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偿父债拒归虔正宗 抱憾心授予掌门印3

正文 偿父债拒归虔正宗 抱憾心授予掌门印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此事多不为人所知,奉衍也是偶然知晓的。也曾苦劝过青漪,让她早日收了凡心,莫要流连尘世。青漪本就高傲,行事随心所欲,若放任她为所欲为,她反会早早失了兴致若苦口婆心地劝导她,她却会生出逆反之心。因而在道侣一事上,青漪不曾听奉衍半句,执意同那俗世之人结为琴瑟之好。

    后来那男子病入膏肓,就此一命呜呼了,奉衍还暗自高兴了许久,以为青漪从此可以埋修行,一心向道,可谁知她暗中毁了门中的传送阵,只好按照门规,将其遣去幽境悔过。

    如今奉衍回想起来,竟是悔之晚矣。

    他从未设想青漪会折在幽境。其实以青漪的修为,即便在幽境遇上了危险,不说毫无损,至少可以全身而退。但万万不曾想到,幽境的妖兽酿成的祸乱,轻而易举地夺去了青漪的性命。

    奉衍微不可察地叹息了一声。

    灵均倒从未听说青漪结过什么道侣,将奉衍方才的话细细揣摩了一番,便猜出了始末。

    “难怪……”灵均喃喃道,“那孩子身无灵根。”

    以青漪的资质,就算不能生出一个资质上佳的后代,也不至于生一个没有灵根在身的普通人。灵均当初听秦悦提起时就觉得奇怪,现今才恍然大悟。

    原来孩子的生父,本就是一个没有灵根的俗世中人。

    奉衍闻言,更是痛心:“我未曾料到那时青漪已经身怀六甲,不然我是断断不会将她前去幽境的。她一介女修,孤身徘徊于幽境,还带着一个初生的幼女……真不知她那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灵均的眼皮跳了跳:“墨宁师妹已将那孩子带回,想来她会躬身悉心教养。”

    这句话像在宽慰奉衍,又像在安抚自己。

    奉衍又显露出怅惘的神色:“墨宁以身试险,尚且自顾不暇,如何能够看顾青漪幼女……”

    “墨宁师妹处事稳妥,定不会出什么差错。”灵均一脸笃定。

    “墨宁……也是个好孩子。”奉衍拉过灵均的手,将掌门印放到他的掌心,“她此行若能平安归来,你便带她去藏宝阁,好好挑一件灵宝。”

    灵均托住掌门印,垂应了一声:“……是。”

    奉衍摆了摆手:“你回去罢,我想一个人歇一歇。”

    未等灵均回答,便转过身,步履蹒跚而又苍凉。灵均看了一会儿奉衍的背影,才默默地退出了屋子。

    次日清晨,南域灵宇宗四座山峰上同时响起了钟声。

    不少年轻的弟子茫然地问着身旁的人:“门中何时有了晨钟暮鼓的规矩?”

    几个年岁稍长的人愣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掌门……坐化了。走,快去天枢峰。”

    那些年轻弟子连忙亦步亦趋地跟上。他们入道时日未久,惊闻这个消息,心里还在嘀咕:“掌门坐化了?据说奉衍掌门正是元婴后期,如今应是寿元耗尽了才坐化的。唉,元婴道君,亦有一朝陨落之时,更何况吾等修为低微之辈?”

    走到天枢峰,便见灵均负手而立,身后是巍峨的青山。众弟子上前拱手,口称“师祖”,“师叔”,或是“道君”。待这些礼数过了一遍,灵均才拿出一枚印玺,缓缓道:

    “昨夜奉衍掌门召我前去,将此掌门印交授与我。承蒙师叔信任,我墨寒,从今日起继任灵宇宗掌门之位。”

    众人早在他拿出印玺的那一刻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待他说完,就接二连三地跪了下来:“拜见掌门。”

    “本座平庸之才,本不堪担此重任。奈何奉衍师叔临终有托,实不敢却之。”灵均又道。说到后面,语调里渐渐染上了哀戚,显然十分痛心奉衍辞世。

    这是灵均的自谦之语,众人自然不会傻到应和他那句“平庸之才,不堪担任”,纷纷避重就轻地安慰他:“奉衍掌门寿元已尽,坐化本是一场命数,掌门自不必如此伤怀……”

    灵均沉痛地点了点头,目光扫过众人,最后恩威并施了一番:“奉衍师叔甫仙去,本座初登掌门之位,多有不尽稳妥之处。还请诸位谨言慎行,莫要徒生事端。若有违者,定依照门规重罚!若虔心修行证道,亦有丹药灵材嘉奖。”

    众人唯唯应道:“谨遵掌门之令。”

    随后,灵均又随代了几句,众人就渐渐散了。灵均将掌门印收进袖子,仰望了望天枢峰上一个灵气缭绕的地方,望了许久,终于提步走了过去。

    这个灵气缭绕的地方,正是灵宇宗的藏宝阁,唯有一宗掌门可入。据说里面存放着数之不尽的灵丹妙药,奇珍异宝。

    这是灵均第一次,堂堂正正地踏足这个地方。

    他曾和青漪合作,偷偷来过这里一次。那时的他替青漪解开了藏宝阁门前的阵法,让青漪闪身入内寻宝,作为报酬,青漪给了他十六颗九玥珠。二人合作得非常愉快,成功避过了藏宝阁附近的重重关卡,进展很是顺利。但后来,大师伯突然出现了,两人只好匆匆忙忙地逃走了。

    这件事在后来成为了灵均心头的一根刺。

    当时青漪走迟了一步,灵均一直怀疑大师伯看见了青漪。虽然大师伯一直没有找青漪过去细细审问,但难保有一天,他就想起来了……

    而青漪,多半也不会袒护灵均,替他隐瞒。

    后来青漪成心毁了门中通往北川的传送阵,灵均便乘机大做文章,设计青漪,借奉衍之手,将她罚去了幽境。

    南域灵宇宗门规有言,损毁门中紧要之物者,或幽于静室三十载,或遣往幽境十年。

    不论奉衍挑哪一个作为处罚,都能让青漪暂时离开大师伯的视线。灵均的目的也仅是如此而已。大师伯那里,他打算在青漪前往幽境之后,再行试探。

    可是没过几天,他听闻了一个隐秘的消息,说是幽境的妖兽有些不寻常,见人就打,不取人性命,决不罢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