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闻梵音乾鹤知罪魁 食丹药秦悦梦往事1

正文 闻梵音乾鹤知罪魁 食丹药秦悦梦往事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一百九十九章

    乾鹤正欲追,深紫色的雷光便劈了下来。

    紫雷散去,乾鹤的翅膀渐渐冒出了一缕黑烟,金色的羽毛顿时变作焦黑。它的眸光忽墨忽红,变幻不休。

    启涵飞出了好远一段距离,回首一望,见乾鹤并未追来,心底非但没有如释重负,反倒暗道不妙:“墨宁前辈昏在了那里,已人事不知了。乾鹤又为人所制,只知攻击人修。那前辈岂不是个现成的靶子?”

    启涵顿时后悔起来,恨恨地跺了跺脚。脚底的飞剑微微一颤,掉了个头,原路返回。

    片刻之后,启涵便瞧见了血泊中的秦悦,还有支起两只爪子立在一旁的乾鹤,二者倒是相安无事。

    启涵没有冒冒失失地飞过去,而是停在了半空,警惕地望着乾鹤的一举一动。乾鹤的一直没有动弹,翅膀却微微地颤动着,仿佛在经受着某种煎熬。

    启涵心下疑惑,又睁大眼睛细细地打量了一番,便看见了乾鹤那双两色变换的眸子。

    秦悦就倒在乾鹤旁边,气息微弱,也不知是由于伤重在身,还是因为灵力渐失

    万籁俱寂。一人一鹤待在地面上,启涵停在半空中,都没有半点动静,亦没有一丝声响。

    启涵的视线时而落在秦悦身上,时而落在乾鹤身上,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自袖中掏出了一枚小石,径直朝秦悦扔了过去。

    这块石头内里藏着一个禁制,此刻正好用来保护昏迷不醒的秦悦。这已是启涵手中品阶最高的禁制了,也不知能不能抵挡那只九品乾鹤。

    小石迅速落地,在秦悦身上搭出了一个屏障。与此同时,乾鹤倏然抬起了脑袋。

    启涵就这么不期然地和乾鹤对视了一眼,看着它的眸色由深墨渐渐变为赤红。

    这回启涵反应得很是及时,立马御剑跑了。乾鹤展翅飞来,穷追不舍,一边跟着启涵,一边叫嚣道:“尔等人修,安敢偷袭?”

    显然这个乾鹤将方才掷向秦悦的小石当成了偷袭自己的法宝。

    启涵的飞行速度自然比不上它,只好东逃西窜,不断变化奔逃的方向。虽然把自己弄得晕头转向,但后面跟来的乾鹤也是晕乎乎的,险些跟丢。

    要说不同人的命数当真是不一样的。先前秦悦朝乾鹤扔了个碎石,便恰巧砸中了它的识海,助它理智回归。可现如今启涵扔出了一块石头,本意也不是攻击乾鹤,竟还被后者认作偷袭,不但没有清醒过来,反倒变本加厉地疯魔了,追了他大半个幽境。

    启涵苦不堪言。幸而一路树木茂密,穿梭飞于其间,追起来实非易事。要不然乾鹤早就抓住了启涵,伤之杀之了。

    启涵不熟悉幽境的地形,如此没头苍蝇般地转悠了许久,视线豁然开朗。一片蔚蓝色的海洋出现在了眼前,海风阵阵,浪花卷卷。本该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象,可惜海岸上却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又一具尸首,反显肃穆阴森。

    启涵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看着这片一望无际的海域,他忽然想起秦悦先前提及的无量海,心底暗暗警惕起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声尖锐的鹤唳。这声鹤唳宛如一道警铃,令启涵整个人的神经重又绷紧了。他的心神飞速地运转着:“这片海域兴许就是那个死亡之域,断断去不得的。可后面正是那追来的乾鹤不能进,又不能退,这可如何是好?”

    启涵皱紧了眉头,干脆运起一股灵力,直向云霄而去。

    乾鹤见状,也跟着高高飞起。飞至半路,耳畔似是响起了一段梵唱,也不知为何,具体的词句不能听清,只隐隐约约听见了几个字眼,“众生”,“无量”

    乾鹤飞行的速度慢了下来,眼中的血色散去,渐渐恢复了清明。记忆慢慢回笼,乾鹤突然想起自己方才干了什么它重重伤了秦悦那个选择信任自己的人修。

    启涵飞出了好远,见乾鹤久未来追,不免觉得奇怪。心道:“我莫不是将那乾鹤绕晕了,就此甩开了它?也好,我回去瞧瞧墨宁前辈。”

    可惜他在躲避乾鹤的路上也将自己绕晕了,已不记得来时的路了。

    启涵是个聪明人,料想秦悦的位置就在幽境的入口不远处,随意捉一只妖兽来,一问便知。不过这儿死气沉沉,不仅没有人修走动,连妖兽也不见一个。

    启涵只好不断猜度着方向,慢慢摸寻来路。

    说来也巧,他正犹疑不决的时候,隐约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细一思量,竟是他安置在秦悦身旁的那个禁制的气息。

    启涵精神一振,立马循着这股微弱的气息,快马加鞭地赶了过去。

    禁制断不会平白散出这等气息,定是有人妄图破了禁制,才惹得禁制如此示警。所以秦悦可能遇上了什么危险。

    思及此,启涵的飞行速度愈发快了。

    此前为了躲避乾鹤,费了不少时日。是以现在回去找秦悦,亦历了好几个白天黑夜。待启涵气喘吁吁地飞回至秦悦身畔,便瞧见一旁懊恼的乾鹤,正拿翅膀捂着脑袋,两只兽瞳直勾勾地望着秦悦。

    “你已清醒了?”启涵注意到乾鹤恢复正常的眸色。

    乾鹤听见声音,将一只翅膀从脑袋上挪开,重重地点了点头,眼中竟有几分忏悔之意。

    启涵撤了飞剑,落到了地面上。秦悦依旧没有醒过来,禁制完好无损,禁制边上倒是歪着几只半死不活的小妖。

    启涵暗暗舒了一口气,颇为庆幸。幸亏他一早扔出了这个禁制,给墨宁前辈搭了一个屏障,要不然这位前辈说不定就被一群妖兽给瓜分而食了。

    抬起右手,禁制的光芒缓缓熄灭,一颗小石回到了启涵的手中。

    乾鹤忸怩地走近了两步,慢吞吞地解释道:“我不是成心伤她至此的”

    启涵盯视着乾鹤:“如今说成心还是无意,已经无甚必要了。”

    乾鹤默然。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