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虔正宗谢枫试灵药 无量海扶伊布迷局2

正文 虔正宗谢枫试灵药 无量海扶伊布迷局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启涵满腹忧愁地听完了前两句,听见最后一句时,下意识地追问道:“什么要紧事?”

    秦悦没打算瞒着他,将心底的设想和盘托出:“我怀疑解忧丹,正是妖兽之祸的解药。”

    启涵是个聪明人,虽然秦悦只说了这么一句,但结合了她方才几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就基本猜到了原委。眼中不禁绽放出光彩来,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秦悦好几眼:“这么说,前辈现今已无碍了?”

    秦悦含笑点了点头。

    “那前辈此去虔正宗,是想用解忧丹替我宗弟子医治?”启涵很快想到了这一点。

    “倒也不尽然。”秦悦思量了一番,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吐露了出来,“我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不是解忧丹起了作用,此行是想借你门中之人证实一番。”

    启涵明白过来。若灵力亏损的人服用了解忧丹之后,灵力渐渐回来了,生机也慢慢恢复,那就能证明秦悦的设想是对的。反之,那她便是猜错了。

    启涵的眸光闪了闪。拿人试药,颇有折辱之意。即便没有性命之忧,但修仙之人大多心高气傲,未必会同意。更何况秦悦选择去虔正宗试药,折辱的自然是虔正宗的颜面。

    秦悦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无奈道:“木摇、灵宇两宗,早在幽境之祸爆前便封山了,门中弟子没怎么受到妖兽的祸害。”

    言下之意便是这两个同她有关联的宗门没有合适的人来试药,她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虔正宗了。

    “我只是担心母亲不肯答应……”启涵皱了皱眉头,御剑飞了起来,“届时我仔细劝劝她。前辈但去无妨。”

    秦悦得了他的担保,自是放下了许多顾虑,专心致志地飞了许久。虔正宗距离幽境不近,再加上秦悦重伤未愈,连带着飞行的度也减慢了不少。直到两月之后,两人才抵达了虔正宗的山门。

    守门的小修士看见启涵,十分恭谨地拜了拜,脸上露出了笑意来:“道君可算是回来了,掌门记挂许久了。”

    启涵外出了多久,东笙就担心了多久。启涵以前也不是没有出去这么久的时间,但幽境之祸不比旁的试炼,近年来,不知多少修为高深的元婴道君折在了这场祸事之中。东笙日夜担忧,连修炼都顾不上了。

    启涵点了点头。秦悦从他身后落了下来,袖摆一挥,收起了画卷。

    守门的小修士怔了怔:“这位是……”

    没等秦悦自报家门,启涵便接口道:“这位是墨宁前辈。”

    小修士闻言,连忙向秦悦行了个礼:“拜见道君。”说完一直盯着秦悦看,目光里既有敬畏又有好奇。

    这样的目光秦悦也不是头一次见了,并未在意。见启涵提步踏入了山门,便跟在后头,缓步走了进去。

    待二人走远,那个守门的小修士才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这位道君怎么来了?不知道掌门正恼着她吗?”

    这是秦悦第二次来虔正宗,这里的景致倒没有多大的改变,只是安静了许多。想来是因为幽境之祸殃及了许多弟子,使这样一个原本欣欣向荣的宗门元气大伤。

    启涵拾级而上,领着秦悦来到一处殿门前。轻轻扣门,唤了一声:“母亲。”

    东笙欣喜的声音传来:“你何时回来的?”话音未落,已打开了殿门,看见完好无损的启涵,几乎热泪盈眶。可看见一旁站着的秦悦时,周身气息蓦地冷了下来。

    当日启涵一心想离开山门,正是因为灵宇宗那儿传来了消息,说“墨宁深明大义,只身涉幽境之险”。启涵便因此生出了雄心壮志,非要效法秦悦不可。东笙拗不过他,只好由着他去了,心里却恼恨上了秦悦

    她乐意以身济世,原只是她一人的事,偏惹得自己天资卓绝的孩子也跟去冒险了!

    虽然启涵现在平安回来了,但东笙心里到底存了几分恼意。

    “墨宁道君,别来无恙。”东笙似笑非笑地看着秦悦。她素来长袖善舞,心底有再多不满,面上也不会显露半分。

    秦悦如今是化神中期,而东笙却停留在当初的元婴后期,她称秦悦一声“道君”,秦悦是完全受得起的。

    秦悦想着此行有求于人,就没端什么架子,上前走了两步,笑道:“多年未见,东笙掌门还是美貌如初。”

    未等东笙答话,她便拿出了一块小玉:“这个阵法为我亲手所制,还望掌门念在木摇、虔正两宗的旧谊上,莫要嫌弃。”

    这个阵法是她在来虔正宗的路上演算出来的,品阶中上,胜在精巧。虽不适合用来抵御强敌,但用以揣摩阵法推演之道却是极适宜的。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既赞了她一番,又拿出了赠礼,东笙也不好说什么了。更何况秦悦搬出了木摇宗和虔正宗千百年来的交情,东笙若给秦悦脸色看,岂不辱了友宗木摇、损了周浩然的脸面?

    东笙伸手将阵法接下了,扬眉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敢问道君有何贵干?若无要事……”

    她还没说完,启涵就听出了她要送客的意思,连忙出言打断道:“墨宁前辈是为解救门中弟子而来。”

    说完便将解忧丹一事大略说了说。唯恐东笙不同意,便一口咬定解忧丹就是妖兽之祸的解药,服药之后,便可令失去的灵力慢慢补回来。

    不过他也没把话说满,最后还添了一句:“只是解忧丹对不同人的效用不尽相同。有的人吃了之后,三五日便能好转有的人则要费上数月工夫还有的人,则是全无疗效。”

    启涵想得周到,将这话说在了前头,即便日后秦悦试药失败,也有了一个合理的说辞。

    东笙闻言,沉吟了一番。若换做秦悦来说这番话,她多半要细细思量一下真假。但若是启涵所言,她自是相信,所以只在斟酌此事利弊罢了。

    这事儿听来,有百利而无一害,可东笙心思深,信得过启涵,却信不过秦悦。思忖良久,只道:“召集门中伤重的弟子。墨宁道君,你不妨先择其中一人,看看是何效果。”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