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露原形遍数修道事 恨善心缅思爆丹人1

正文 露原形遍数修道事 恨善心缅思爆丹人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零三章

    思及此,承影顿时急火攻心,抬起双手掐起了法诀。叶荷低低的笑声传了过来:“你当真要对我动手?我提醒你一句,你修为不及我,若论斗法,定然力有不逮。我若还手,也不理亏,你说是也不是?”

    承影此刻已听不进什么了,几道杀招打了过去,叶荷闪身一避,承影见没伤着叶荷半分,反倒将自己的屋子毁得七零八落,不觉又气又恨。

    叶荷落井下石,也使了几道法术出来。出手虽不致命,但刁钻得很,承影心里藏着气,理智已去了大半,一时闪避不及,挨了好几道攻击。

    叶荷收回手,兴致缺缺地看着承影,摇首道:“原来这般不堪一击,当真无趣。”

    承影盯视着叶荷,许久之后,才调开目光,决定道:“我们出去打!”

    “哦?”叶荷一笑,“如此甚好。”

    她正觉得这地方不开阔,碍了她的手脚,没想到承影说了这个提议自寻死路,能怨得了谁?

    其实承影是想,这屋子禁不起两个结丹修士的斗法,她二人还是另找个空旷的地方为好。一则不致使自己无处可居,二则也不糟蹋了墨宁前辈的洞府。

    她能想到这些,足见她已经冷静下来了。

    她知道,此刻应对叶荷最好的方法,应是置之不理,而不是与之相争,毕竟她的修为比叶荷矮一个小境界,当真斗起来,吃亏的肯定是自己。但她就是看不惯叶荷那副害了师姐还得意洋洋的模样!她纵使不能取叶荷的性命替席昭雪恨,也要让她付出代价!

    两人一前一后地朝门口走去。叶荷走在前面,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而紧跟其后的承影正在搜肠刮肚地想能够越阶挑战、一击即中的法子。

    叶荷的嘴角挂着志在必得的微笑,神色很轻松,像是解脱了什么执念一般。走到门前,随手推开了房门,神色忽然一怔:“前辈”

    她的声音惊诧至极,显然没想到秦悦会立在门口。音量也因震惊变得低哑而迟疑。

    后面的承影压根儿没听见她说了什么。她的目光如芒,紧紧看着前面人的背影,左手掐起法诀,右手悄然入袖,一叠符箓腾空而起。

    这便是承影的对策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若光明正大地斗法,她和叶荷有境界之差,何以匹敌?只好出此下策,虽非君子所为,但对待叶荷,要什么君子之道!

    叶荷看见秦悦,心里早已一片惊惶,再对上秦悦蕴了冷色的眸光,更是不知所措。身后承影如何,哪里还顾得上?

    于是那一叠符箓全都看准目标,噼里啪啦地朝叶荷砸了过来。

    承影本就跟在叶荷的身后,两人距离很近,符箓从承影手上到叶荷身上不过一眨眼的事。叶荷侧了侧身,原可避开一小半符箓,但她看了眼秦悦,心念一转,竟没有动弹,生生把那叠符箓挨了下来。

    承影意在偷袭,自不是随意拿些凡品来对付的。纵使叶荷已在身上搭出了几层灵障,此刻犹觉得疼痛难忍,一身灵力已去了大半。幸而她是单系水灵根,用来疗伤甚好。于是默默地运起所剩不多的灵力,温养着周身经脉。垂下眸子,长睫掩去了眼底的决然。

    墨宁前辈究竟是什么时候来这儿的?她听去了多少?

    “前辈何时来的?”这时承影也看见了秦悦,替叶荷将疑惑问出了口。她只当叶荷伤重,原想乘胜追击,见此刻秦悦在此,只好作罢了。

    秦悦瞥了一眼叶荷。后者伤得极重,脸色苍白,神识扫过去,还能看见她背后深可见骨的伤口。秦悦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她不信当初那个懦弱胆怯的叶荷会变成方才那般咄咄逼人的模样,也不信叶荷是致使席昭下落不明的真凶。但不论她信与不信,事实都摆在眼前了。

    “若我不来,你打算如何?”秦悦反问承影。

    承影自知刚刚向叶荷扔的符箓全被秦悦瞧见了,但她此刻一点也没有被人抓了现行的慌张,反而理直气壮道:“席昭师姐至今生死未卜,全拜叶荷所赐。师姐如今身不在此,我代她雪恨,有何不可?”

    叶荷闻言,脸色愈发白了几分。她抬起眼眸,不敢置信地看了承影一眼,然后才将目光转向了秦悦,泫然道:“前辈,三年前,我的确劝过席昭去幽境觅求机缘可我却不曾想幽境妖兽会”

    她还没说完,就被承影冷声打断了:“你适才说得明明白白幽境之祸,你一早便知!何以到了墨宁前面跟前就换了个说法?”

    说完,又冷笑连连,恍然大悟道:“我说你这三年怎么这么安分,不曾离开木摇宗半步,原来你早知这场妖兽之乱!拿木摇宗当你的避祸之所!”

    接二连三的指摘让叶荷莫名烦躁起来。她摇着头,抵死不认:“胡言乱语!我一直留在木摇宗,只是因为墨宁前辈临走前命我潜心向道而已。我感念前辈教化,所以一直留在这儿静心修炼你不可妄加揣测,污蔑于我!”

    她就在赌,秦悦刚刚才来,没将她同承影的对话听去罢了。她自认了解秦悦,深知这位前辈一副柔软心肠,见她伤重至此,定不忍苛责。

    秦悦默然叹了口气。许久之后,幽幽道:“你随我来。”转身朝自己的屋子走去。

    她的话是对叶荷说的。叶荷眸光微闪,忍着后背的伤痛,一步步地跟上了秦悦。

    承影看这架势,觉得秦悦多半要饶过叶荷了,很是不甘:“前辈”

    下一刻,她的耳畔便响起了秦悦的传音:“我自有决断。”

    叶荷跟着秦悦走进了她的屋子,秦悦挥袖关门,一转身便瞧见了叶荷鲜血淋漓的后背,伤口狰狞,触目惊心。

    秦悦心底微微一叹,从袖中摸出一只瓶子,递给了叶荷。

    叶荷打开一看,瓶子里全是疗伤的灵丹,多半还有稳固境界、裨益修为的作用。见秦悦这个态度,她心里也有了计较,扬唇笑道:“多谢前辈。”

    她生得极好,修为进益之后,容貌便越发明丽了。这一笑便宛若百花盛开,将所有阴霾一扫而空。

    秦悦静静地看着她的笑颜,又将眼前的人和当年扑买场里的那个稚女联系在了一起。脑海中,二者的身影不过重合了一瞬,便渐渐地分离了开来。

    “你何时知晓了幽境妖兽的不寻常?”秦悦淡淡地问道。

    叶荷怔了怔,手上的丹药瓶险些没拿稳。她见秦悦赠药,便以为秦悦是相信她的,没想到秦悦还是信了承影。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