,只求它不给我添乱就成。”

    启涵渐渐飞近,看着身无依傍、不断坠落,却依旧气定神闲的秦悦,默默地伸出一只手:“前辈”

    这是请秦悦搭乘他的飞行道器的意思了。

    此刻离山谷已经很近了,启涵来得正是时机。秦悦正打算把手递过去,身子却突然一轻,不受控制地朝上飞去。下意识地低头一看,脚下竟是一只金光闪闪的乾鹤,正是九品。

    启涵愣愣地看着这个变故。敢情墨宁前辈一早料到了下面有妖兽接应她?难怪她会这么肆无忌惮地从那幅画卷上跳下来!

    秦悦被乾鹤带着一路高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怔怔地看着面前这只乾鹤,隐约瞧见它的脑袋上有个包想来正是她先前用阵法砸中的那一只。

    秦悦心里暗暗叫苦。她选择从画卷上跳下来,正是为了离开那群玄鹰鹏鸟,可这只乾鹤一路载着她往上飞,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她冷静地看了看四周,寻思着从乾鹤背上跳下去的时机。

    “你干什么?”正在东张西望,恍然听见一道声音。

    这儿既无妖兽也无人修,显然方才那句话是这只乾鹤说的了。

    秦悦挤出了一抹笑容:“随便看看。”

    她该感谢这只乾鹤没有对她动手吗?不对,它虽然没有亲自动手,但它想把自己送到那群妖兽群集之地,分明是想借刀杀人!嗯,虽然灵智颇高,计谋也不错,但手段狠厉,其心可诛。

    但这是翡翠口中的祥瑞之兽,还是不要同它争斗起来了,杀不得,杀不得啊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乾鹤突然停了下来,小小的脑袋扭了过来,一双黑黝黝的兽瞳望着秦悦:“你对我有恶意。”

    秦悦抽了抽嘴角:“您这话说反了吧?”

    “你想要我的命。”乾鹤一语中的。

    秦悦不自觉地挑了挑眉。这大妖的感知倒是灵敏!

    乾鹤的翅膀扑棱着,气呼呼地说:“人修果真不堪信任!我见你从空中坠下,无法宝可助飞行,眼看着就要摔在山谷深渊里头了,便好心救你一命,载你一程!谁知你竟恩将仇报,想取走我的性命!”

    秦悦听得一呆,半天没回过神来。这乾鹤是说,它是可怜自己没有飞行道器,又将将摔死,才特意来充当一会儿坐骑,免她殒命于此?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