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露原形遍数修道事 恨善心缅思爆丹人2

正文 露原形遍数修道事 恨善心缅思爆丹人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前辈”叶荷嗫嚅了许久,也仅仅说出了这两个字来。她此刻又变回了怯生生的模样,抬眸看秦悦的时候,眼中水光隐隐。

    秦悦什么都没说,一直在等她的下文,等了许久,叶荷却没有再言语。秦悦的心慢慢沉了下去,失望的神色一点一点地显露了出来。

    她想听叶荷说几句苦衷,哪怕只有只言片语的解释而不是这般默认的模样,还流泪委屈惹她同情。

    “席昭为人谦和,从不是与人结仇的性子。”秦悦漫不经心道,“当年你初来木摇宗时,还多亏了她的周全照看我不知你们后来生了什么龃龉,竟让你生出了杀之而后快的念头。”

    叶荷依旧默然。

    秦悦接着问道:“你为何诱她去幽境?”

    叶荷眼睛一眨,两行眼泪就淌下来了:“我只是劝她去幽境寻一寻机缘,谁知她恰好遇上了妖兽之祸前辈好生不讲理,竟把此事因果全都推给我”

    秦悦闻言,最后几分耐性也被磨掉了。她眼眸深处的寒意略略深了些,神色还是一派平静,道:“其实我刚刚在承影的屋子外立了许久,你二人的争执,我都听见了。”

    叶荷顿时变了脸色,轻轻地“啊”了一声,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马哑口不言了。

    “若我今天不在这儿,你是不是打算趁机杀了承影?”

    叶荷觉得秦悦的语气冷静得可怕,想了又想,还是硬着头皮点了一下头。

    秦悦拍了拍手掌,竟然笑了起来:“先把承影激怒,引她率先动手,你再出招反击,既占了一个理字,又能取了承影的性命。即便我日后追问,也不会责怪你你打的可是这个主意?”

    叶荷见秦悦将她的心思猜得分毫不差,脸色又白了几分:“前辈前辈既然知道,又何必再问”

    “你跟她们师姊妹有什么过不去的!”秦悦见叶荷承认,当真失望透顶,“你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叶荷一惊,却不敢多说什么,只好慢慢退到门口,心里想着,等过几日前辈气消了,再来好好认个错,前辈宽仁,定会原谅她的。

    这时秦悦又道:“等等。”

    叶荷以为她心软了,心头一喜,眼泪汪汪地望着秦悦:“晚辈知错,往后往后断不会如此了”

    秦悦不为所动,一脸沉静:“人皆道你是我墨宁亲自教养长大的,此前你也用了这个名头行了不少事。从今以后,这层身份你便舍了罢。”

    叶荷越听越是心凉,心念急转,连忙道:“前辈前辈多年教导,我,我怎能割舍”

    “你便当从没有见过我这个人。”秦悦向前走了几步,眸光漠然地看着叶荷,神态认真而决然,“你走吧。”

    秦悦说完这一句,就转身走了,像是不想再多看叶荷一眼。

    叶荷自然不敢走。她知道,自己今天若是踏出了这个门,往后别说是秦悦的洞府,就连木摇宗,她都不一定能进来。

    她抿紧了唇,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眼泪簌簌往下流,胸前的衣襟被打湿了一片。

    “前辈留步!”见秦悦果真停下了脚步,叶荷便哀哀道,“说出来前辈可能不信,我嫉妒我嫉妒席昭和承影。”

    秦悦慢慢转过身来,看见了哭得泣不成声的叶荷。

    叶荷抹了把眼泪,继续道:“前辈待她们远比待我好,我心中委实不忿”

    “这便是你取人性命的理由?”秦悦轻轻笑了一声,“她二人暂且不论。当年我离开木摇宗前,曾跟你说过我打算去幽境,你既知幽境有异,为何没有提醒我?”

    “因为我知道前辈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叶荷默了许久,只说出这句话来。

    “我自己尚且没有这等把握,你倒觉得我无所不能。”秦悦接了这么一句,又道,“你可知这回幽境之祸夺去了多少人修的性命?若你提醒我,兴许现在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叶荷哑口。她倒忘了,这位前辈是怎样一个心念苍生的人物,时至如今,不论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法弥补这个过错了。

    “请前辈容我悔改!”叶荷不想离开秦悦的羽翼,此刻只好连连叩首,泪珠子一个接一个地滚落下来,端的惹人心疼。“晚辈行止不端,心术不正,现已后悔万分。请前辈念在往日教养的情分上,恕我一回”

    见秦悦不答话,叶荷只好将往事一件件地翻出来说:“我还记得前辈自扑买场将我救下的情形,也记得前辈引我入道,授我名剑和长泽剑法救命大恩、引道德义,从不敢相忘!”

    秦悦一副倦极了的神色。她当初找到长泽剑和长泽剑法的时候,李雁君就在她身边,当时李雁君听说她打算将这两件东西赠给叶荷,还提醒她不妥之处如今看来,倒是李雁君比她有远见。

    叶荷膝行几步,抓着秦悦的裙裾,一叠声地喊道:“姐姐墨宁姐姐”

    当初秦悦把她从扑买场带出来,她确实一直将秦悦唤作“姐姐”,后来才改口叫“前辈”。叶荷只盼这个称呼能让秦悦心中泛起一点怜惜的涟漪。

    秦悦果真露出了几分动容的神色。

    叶荷见状,连忙再接再厉:“当年姐姐结婴,受了重伤回来,我半点不曾犹豫,便孤身远赴因璇境,替姐姐寻来醉梦花墨宁姐姐,你就看在这件旧事的份儿上,原谅我这一回吧我一个孤女,仰赖姐姐恩泽才平安活到了如今,姐姐若把我赶走了,教我何处安生”

    秦悦俯身,伸手将叶荷扶了起来。叶荷心下大定,面上仍是一副无措的模样,不安地看着秦悦。后者也在看她,眸光幽远,仿佛在透过她回忆什么人一般。

    “幽境之中,有个男修趁席昭受伤,夺去了她一个阵法,后来我把那个男修杀了。”

    叶荷怔怔的,不知秦悦为何突然提起这些。

    “叶荷,我不取你的性命,已是我最大的慈悲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