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寻秘径启涵诿闭关 馈奇珍东笙兑妙药1

正文 寻秘径启涵诿闭关 馈奇珍东笙兑妙药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零一章

    秦悦闻言,轻叹了一声。依她看来,幽境之祸好比一场来势汹汹的浩劫,而解忧丹便是缓和这场浩劫的良药。唯有炼制出大量的解忧丹,才能让幽境之祸无法蔓延,亦可鼓舞更多人修免却后顾之忧,一同前往无量海探寻。

    可现在元品五行水还没有着落,这只不过是一场空想罢了。

    秦悦望着手上的书册怔怔地出神,启涵犹豫几番,终于问道:“前辈,那无量海之事你可有了眉目?”

    先前那乾鹤说无量海不太寻常,启涵一直记着。他心中其实纠结得很,既想去无量海底一探,找出幽境之祸的真凶,拯救天下修士又担心那个所谓的“死亡之域”会夺去他的性命,令他仙途了断、得不偿失。近几天他时常想起此事,总是犹疑不决。

    “我正要同你说这件事。”秦悦站了起来,将书册上那句“自上古以来,海域相连”指给他看,条理清晰地解释道,“既然天下海域皆为相通,所以若要去无量海,便可借由禹海,或者别的海域前去。”

    启涵聪慧,略微揣摩了一会儿就明白了过来,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只是从地图上看,无量海和外界水域并不相连。”秦悦拿出两份地图,慢慢地分析道,“而且禹海内部也没有标示通往别的海域的路径。这条路到底能不能走通,还是说不准。”

    她手上的两份地图,一份是幽境地图,一份是禹海地图。

    启涵低头看了过去,眼中的神色变得越来越严肃,说话的语气反倒漫不经心:“海域相连,只是上古之时的说法。如今物换星移,不知过了多少个春秋,说不定当年沧海早已变作桑田。”

    “然也。”秦悦微微颔首。兴许,是她想多了秦悦略有怅然地收回了两份地图。

    “等等!”启涵看着绘制着禹海地图的玉笺,“前辈这份地图绘得好生精巧,容我拿去刻录一份可好?”

    秦悦手上动作停了停,将禹海地图挑出来递给启涵:“这是一只恶蛟所赠,确实绘得精致。”

    恶蛟是生活在禹海的海族,它们绘制的地图,不知比人修绘制的精确了多少倍。启涵闻言,更是喜滋滋地接过:“多谢前辈。三日之后,再行归还。”

    秦悦自然应允。

    三天之后,前来归还地图的并非启涵本人,而是一个普通弟子,恭恭敬敬地将玉笺奉上,说是启涵命他送来的。

    秦悦顺口一问:“你们道君去哪儿了?”

    那弟子想了想,答道:“道君说他要闭关两个月。”

    秦悦点了点头,心下了然:元婴修士闭关动辄数百年,启涵只闭关区区两月,八成只是在闭门炼器而已。

    那时她正好读到一段关于丹毒的记载,想到身中丹毒的奉衍,便将这段文字细细读了一遍。确如奉衍所言,丹毒无药可解。不过,虽不可根治,但有一个缓解的法子。

    那是一段法诀,繁杂得很,秦悦一眼扫过去,倒记住了大半。唯恐自己以后忘了,便拿出随身携带的白云小记,一字一句,逐笔抄录下来。此举看得侍立在旁的小修士直发愣这位前辈本是别派之人,来虔正宗藏便罢了,还将藏书的内容记了去!看她手上那本册子厚厚的一沓,也不知这等无耻行径干过多少回了!

    秦悦自不知旁边站着的小修士是如何腹诽她的。直到抄完了最后一个字,她才觉得心满意足。元品五行水的讯息半点没有见到,将缓解丹毒的法诀记下来,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又过了几天,虔正宗千百年来的藏书几乎被她翻了个遍,她才惆怅地离开了藏书的密室,走去向东笙告辞。

    东笙正运着灵火烧水泡茶,见秦悦来了,便新拿了一个茶盏沏了茶推给她,客套了几句:“我已为你备下了一间洞府,你再住上几日可好?”

    秦悦心里想着去灵宇宗走一趟,将那个缓解丹毒的法诀给奉衍瞧瞧,自然不会在虔正宗多作停留。闻言一脸正气凛然:“幽境之祸至今未解,实不敢偷闲。”

    这话说得义正辞严,摆出的理由也不容拒绝,东笙自然不好多说什么,扬唇笑了笑,换了个话题:“你翻看我宗藏书多时,可有什么收获?”

    秦悦摇了摇头:“五行水易寻,元品五行水却是少之又少。”

    东笙略默了默,又问:“就不能用寻常品阶的五行水代替?”

    秦悦又摇了摇头:“启涵曾试过,不可。”

    “可惜了。”东笙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不过很快就被她压了下去。她重又换了一副笑吟吟的面容,目光温煦地看着秦悦:“墨宁,你搭救了虔正宗的弟子谢枫,我还不曾言谢。”

    东笙明显一副有话要说的模样,秦悦看了她两眼,拿起面前的茶盏,抿了两口,眸光转了一转,中规中矩地接了一句:“掌门客气了。你允我遍览门中藏书,应是我谢你才是。”

    东笙被她堵住了话,一点也不恼,反倒掩口而笑:“你只道我同你客气,自己却又摆出了客套生疏的形容!莫不是你进阶化神之后,我的谢礼你再也看不上了?”

    秦悦放下茶盏,沉静而理智地说道:“掌门说的哪里话。掌门愿意赠礼,自是一片厚意深情,只是我愧不敢受罢了。”

    东笙听着自己说的“谢礼”已变成了“赠礼”,不由微微笑了起来:“当年我见墨宁一面,便觉得你灵慧非常,如今聪颖更甚往昔了。”

    没等秦悦回答,她便接着说了下去:“只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还不知我要赠你什么,早早地回绝了,反倒不美。伤了我一片心意暂且不提,若是错失了什么天材地宝,岂不可惜?”

    秦悦喜欢有话直说,不爱拐弯抹角。跟东笙你来我往地绕了这么久的圈子,着实觉得倦怠。看着东笙眼中疏离的笑意,秦悦揉了揉额头:“掌门说的极是。”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