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闻梵音乾鹤知罪魁 食丹药秦悦梦往事2

正文 闻梵音乾鹤知罪魁 食丹药秦悦梦往事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启涵蹲下来看了秦悦几眼,见她一身是血,终究没敢将她扶起来,腾挪到旁的地方。想了又想,只是给她喂了几颗疗伤的丹药而已。

    他若论起机缘,半点不输秦悦。因而手上的丹药也是顶好的。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秦悦服药之后脸色渐渐红润了起来。

    启涵心底略略放松。再瞧见边上那只乾鹤,愈没好气,冷冰冰地说了一句:“墨宁前辈所言极是,我们早该与你作别。行了一路也没出什么乱子,到头来竟生了这个事端。眼下前辈不便移动,还请您慈悲,趁着现下还清醒,早早离我们远点。”

    乾鹤望了启涵一眼,很是不自在地移开了视线。再将目光转向秦悦,爪子微微曲起,翅膀也扇了几扇,但终究没有展翅飞走。

    “她因为我伤成了这副模样,我心里终究是过意不去的,待见了她醒转,我即刻就走,绝不多留半刻。”乾鹤说得很慢,一脸认真,“你若实在担心,现在将我捆起来便是。纵使过后我再度失了理智,你也制得住我。”

    启涵也没同它客气,见它这么说,当下便取出了一根品阶不错的绳索,将乾鹤整个身子连同翅膀,一并捆了起来。

    乾鹤竟不曾挣扎,任由他动手。

    启涵心底埋怨,下手也狠绝了不少,堂堂九品乾鹤被他绑得紧紧的,即便用上法术也动弹不得,只可连声喊道:“你这人修,惯会暗报私仇!我允你捆我,何尝让你绑我的脖子了?还绑得这样紧……你将我一身灵力锁住了不算,还想取我的性命不成?”

    它说着说着,语调就和软了下来,大约是觉得自己理亏了。

    启涵一开始还面不改色地听它抱怨,直至听见“灵力”二字,终于忍不住悲从心来:“灵力一时半会儿锁住了,能有什么要紧?墨宁前辈为你所伤,日后怕是要灵力渐失,修为尽毁……她寿元尚足,但求仙之路算是毁在了你的手里!”

    乾鹤的眼珠子转了转,细细揣摩着“灵力渐失,修为尽毁”一句,愣是没想明白其中缘故。见启涵说得情真意切,不似作伪,遂又多嘴问了一句:“此话怎讲?”

    启涵料它一个妖修,未必晓得幽境之祸给人类修士带来的后果。轻轻哼了一声,将这些年妖兽迫害人修,致使人修灵力渐渐亏空的事大略说了说,最后添了一句:“把你捆起来了也好,等墨宁前辈醒了,看她怎么收拾你!”

    乾鹤这才懊悔自己方才让启涵将它捆了起来。此举不仅限制了自己的行动,还将生死全盘送入了旁人手中,真真是作茧自缚!

    “你只道妖兽如何迫害了人修,却不知人修亦斩杀了不少妖兽……”乾鹤争辩了一句,就未有言语了。

    昏睡的秦悦微微翘了翘嘴角。

    方才启涵给她喂了几颗丹药,药效甚好,她感觉丹田渐渐回暖了不少。虽尚未醒来,但启涵和乾鹤的对话,却是能听清的。

    不过现在启涵和乾鹤都不吱声了,秦悦颇感无趣,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她,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启涵前来拜访,拿出一瓶丹药,说他炼制出了一瓶瞧不出品阶的解忧丹。

    然后画面一变,两人同入崇峻岭寻找五行水。元品五行水,为炼制解忧丹的必需之物。

    秦悦的意识渐渐飘忽起来。她心下讶异:“怎么突然梦见了这番往事?”

    再然后,就是她亲自炼制解忧丹的场景。

    秦悦在梦里叹了口气。她现在身负重伤,还是被一只幽境妖兽伤的,往后还能活多久,她自己都说不准。莫非将死之人,都会想起一些旧事?

    她的睫毛微微颤动了几下,启涵看得清晰,连忙凑过去唤了几声:“前辈,前辈……”

    秦悦的意识重又回来了,睁眼一看,便见启涵如释重负的脸:“前辈可算是醒了,没白费了我那些丹药。”

    秦悦下意识地抬手揉了揉额头,连带着右肩伤口一动,疼痛非常。秦悦蹙了蹙眉,勉力支着身子坐了起来,先向启涵道了一句:“多谢。”然后偏了偏脑袋,瞥了眼乾鹤。

    乾鹤见她望过来:“你既已醒过来了,我们……我们就此别过吧。”

    它心怀愧疚,再没有了以往的嚣张气焰。

    秦悦初初醒过来,思维不太顺畅。闻言也不回答。

    乾鹤理直气壮道:“我也不是故意把你……伤成这副模样的,趁早一拍两散……也好!我便一个人去无量海寻那罪魁祸。”

    秦悦本来淡淡地听着,听到最后,神色一肃:“你说什么罪魁祸?”

    “我先前路过无量海,感知到了海中的灵力。”乾鹤解释了一番,“那时我恰好清醒过来,我能确信,那股灵力,正是控制我,甚至整个妖族的那股灵力!”

    秦悦神色变了一变,单手撑着地,想站起来。

    可她伤得太重,虽说醒了过来,可到底还是虚弱的。试了几回,也没能站起来。启涵上前搭手,将她扶了起来。

    秦悦试着站稳:“无量海……多谢告知。启涵,放它走。”

    启涵不太乐意:“前辈……它伤你至此,你怎么就这么算了?就算不想取它性命,废了它的修为也好啊。”

    秦悦重复了一遍:“放它走吧。”

    启涵抿了抿唇,抬手掐了几个法诀。捆住乾鹤的绳索顿时松散开来,迅地飞回启涵的袖中。

    启涵看也不看它一眼:“前辈心怀慈悲,倒便宜了你。”

    乾鹤本以为秦悦会继续留着它,一起去无量海,借它窥知更确切的消息。没想打秦悦轻飘飘地放它离开,成全了它口中的“一拍两散”。

    “你就不好奇那股灵力的所在?”乾鹤不解问道。

    “不必了。”秦悦神色淡然,眼底似乎有三分笃定,七分恍悟。

    乾鹤心道,这女修往后灵力渐渐衰减,登仙算是没什么指望了,知道那股灵力的来处……也于事无补。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