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怀愧意执印启宝阁 争祸首起程赴幽境1

正文 怀愧意执印启宝阁 争祸首起程赴幽境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九十八章

    这个消息是从他开设在幽境的店铺“幽灵”那儿传过来的,他算是幽境之外唯一的知情人。

    当时灵均也想到了青漪,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料想青漪堂堂化神期修为,总不会斗不过几只妖兽。

    再后来传来的消息,大多是说哪些修士折在了妖兽的手里,多有结丹元婴之辈。灵均这才意识到不妥,但终究没有传讯,嘱咐青漪尽快归来。

    他心想,遣她去幽境的是奉衍,跟他有什么干系呢?

    又过了几天,秦悦传讯言明幽境妖兽有异,还关照他莫要让门中弟子去那儿历练。

    灵均感觉自己像是捉到了一个契机。他当即动身前往幽境,心里想着是将秦悦从那险阻未知的幽境带回,其实潜意识里还暗暗藏了一个念头

    若遇到青漪,便将一切和盘托出,让她自己决定去留与否。

    可叹他在幽境内部转了几圈,都没碰见青漪。直至后来秦悦坠海,也没能再见青漪一面。

    想来那时的青漪已经灵力渐消,不得不藏身他处。虽拦住了心怀叵测之人,但也没让灵均寻到她的身影。

    灵均在无量海畔的那次顿悟,领悟的正是“助人之心”。他道这是因秦悦而有所感,可其中又何尝没有他自己的造化?

    只是他当初只知妖兽有异,具体有何后果却不甚明了。待后来大量妖兽离开幽境,祸及南域,他才明白这是一场怎样的祸事。

    每每奉衍扼腕般地后悔将青漪遣入幽境,灵均都会不自觉地涌起歉疚之心。现如今,连本属于青漪的掌门之位,都被他收入囊中了。他对青漪的愧疚更深了一层。

    但若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他恐怕还是会如此设局。秦悦道他见利忘义,“只管利己不顾损人”,半点不曾说错他。

    灵均在藏宝阁前静立了片刻,终于拿出掌门印,坦然将印玺按在门前的禁制上。禁制光芒微闪,灵均提步入内。

    那些往事,终将随着奉衍的坐化,一道湮灭在漫漫修仙长河中。

    此时此刻,在升都界的另一个地方,两人一鹤正在争执不休。

    “我觉得能够控制这么多妖兽的人,必定修为高深。”秦悦如是道,“少说也有仙渡期的修为。”

    乾鹤立马反驳:“天真!不说旁的,就论我们乾鹤一族,就算那人早就登临了仙渡,半只脚踏入了真仙之尊,也未必能同时操控我们阖族大大小小那么多乾鹤。更何谈控制别的妖族?笑话!”

    秦悦不明白仙渡期意味着什么,也不知晓这个修为可以具有多少威力。闻言默了一会儿,才谨慎地揣测道:“莫非……此事为仙人所为?”

    旁人不确信这世上是否有仙有神,秦悦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乾鹤眼底浮出不屑,冷笑道:“那你倒是说说,仙人为何令我等妖兽同你们人修不死不休地争斗?”

    这话明摆着是不信秦悦的猜测了。偏偏秦悦并未察觉,还颇为认真地思忖了片刻:“想来仙人自有仙人的道理。”

    乾鹤许久没有被人这般连番反驳了,不免气恼。但看秦悦一本正经的模样,当真不像是成心气它的。只好在心底恨恨道:“同人修合作,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女修看着温和沉静,谁知她的思维言语,这般异于常人!”

    一直沉默的启涵道了一句:“既然不可能是一个仙渡期所为,会不会是一群仙渡期前辈所为?”

    秦悦抚掌笑道:“团伙作案啊……言之有理!”

    乾鹤亦沉吟了一番。

    “我倒不曾听说哪位道君登临了仙渡,不然我回去仔细打听打听?”秦悦摸了摸下巴,“按这个路子追查下去,定有所获。”

    “你这女修的目光怎么这么狭隘!”乾鹤再度鄙夷起来,“此事又不一定是人修所为。”

    不是人修所为,那只能是妖兽做的了。

    秦悦怔了怔,蓦地想起了那只名为扶伊的墨蛟。修仙数百年来,她只见过这么一个仙渡期的妖兽。

    但她一点儿也不觉得扶伊会是妖兽之乱的罪魁祸。她犹记得扶伊同她联对,赠予寒元灵冰,还在无量海底助她离开,提醒她幽境之祸……这样一个善良正直的妖兽,又怎会利用妖族迫害人修,令人、妖二族自相残杀?

    启涵见她久久不言,心道:“墨宁前辈素来身份尊贵,想必不曾遭逢如此斥责羞辱……这只乾鹤说话委实伤人了些。”

    启涵轻咳一声,打起了圆场:“不知哪个妖族出了十品的大妖?”

    十品妖兽相当于人修的仙渡期。

    “那可多了去了。”乾鹤偏头看了看启涵,又瞥了一眼秦悦,“妖族藏龙卧虎,远非你们人修可以想象。”

    话音未落,乾鹤的眼睛里突然迸出了一道赤色的光。

    秦悦看清了这一幕,当机立断,拉着启涵向后飞出了几丈远。

    启涵的反应稍迟一步,须臾之后才隐隐明白过来:“那乾鹤……又被控制住了?”

    秦悦刚想点头,就见乾鹤眼中的红芒缓缓褪去了,眼中复又恢复了清明。

    启涵的嘴唇抿得紧紧的,做好了随时逃走的准备。

    乾鹤望了他们二人一眼,晃了晃脑袋,喃喃自语:“还好还好,没再着了道。”说完,便向秦悦了二人飞来。

    秦悦犹豫了片刻,终究没有踏上画卷飞走。直到乾鹤飞近了,才迟疑地说道:“为何那股灵力现今还能控制你?”

    乾鹤摇了摇翅膀:“我这不是已经摆脱了嘛。”

    秦悦和启涵对视了一眼,后者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问道:“若你下次没有摆脱……又该如何?”

    这话表面上是在问乾鹤能否保持清醒,实则是在替自己筹谋。若这只乾鹤随时都有为人所制的可能,那他们两个与之同行的人修的安危,便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我能摆脱一次,自然能摆脱第二次、第三次。”乾鹤听出了言下之意,有些不耐烦了,一脸傲然地承诺道,“定不会失去理智伤害你们人修,你放心便是!”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