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偿父债拒归虔正宗 抱憾心授予掌门印1

正文 偿父债拒归虔正宗 抱憾心授予掌门印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九十七章

    启涵闻言,下意识地朝乾鹤处望了一眼,后者正侧着脑袋,懒洋洋地拍了拍翅膀,像是在看自己金光闪闪的羽毛。

    启涵一时有些犹疑:“前辈,它方才还冲着你出招,你莫不是忘了”

    秦悦莞尔,正打算和他好好解释一番,便见乾鹤开口了,语气漫不经心:“久未离开幽境,竟不知现今人修如此狂妄。区区元婴中期,还想同我玉石俱焚。你想寻死,我可不拦你,只有一样别让我动手,免得显我斤斤计较,容不得你们人族。”

    启涵听了愣了许久。

    别说是启涵,就连秦悦也听得一怔。没见过哪只妖兽这么会埋汰人的!

    此时乾鹤又加了一句:“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自行了断罢。”

    启涵默了默,最后沉寂了下来,面无表情地道了一句:“早晚都是一死,也不必急于这一时。”

    乾鹤的翅膀扑棱了几下,似乎在拍手叫好:“甚是甚是,人固有一死,迟早的事儿。”

    秦悦却知道启涵说的是什么意思,不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移开视线,将目光投向乾鹤:“你怎么跟着过来了?可是来寻你另两只同伴的?”

    先前这只乾鹤识海受伤,从半空中坠了下来,两个同族追去寻它,也不知现在身在何处。

    “非也。”乾鹤摇头晃脑,“它们已回幽境去了,我是为寻你而来。”

    秦悦微讶:“为何?”

    “你适才说你欲解幽境之祸,想必要去寻一寻这场祸乱的源头。此亦为我所愿。”乾鹤说着,语气渐渐严厉起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暗中利用妖兽对付人修!几近让乾鹤一族灭族!”

    秦悦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其实乾鹤一族已在近两三年间折损了不少,仅仅剩下几只修为较高的。秦悦先前遇见的那五只,便是仅有的幸存者。

    乾鹤飞了起来,来到秦悦近前,郑重其事道:“如你这般漫无目的地闲逛可不行,我们要好好谋划一个对策。”

    “话虽如此,”秦悦知道乾鹤说的在理,“可幽境之祸绵延数年,若有什么好对策,就不会是如今这个局面了。”

    启涵在一旁默不作声,秦悦思量了一会儿,又道:“我打算先把他送回虔正宗,至于幽境之祸的应对之策容我仔细想想,届时再行商议,你看可好?”

    这话是对乾鹤说的,但启涵却抬起头来,应道:“不可!”

    乾鹤和秦悦一齐望向了启涵。

    启涵冷静而沉着:“幽境祸事,干系万千修士性命。还请前辈不要因为我耽误了正事。”

    秦悦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可你是因为我,才以身试险,离开宗门,置身妖兽之乱。如今为妖兽所伤,我理应将你送回东笙掌门手中,一则成全因果,二则不负道义。”

    乾鹤展翅而飞,绕着启涵转了几圈:“我怎么没看出这人受了什么伤?”

    启涵刚想说话,秦悦就接了口:“他被鹏鸟抓伤了手臂,虽然现在看上去无碍,但不消几日,便会灵力渐失,生机全无。”

    “果真?”乾鹤警惕得很,不置可否,“我看他身强体壮,不仅无伤,而且灵力充沛,全然不似你口中的虚弱之人。你们女修大多心软念慈,别被他几句花言巧语给哄骗了。”

    秦悦虽然也觉得启涵灵力充足,不似青漪那般气息微弱,但鹏鸟抓伤启涵,是她亲眼所见,定不会有错。

    她心里还是希望启涵安然无恙的。“启涵,你现在觉得如何?”

    “我的灵力正在缓慢地恢复,和平常没有什么两样。”启涵细细道来,“方才吃了几颗丹药,伤势也渐渐好转了。灵力消逝的迹象暂时没有我也不知为何会如此,兴许再过几日,灵力便会突然一干二净想来天道怜悯,不想让我在此紧要之时拖累前辈。”

    秦悦思绪飘飘,想起她当年给青漪丹药时,青漪强颜欢笑道,她已是将死之人,药石罔效。可启涵却道,他服用丹药之后,伤势渐渐好转而且,他的灵力也没有衰减半分

    莫非幽境那些妖兽对启涵根本没有影响?

    秦悦下意识地看向启涵,见他略微踌躇了一会儿,向那乾鹤拜了一拜:“方才方才多有失敬之举,万望莫要责怪。”

    乾鹤轻蔑地“哼”了一声。

    启涵接着说道:“若我不幸身陨,还请您从旁协助墨宁前辈,解幽境祸事、免妖兽作乱。启涵在此拜谢!”神色颇为恭谨,态度也很诚恳。显然方才那句道歉不过是个引子,真正的想说的其实是这一句。

    秦悦听了一阵无语。若论修为,应是她在旁协助乾鹤,而非乾鹤协助她不过启涵能为她考虑到这些,已是难得。

    乾鹤倒没有计较措辞的问题,轻哼了一声,算是应了下来。

    启涵又朝秦拜了一拜:“前辈,我暂时不想回虔正宗。”

    秦悦思忖了一会儿,微微颔首:“也可。”

    他现在没有丝毫灵力衰减的迹象,留在这儿也无妨。倘若幽境那些妖兽真的奈何不了他,那他身上说不定藏着解救南域的契机

    秦悦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你以后顾好自己便可,不必想着护我周全。你我有境界之差,按理也该是我护佑你才是。若当真有险境来临,我尚且不能脱身,那你八成也不能全身而退。所以你实在无须以我为先,事事替我考虑。”

    秦悦这话说得委婉,其实大抵意思就是:启涵啊,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呢,用不着你管。再说了,我修为比你高这么多,你想管也有心无力啊。你先顾好你自个儿,别让我操心就成。

    虽然启涵从未言明,但秦悦多少还是能感觉到启涵有意无意地挡在了她前面,替她拦下了前方的险阻。就像之前他有意将所有鹏鸟引向他一人,给她留出逃脱的机会。再如现在恳求乾鹤襄助她破解幽境难题。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