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寻秘径启涵诿闭关 馈奇珍东笙兑妙药3

正文 寻秘径启涵诿闭关 馈奇珍东笙兑妙药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东笙眼光老辣,得她一声夸赞令秦悦很是受用。后者绽开一抹笑容,继续向东笙辞别:“我且去分派解忧丹,便不在此久留了,告辞!”

    解忧丹拿不到手,东笙便也歇了细心招待的心思。假意挽留了几句,便亲自将她送出了门。

    秦悦在殿门口堪堪停住,侧笑道:“掌门留步,下山的路我也认得,就不劳相送了。”

    “这倒失了礼数……”东笙一副为难的神色,片刻之后才应承下来,“既然道君坚持,这样也好。道君记着一路当心,日后再来虔正宗作客,我必倒履相迎。”

    秦悦顺口接了一句:“掌门客气了。”随后便施施然地沿着崎岖的山路走下了山。

    不多时,虔正宗的山门近在眼前。只是她还没踏出山门,便听身后传来一道气急败坏的喊声:“墨宁!你给我站住!”

    这是东笙的声音。秦悦回,便对上了东笙怒气冲冲的视线。见她看过来,东笙干脆踏上飞行道器,一路飞到了她的面前。

    虔正宗不少弟子都听见了自家掌门那道惊怒不已的喊声,66续续地走过来看热闹。东笙立在秦悦面前,感受到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好奇目光,终究顾及彼此的脸面,令那些在旁观望的弟子散了。

    待众人走得一干二净,东笙才冷笑出声:“墨宁道君好本事,拿旁人当枪使便也罢了,竟还算计到启涵身上来了!”

    秦悦一脸茫然,见东笙气恼的模样不似作假,便耐着性子问了一句:“此话怎讲?”

    东笙晃了晃手上的传讯符:“启涵前不久去禹海走了一遭,寻到了自禹海前去幽境无量海的路径你可别说此事同你无关!”

    这张传讯符是启涵寄来的,东笙也是刚刚才收到。

    “启涵不是在闭关……”秦悦反问了一句,突然沉默了下来。她想起了启涵向她讨要禹海地图的情形,又想起了她在启涵面前提起的“海域相连”之事,再结合东笙所言,基本确定了启涵这些天干了什么事儿。

    他一定是带着刻录好的禹海地图,深入海底去寻觅与无量海相连的路径了!

    秦悦喃喃道:“他也是个奇人,竟还真被他找到了……”

    “我就知道是你唆使了启涵!”东笙恨声指控道。若不是忌惮秦悦修为高深,她兴许就将一道杀招打过来了。

    秦悦连忙摇头否认:“我倒也不曾唆使他,只是……”

    她话还没说完,东笙便打断了她并非成心出言打断,语调轻得很,声音里还有几分无措和惊魂未定:“你可知禹海如何凶险?海族藏龙卧虎,即便是你这位化神道君,稍有不慎也会丧命……启涵他只是元婴中期!你还让他去无量海!你不知道那儿的别称是死亡之域吗?我知道你博爱天下苍生,单你一人要如何我不管,可你拉上启涵的性命作甚……”

    东笙絮絮说着,秦悦一时不知应当如何应答。在她的印象里,东笙素来精明世故,身居掌门之位多年,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自不必说。和东笙说话,秦悦还得提起全副心神应对,话里话外的意思能让她来来回回猜好几回。

    可就是这样一个为人处世面面俱到,从不让人挑出错处的女修,如今却因为启涵,表现出如此脆弱的一面。

    秦悦莫名想起了青漪。往日那般高傲的一个人,也会抛却旧恨,放下身段,恳求秦悦教养她遗留在世的孤女。

    大道忘情,修行的日子越久,心肠愈变得冷漠寡情。大抵只有子女,才是修仙之人心底唯一柔软的地方。

    东笙自顾自地说了一会儿,大约觉得自己失态了,略微缓了一缓,便恢复了方才略带不满的面容:“墨宁道君,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交代。”

    秦悦斟酌了一番:“你手上那张传讯符,可否借我一看?”

    这张传讯符是启涵寄来的,东笙很是珍视。闻言忖了一会儿,还是将符箓递给了秦悦,后者当着她的面打开细览。

    启涵说了自己近几天在禹海寻找秘径的详细经过,还说他已去无量海走了一遭,没遇上什么危险。此外还向东笙道歉,说自己唯恐她忧心,特意将此行瞒了下来,只假称闭关,希望母亲不要怪罪等等。

    末了还有一行小字:“请母亲将此事报与墨宁前辈知晓。”

    秦悦轻叹一声。难怪东笙一口咬定这事儿和她有关,原来是因为启涵这句话。

    她也没料到启涵会自作主张,还瞒得这样好。

    秦悦思量了一番,一脸恳切道:“此事确实有我的原因在,幸亏启涵没有什么损伤。现下他也要回来了……”

    “谁跟你说他要回来了?”东笙似笑非笑地截住了她的话。

    启涵的传讯上并没有说他即将返程,但秦悦料想他既已传讯东笙报了平安,想来此刻正在回宗的途中,但听东笙的话里的意思……“难道他还留在禹海?”

    东笙冷冷应道:“不离十!这孩子做事执着,一件小事也要寻根究底才肯了结。这回若不深入无量海解了那幽境之祸,怕是不肯回来。”

    启涵先前回虔正宗的时候跟东笙提了一点无量海的不寻常,是以东笙这会儿也猜到了启涵的打算。

    启涵做事执着,秦悦也是知道的。当初正是因为启涵的锲而不舍,才有了后来的解忧丹。但此刻换成无量海这样的险境、妖兽之乱这样的祸事,这般执着的心思倒也不是一件好事。

    “说起来,”东笙顿了顿,“启涵会有解决幽境之祸的念头,也是拜你所赐。”

    此刻东笙的眼神明晃晃地写着“一切罪魁祸都是你”,种种埋怨之意透过眸光显露了出来。秦悦当真冤枉,念及她一片慈母心肠,到底没同她争执起来。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安慰了两句:“解祸却灾,裨益天下,原是好事一桩。启涵自愿为之,你当支持他才是。”

    她将“自愿”两个字咬得格外重,点明启涵此去无量海与她无涉。

    东笙微微愣神。

    秦悦趁着这个工夫,跨步走出了近在咫尺的山门。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