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偿父债拒归虔正宗 抱憾心授予掌门印2

正文 偿父债拒归虔正宗 抱憾心授予掌门印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启涵眼底浮出了一抹愕然:“竟被前辈察觉了。81”

    这算是承认了。

    他默了一默,又道:“前辈只知外相,却不晓得内因。我尝闻前辈旧事,囿于镇霄宗侧峰百年”

    后一句说的吞吞吐吐,像是担心秦悦觉得难堪。

    秦悦扬着声调“哦”了一声:“你从何得知?”

    启涵说的,是她当年被华殊关在镇霄宗侧峰两百多年的旧事。

    “子承前辈告知。”启涵答道。

    原来是孟晏行告诉他的啊秦悦点了点头。暗道:“也不知孟晏行那个拆解机关的古法领悟得如何了,日后若得遇,定要好好讨教一番。”

    启涵见秦悦神色没有多大的变化,没有蹙眉不愉,亦没有恼羞成怒,遂略略放下心来,接着说道:“以往我不知父亲同前辈素有积怨,幸而前辈不曾介怀,犹对我多番指点启涵无以为报。回护前辈之举,皆本心所致,一为拳拳感激之意,二为替父赔罪之心。”

    秦悦不禁莞尔。当年叶荷为华殊所困,她亲自登门带回,闹得南域皆知。彼时她还担心启涵会不会因此与她断了来往,未料启涵却是这番心思。

    几百年前,启涵犹是一个抱怨母亲严厉的孩童,如今,亦长成了顶天立地、敢于担当的元婴道君。

    此刻南域的灵宇宗正是傍晚。

    天枢峰上,一间洞府的光线突然黯了黯,几只飞鸟原本立在屋脊上,却被这忽然黯淡的光芒惊得飞了起来。

    渐渐昏暗的洞府融进了夜色,若非刻意,轻易察觉不得。

    就在这时,洞府内传来一声郑重而虚弱的声音:“去,把墨寒叫来快去!”

    “是,掌门。”

    灵均正在自家洞府打坐。

    其实修至化神期,寻常修炼已没了多大用处,最最紧要的还是心境的领悟。

    这自然要比单纯的打坐修炼难许多,耽误时间倒是其次,关键还是要看各人命数。命数好,自然一路顺风顺水地进阶,从没有什么瓶颈,别人只有钦羡的份儿。若命数不好,就是大小瓶颈不断,动不动就道心受阻,境界更进一步简直难于登天。

    灵均仅仅闭目吐纳了片刻工夫,就停了下来,缓缓睁开眼睛。若让他自己评判,他觉得自己时而是命数好的那种人,时而又是命数不好的那种人。修行虽不至于畅通无阻,但也平平安安地到了化神期。在宗门之内,身属掌门一脉,地位不凡离开了宗门,又是世人交口称赞的灵均道君,声名颇为显赫。

    但他绝不是修行一帆风顺的那种人。他的修为,几乎是数百年如一日的埋苦修和各种天材地宝一并堆砌起来的。即便如此,他仍旧卡在了化神初期的巅峰,暂不能再前进一步。

    灵均站起来,负手自语:“墨宁沉入无量海三年,便进阶成了化神中期,足可见其机缘深厚也是旁人羡慕不来的。”

    现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说这位墨宁师妹以身试险,外出同幽境妖兽一争高下去了。灵均也有所耳闻,但究竟还是不信的。他记得秦悦当日曾说,要将青漪的孩子带去俗世教养,想来所谓的“解幽境之祸乱,救众生于水火”,不过是她为了离开宗门而随口道来的说辞罢了。

    这样也好。俗世远离修真界的纷纷扰扰,是个安宁的好去处。灵均一点儿也不为秦悦担心。

    天色渐晚,灵均静下心来。俄而想起秦悦还有一支笛子在他这儿,一直没有讨回,遂翻了翻袖子,将那笛子找出来把玩。

    以灵均挑剔的眼光来看,这支笛子的做工算不上精致,但用的材料却是极好的灵玉,与音攻之术颇为相配。整根笛子打磨得很光滑,只有笛尾刻了两个小字悦宁。

    灵均挑了挑眉,勾起了玩味的微笑。

    这时门外传来一道喊声:“师祖,掌门有请。”

    灵均不慌不忙地把笛子收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冠,大步走了出去。

    外头那人没听见灵均的回应,又焦急地喊了一声:“师祖,掌门急召”

    话音刚落,便见灵均走了出来,眼底波澜不惊:“何事?”

    “弟子也不知师祖去了就知晓了。”

    灵均点了点头,径直走去了奉衍的洞府。

    一踏入奉衍的洞府大门,便觉得此处有些昏暗,细细感知了一番,竟是灵气减弱的缘故。

    灵均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步子走得更快了些。

    屋子里面的奉衍坐在案前,见灵均来了,放下了手中的书册,指着近前的一个位子:“你过来坐罢。”

    灵均依言坐下。抬看着奉衍,见他须皆白,已不复当初的矍铄模样。

    他已油尽灯枯了灵均的猜测和现实对应起来。生机流逝,怪不得这间洞府的灵气正在渐渐减少。

    “墨寒,我今日唤你前来,只有一事,”奉衍站了起来,自袖中翻出一个印玺,“便是将这枚掌门印交付与你。”

    灵均自然知道此举意味着什么。他没有伸手去接,只是静静地看着奉衍,等他的下文。

    “我初登元婴之时便继任掌门,至今已有七百余年了”奉衍眸色悠远,“此生身为掌门,我自认处事公道,问心无悔。”

    灵均微微颔,表示认同。

    “我身中丹毒,一直没有收一个嫡传弟子。掌门的继任之人,只好从你们这些后辈里挑。其实这个掌门之位,我本属意青漪继承,但她偏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先是寻了个俗世的药罐子,非要结为道侣。然后竟折陨在幽境了。”

    奉衍本还是一副责备的口吻,说到最后,竟只剩怅然了。

    其实青漪的道侣并不是修仙之人,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俗世中人。青漪看中了那人的满腹经纶,温润风度,竟不在乎二人身份上的天差地别,干脆隐姓埋名,嫁与了一个凡夫俗子。

    可叹此人自幼病弱,不论青漪给他服用了多少灵丹妙药都不见效,没过多久就匆匆病逝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