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木摇宗伶牙斗俐齿 解忧丹杯水救车薪1

正文 木摇宗伶牙斗俐齿 解忧丹杯水救车薪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零二章

    几百年前,东笙有一件生平憾事,便是华殊修炼走火入魔,忘却了许多过往。虽然随着他修为的增长,许多事渐渐想了起来,但东笙和启涵,却是再没有忆起。

    几百年后,这件憾事已然淡去了许多。启涵继承了他父亲绝妙的天资,处事稳重,为人正直修为德行,一样不缺。东笙甚至觉得自己心底已经了无遗憾,谁知启涵又折腾出这遭事儿来,平白令她挂怀担忧。若启涵出了什么闪失,那她当真要憾恨一生了。

    她记得启涵传讯有言:先贤有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今幽境为祸,虽力有不逮,亦志在平祸济世解忧。此身之于尘世,不过粟谷之于沧海,若有所为诸天地,则所愿得偿,平生无恨。

    东笙心底默叹:“启涵已不是当初那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了,终归会有自己的想法。兴许墨宁说的不错,解祸却灾,裨益天下,原是好事一桩。我本不该拦他……”

    东笙看了眼山门,秦悦早已飞得没影儿了。东笙抿了抿唇,走去吩咐守门的小修士:“你去把这几张符箓拿给墨宁。”

    这些都是传讯符,融有启涵的精血。不论启涵身在何地,都能收到这几张符箓。东笙拟将此符交与秦悦,是希望后者能够与启涵取得联系、护佑启涵一二。

    那山门口的小修士闻言呆了一呆。

    东笙只当此人不识秦悦,因而解释了一句:“墨宁便是方才离开的那个女修。”

    那小修士艰难地点了点头:“弟子知道。但那位道君已经走了有一会儿了,我如何追得上她?”

    东笙沉吟,须臾之后问道:“她往哪个方向去的?”

    小修士指了一个方向:“便是朝那儿飞走的。”生怕东笙让他去追,又紧接着添了一句:“墨宁道君修为高深,飞行度当是一等一的快,我应是追不上她的……”

    东笙辨认了一下方向,笃定道:“那个方向正是木摇宗所在。你且去木摇宗走一趟,定能见她一面。”

    那小修士听了这话,不免想起了外面肆意横行的妖兽,断断不敢离开山门一步。但掌门有令,他不敢拒绝,只好委婉地说了一句:“此事不如交给谢枫师叔?师叔日前服用了解忧丹,修为也高,若要外出办事,总归比我稳妥些。”

    “应当如此。”东笙点了点头,“竟是我顾虑不周。”

    那小修士总算松了一口气。

    东笙本想亲自去找启涵,但终究还是作罢了。一则,她的修为只比启涵略高一点,若逢险境,不仅不能助启涵一臂之力,只怕还会拖了他的后腿。二则,她若稍有闪失,这偌大的虔正宗该当如何?届时若有几个心术不正的弟子想着争名逐利,门中定是一场大乱,虔正宗数千年的道统传承岂不毁于她手?

    东笙虽挂念启涵,却也能勘破利弊得失。千古罪人她是不乐意做的,只好将希望寄托在这几张传讯符和秦悦身上了。

    而秦悦也确如她揣测的那般,飞去了木摇宗。

    其实秦悦本想先去灵宇宗,将缓解丹毒的法诀告知奉衍。但犹豫了一番,还是去了离虔正宗更近的木摇宗。

    木摇宗在这场幽境之祸爆前,便早早地闭门封山了,门中仅有寥寥几个不幸殃及的弟子,其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结丹后期,即便折损了也伤不了门派的根基。

    可惜这几个不幸殃及的弟子之中包括了席昭。

    秦悦选择去木摇宗,一来是因为路程更短,二来便是担心席昭,有心来此探问她的消息。拿出玉佩打开了守山大阵,一路径直拾级上山。山路寂静,秦悦步伐极快,展眼就到了洞府门前。

    正打算进去,便见承影推门走了出来。

    承影垂着头,起先还没瞧见秦悦。直到看见了眼前凭空出现的玄袍一角,才愕然抬起头来:“前辈……”

    她刚刚一直低着头,并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但她一抬,秦悦便看出了端倪:“你怎么哭成了这副模样?门中还有人欺你不成?”

    承影的眼睛肿得跟核桃一样,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眼眶红红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前辈,师姐还没回来……她,她莫不是折在幽境了……”承影本已止住了眼泪,见秦悦近在眼前,却像骤然得了依靠一般,泪水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很快便沾满了衣襟。

    秦悦早就料到这个结果,好言安慰道:“她虽没有回来,但也未见得性命不保。妖兽之乱祸及南域,兴许她正躲在一个安全之所,只等着这场灾祸过去呢。”

    这话也就用来抚慰承影罢了。她不晓得席昭已为妖兽所伤,秦悦却知晓得一清二楚。但承影已然这般伤心,秦悦自然不会再把事实说出来。

    秦悦说话的时候,语调和缓平静,很是安抚人心。承影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抹了把眼泪:“前辈说的是,师姐福大命大,断不会轻易陨落了,遂了叶荷那小蹄子的意!”

    秦悦微微挑眉:“叶荷?”

    承影冷笑一声:“三年来,师姐生死未卜,叶荷没有半点担忧牵挂便也罢了,还在一旁说风凉话!她的运气倒是好得很,往日那般喜好外出历练,偏这几年一直安分地待在了宗门!平平安安躲过了这场灾祸!”

    说到这儿,承影又想起了生死不明的席昭,一时又是气恼,又是愤恨,转头向门内喊道:“她不过是借着前辈的脸面,才得以暂住在木摇宗!还真把这儿当自家师门了不成?从没见过这般厚颜无耻的,真真教我长见识!”

    叶荷也住在这间洞府里,承影摆明了就是说给叶荷听的。秦悦看得明白,想了又想,终究没有拦着她,见她说够了才继续问了句:“周掌门可在?”

    承影点了点头:“掌门三年前就回来了。”

    秦悦颔:“我有事找他,你且去忙你的。”看着洞府内的几间屋子,又不放心地添了一句:“你只管好好修炼便是,别再同叶荷争执起来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