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无量海迎孤身秦悦 玉葫芦锁失心启涵1

正文 无量海迎孤身秦悦 玉葫芦锁失心启涵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零五章

    “这是怎么回事!”化形成少女模样的冰赤鳞尖声喊道。她原以为这个攻击万无一失,谁知冰锥遇上了这件不知名的法宝,竟立刻消失不见了。

    仿佛,被那幅画卷吞噬了……

    秦悦也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冷冷哼了一声,周身灵力飘散开来,震开了缠住她的两只赤鳞。秦悦心想:“眼下画卷堪敌,那冰赤鳞已不足为虑,我莫要同他们缠斗在此,早去和启涵会合为好。”

    所以她便接连不断地打出了灵刃,几只赤鳞自然措手不及,一会儿化成人形,一会儿变作兽形,显然应接不暇。

    冰赤鳞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一直朝秦悦扔出了大大小小的冰锥,可惜都被画卷一个不差地接下了。

    秦悦见状,更加无所畏惧,灵刃也使得越发刁钻了。赤鳞不敌,两两对视了一眼,忽然向三个方向遁走了。

    秦悦自然懒得去追。但她恼恨这几只赤鳞耽误她去寻席昭……遂又朝各个方向甩出了好几道灵刃。瞧见那些赤色的身影一滞,秦悦才觉得满意了。

    随后她便飞速赶到了传送阵。启涵正百无聊赖地站在阵法附近,似乎在等她。

    秦悦道:“启涵,我们走吧。”

    启涵原本背对着她,闻言转过身来,颔首应了一声:“墨宁道君。”

    秦悦莫名觉得怪异。启涵一向唤她“前辈”,很少称她为“道君”。不过她也没有在意,见启涵没有动弹,就先踏上了传送阵,正要被传送走的时候,启涵突然朝她扔出了一道符箓。

    这是一道雷符。因为此刻在深海,所以雷符的威力减少了许多,但仍旧掀起了惊涛骇浪,把秦悦活生生地砸出了传送阵。

    秦悦自然没有被传送走。她落在不远处的海水中,很是茫然地站稳了身子,眸光扫过青竹般站着的启涵,不由深深敛眉。

    她万万没有想到,启涵会对她出手。

    启涵见她好端端地站了起来,眉眼间狠戾之色忽现。像是自知以灵力相搏,定斗不过秦悦,所以又拿出了一张符箓。

    这是一张火符,品阶尚可,原也是一件攻击的利器,但五行之中,水克火,这道火符在深海中的效果比方才那道雷符还要不济。

    更何况秦悦已有了防备,见符箓飞了过来,自然不惊不乱。她身负一个火灵根,而火符之内封存的本就是火系的法术,她应对起来自然得心应手。

    她心里隐约察觉出了不妥。启涵斗法,她方才也见识过了,很是扬长避短、因地制宜。这样一个人,身处深海,只会用水系、木系这样有利的法术或者符箓,定不会使出雷符、火符这般在水中威力大减的符箓。显然面前这个人,已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启涵了。

    也不知启涵着了什么魔……秦悦抿紧了唇,接下了启涵的一道道攻击。启涵虽乱了神志,但她却清醒得很,自不会伤启涵一分一毫。

    启涵见自己一直奈何不了她,眉宇间渐渐浮出了几分急躁,使出来的道器也越来越繁杂了。秦悦一边应对,一边试探性地问道:“启涵,你为何要对我大打出手?”

    启涵闻言,有一瞬间的怔忪,手上的动作也滞了一滞。他微微拧着眉,仿佛在思考什么,但很快他就恢复了先前的模样,一言未发,却向秦悦甩出了接连不断的杀招。

    没有得到任何回答的秦悦轻轻叹了口气。思量了片刻,拿出了一块小石头。

    这块石头不是旁的,正是九星幻阵,当年她夺魁斗阵大会后得来的头彩。

    她心想:“反正这不过是个幻阵,伤不了人的性命,此刻用来阻一阻启涵正好,也省的他一直对我出招。”

    果然,启涵对上九星幻阵之后,眼神就渐渐变得木然起来。手上的道器也都放下了。

    秦悦这才有工夫喘一口气。这个幻阵她也仔细探查过,当初以身试阵,用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才从幻阵中走出来。她估摸着启涵一时半会儿清醒不了,又拿了一个玉葫芦出来,启涵和九星幻阵倏然化成了一道光,飞进了玉葫芦。

    这件玉葫芦是秦昌在她结婴大典的前夕给她的赠礼,只能放进活物。不过秦悦从不捉妖兽扔进去,所以这个葫芦也一直没有派上用场。今天把启涵关进去,实属事急从权之举。

    秦悦把玉葫芦收好,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了低低的笑声。秦悦皱了皱眉,肃然回首,便见一袭白色的身影抱着一把琴,立在了不远处。

    “是你?”秦悦认了出来。当年翡翠被那个叫曲璀的邪道一曲音攻吓着了,便是此人奏琴开解的。

    “道友还记得我?”那人的声音听上去颇为欣悦,似乎心情很好。

    秦悦点了点头,心里还是暗暗警惕了起来。她可没忘了,这个人还肖想过她在笑忘山发现的灵脉。

    只是她不论如何也不曾料到面前这人正是曲璀。

    “不知道友可有闲暇?你我合奏一曲可好?”曲璀道,信手拨了拨琴弦。

    “我还有事要做,恕不奉陪。”秦悦心里仍然挂念着席昭,自然摇首拒绝。

    那人看了她一眼,露出了一个笃定的笑容:“既然道友琐事缠身,不如来日再会吧。”

    说完这一句话便转身走远了。

    秦悦自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看了一眼那个素色的背影,懒得分出心神多想什么。深深呼出了一口气,终于迈步走上了传送阵。

    大约过了两刻钟,她才稳住了身形,感觉自己来到了另一片海域。

    她平复了一下因乘坐传送阵而带来的头晕目眩,过了一会儿,才抬眼打量着四周。这里灵气富足,确实像自己当初停留三年的无量海。

    她凭借着直觉,缓缓朝海中央走去。行至半路,心神忽然一阵恍惚。

    ……那种思维迟钝、反应减缓的感觉又回来了。

    秦悦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继续上前走了。这里很寂静,光线也昏暗至极,给人的感觉便是寥落而压抑。秦悦很想找个人说说话,但想到了玉葫芦里神志不清的启涵,只好作罢。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