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虔正宗谢枫试灵药 无量海扶伊布迷局3

正文 虔正宗谢枫试灵药 无量海扶伊布迷局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东笙不愿全盘相信秦悦,所以提出了这个法子。若届时出了什么差错,也可将损失降到最低。

    秦悦微微笑了起来。东笙这个想法实在同她心里的念头不谋而合。东笙担心秦悦损伤了门中弟子,秦悦也怕解忧丹没有效用。如此一来,反倒皆大欢喜。

    没过多久,便有不少灵力微弱的修士走了进来,约有四五十之数,66续续地朝东笙一拜。

    这些都是虔正宗内为妖兽所伤的弟子。自罹此大难,便深居简出,郁郁寡欢。难得掌门有召,都拖着一副病体残躯来了。

    秦悦不禁看愣了。她虽曾设想幽境之祸波及了虔正宗不少人,但万万不曾想到,数量竟会如此之多。其中结丹期的修士便占了半数,还有不少元婴期的修士。元婴道君属于高阶修士,每失去一个,便会对门派造成不小的损失这暂且不提,单论这么多结丹期修士也受了牵连,定会致使虔正宗短时间内没有多少结丹期弟子结婴,门派威名恐会一落千丈。

    好在幽境之祸并非单单祸害虔正宗一门,而是殃及了整个南域。除了灵宇宗和木摇宗,大大小小的宗门都元气大伤。虔正宗如今这个情形,倒也不算最凄惨的。

    东笙示意启涵开口,启涵便将方才对东笙说的话又对众人说了一遍。最后朝秦悦拱了拱手:“前辈,你瞧瞧哪个人适合?”

    适合试药啊……秦悦的目光扫过众人,心念一动,一个玉瓶出现在了掌中。她的神色温煦:“解忧丹在此。你们当中可有人自愿一尝?”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各有一番算计。

    适才启涵告诉他们,这丹药对不同人有不同的疗效。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启涵措辞过于谨慎,反倒令他们心中存疑。若真是什么好东西,掌门为何不直接分派给众人,反倒只让墨宁道君挑一个人服药呢?只怕此时此刻,那所谓的解忧丹的用法剂量还不能确定下来,只好拿在场诸人试验一番。

    这些人深想下去,多数已隐隐猜到了秦悦的打算。东笙饶是处世精明,却也不曾洞悉这些。只因她相信启涵,不曾深思。

    众人暗道:“从来是药三分毒,既有治愈之力,难免也有致使伤情恶化的可能。不如等有人挺身而出,一试解忧丹疗效后,再行服药,岂不妥当?”

    大家都是这么一番心思,自没有人站出来应答秦悦了。殿内一时静谧得落针可闻,秦悦尴尬一笑,正打算随便说点什么缓和一下僵局,便见一个男修推开众人走了出来:

    “我愿意。”

    这道声音打破了一室的沉寂。

    众人正担心秦悦随意点一个上前试药,听见这一声,纷纷松了口气。

    秦悦看着一步步走上前来的男修,隐约觉得此人有些面熟。但具体在哪里见过,暂时想不起来了。

    男修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道出了一件往事:“前辈宽仁,可还记得当初曾在无量海上赐予了我一个阵法?”

    他这么一说,秦悦就有了大概的印象:“原来是你……”

    当初这个男修拿出了一株织玉草,灵均以灵石相换,她顺手给了一个阵法。三年时光飞逝而过,她早已不记得自己给过别人这个小小恩惠,没想到别人倒是铭记在心。

    当时此人自称“虔正宗谢枫”,很是有礼有节的一个人,竟也受了幽境之祸的牵连。

    见秦悦想起来了,谢枫就没多说什么,眼神中流露出信任来:“还请前辈赐药。”

    秦悦拿出了一枚解忧丹,谢枫接了过去,毫不犹豫地吞下。

    在场诸人,包括东笙,都目不转睛地看了过来。

    谢枫起先没有什么异常,但半刻钟未到,突然剧烈地咳了起来。秦悦的心微微沉了一下,转眼便见谢枫咳出了大量的鲜血,血色鲜艳而浓烈,衬得他的脸色苍白。整个人愈虚弱了,仿佛被抽走了生机。

    众人捏了一把汗,暗自庆幸,幸亏方才上前试药的不是自己……

    东笙神色未变,双眸却微微眯了起来。启涵紧抿着唇,既紧张又忧虑。

    这个情况倒是秦悦始料未及的。解忧丹经她亲手炼制,用了什么药材她再清楚不过。即便不能裨益人的修为,也断断不可能伤人性命。她料想谢枫服用解忧丹后,至多毫无效果,从不曾想会造成这样一个结局。

    谢枫吐了许久的血,慢慢止住了,应是觉得累极,自顾自地走到一旁,寻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然后便身子一瘫,昏死了过去,气息比先前还要衰弱许多。

    整个殿宇重新安静下来。

    这个景况,任谁都不会觉得解忧丹会是妖兽之祸的解药了。

    东笙看着秦悦不说话,后者觉得理亏,虽说她本意是好,但终究加重了人家门派弟子的伤情,即便这个弟子本就是一个将死之人……

    她也不知应当说什么好,就回望了过去。二人对视了许久,双双一言不。

    启涵看着东笙和秦悦之间的暗潮涌动,微不可察地叹了一口气:“母亲,既无效用,便先让众人散了吧。”

    东笙正打算点头,就在此时,一人指着昏死过去的谢枫,惊讶喊道:“他醒了!”

    秦悦扭头看去,便见谢枫的手指轻轻动了几下,然后眼眸慢慢睁开,如梦初醒一般茫然四望,忽然意识到身在何处,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弟子失仪,还请掌门莫要怪罪。”

    他咳出了一地的血,确实是失仪之举。

    东笙还当他一时半会儿醒不了,现在见他好端端地醒了过来,还行动自如,措辞稳妥,不由暗暗沉吟起来。

    谢枫站了一会儿,面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喜色,走到秦悦面前,跪下行了一个大礼:“还未叩谢道君救命之恩。晚辈现在又可以吸纳灵力了!”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明白过来:想必是那枚解忧丹起了作用。先前看他吐血,只觉得骇然现在看他行礼拜谢,反倒羡慕起来为何方才服用解忧丹的人不是自己?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