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悲坐化生死悟本心 痛抉择取舍陷两难1

正文 悲坐化生死悟本心 痛抉择取舍陷两难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零七章

    阵阵海风袭来,秦悦陡然清醒了过来。

    这里正是幽境深处的无量海海岸,四周空旷寂然,只有她一人。无量海面风平浪静,那一个化形墨蛟早已不见了踪影。

    秦悦低头,瞥见了自己手腕上那圈被扶伊掐出来的红印,才知道刚刚的一切真真切切地发生过。

    她拿出了席昭的本命玉牌,仔细瞧了瞧。碎了一角的玉牌在阳光的照耀下蓝光更甚,光芒幽幽地流转着,仿若游动的海水。

    玉牌上幽蓝色的光芒,和方才扶伊挥袖间海水变幻出的光华,如出一辙。

    秦悦便是再迟钝,也知道这二者之间有些关联了。

    她心神一肃,刚想入海探查,便想起了方才扶伊说的那句话:“这是最后一次……”

    他这话说得轻声细语,但语气却阴鸷而漠然。

    秦悦想了又想,仍然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从扶伊的种种举动中隐约可窥,扶伊不希望她出现在无量海。

    秦悦的神色慢慢沉重了下来。席昭生死不知,无量海她势必要再去走一遭。但扶伊方才所作所为,似乎都在警示她不要再踏足这片海域了。

    如此看来,方才那句话应是:这是最后一次……踏足无量海。

    她心道:“扶伊数度救我,又尝品禅悟佛,应是心怀佛法慈悲的良善君子。我便依他所言,暂不去海底冒险。”

    正这般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迟疑的声音:“墨宁道君?”

    秦悦立马警惕起来,手上蓄起了灵力,转身一看,来人竟是谢枫。

    “你如何到这儿来了?”秦悦收起了严阵以待的气息,“这原本僻静无人,我还当来了什么不轨之徒。”

    “灵均掌门遣我来此,倒没想到能恰好遇上道君。”

    秦悦怔了一怔:“灵均掌门?灵均他做了哪一宗的掌门?”

    “自然是灵宇宗。”谢枫答道。心中暗道:怪哉,这位墨宁道君连自己的师门换了掌门也不知晓?

    秦悦又追问了一句:“先掌门奉衍道君坐化了?”

    谢枫点了点头。

    秦悦沉默了许久。当初她自虔正宗寻来了缓解丹毒的手诀,本想去灵宇宗告诉奉衍,却一直不曾得空。没想到匆匆几月过去,奉衍竟已坐化了。

    世事无常啊……秦悦慨叹了一声。

    想来修为的晋升不仅意味着寿元的增长,还意味着越来越多的人即将离开自己。或许……登临高山之巅,问鼎天下的时候,昔日亲朋挚友早已变成了一抔黄土,天地之间,也只余清风明月聊以作伴了。

    谢枫看着秦悦眼中不经意出现的寥落与感伤,怔怔问了一句:“道君怎么了?”

    秦悦摇了摇头:“无事。”

    倘若天地不改,仙道犹在,纵使此生孤寂,她也要一人踽踽独行,以此孑然之身,证彼登天大道。

    于是谢枫又看见了秦悦眉眼间的决然与坚定。

    “幽境之祸……道君可有了眉目?”谢枫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问着秦悦。

    秦悦先点了点头,然后又蹙起了眉。思量了一番,兀自取出了玉葫芦,把启涵放了出来。

    启涵仍困在那个九星幻阵里,神色很是呆滞。

    秦悦沉吟片刻,小心翼翼地把那幻阵取走。启涵的眸色渐渐清明了过来:“前辈……”

    秦悦心下大安。启涵既然已经认出了她,想来不会再像先前那般对她大打出手了。

    可就在下一瞬间,启涵便掐了个手诀,锐利的金芒朝秦悦打了过来。

    秦悦反应不慢,立马向后飞远,迅速地左闪右避,那些金芒都擦着她的衣服飞过去了,没伤着她半分。

    启涵的神色变得森寒起来,抬起双手,左手出现了一把短刀,右手出现了一柄长剑。数息之内,这两件道器便带着磅礴的灵力飞到了秦悦眼前。

    秦悦闪身一避。但刀剑仿佛有眼,她避到何处,那一刀一剑便跟到何处。秦悦只好踏上画卷,腾空飞了起来,速度极快,一刀一剑追赶不及,互相撞到了一起,迸溅出金属的流光。

    启涵低低地冷哼了一声,把这两件道器收了回去。秦悦闲闲地飞了回来,踏上地面。

    画卷是她的本命法宝,似乎察觉到她有难,主动转了一圈,飞到了启涵面前。眼看着启涵就要被画卷上的情景迷惑了,秦悦连忙把画卷唤了回来,妥当地收好。

    一旁的谢枫早已看傻了。

    起先他见秦悦拿出一件困人的道器,把启涵放了出来,还当东笙掌门的亲子受了什么迫害。可随之而来的情景却着实令他吃了一惊素来敬重墨宁前辈的启涵道君,竟对前者使出了杀招?而墨宁前辈像是早已料到,只是游刃有余地闪避,既不曾细问缘由,也不曾出招反击。

    见这两人似乎暂时停下来了,谢枫连忙上前劝解:“启涵道君,你可是心中有什么不满?哎,有什么事是说不得的,为何非要大打出手……啊!”

    可惜他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启涵使出的一道法术砸中了。后者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仿佛才发现他存在,又仿佛找到了一个新的目标。

    而谢枫早已被这道法术打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的沙石堆上,险些掉进无量海。他和启涵有境界之差,后者一招之内让他毙命都不是难事。幸而方才那道法术毫无章法可言,没伤到他的要害,不然他这条命就交代在这儿了。

    秦悦打量了几眼谢枫,见他没有生死之虞便移开了视线。转头看着面前的启涵,看来……启涵不止会对她下手,还会对别人出招。看这样子,竟是见到谁都要上前与之斗法。

    启涵察觉到她的视线,眸中戾气便升腾了起来。双手结印,竟是又要捏出几道法术来。秦悦默了一会儿,复又将九星幻阵拿出来。

    启涵为幻阵所迷,手上结印的动作停了下来。

    秦悦拿出玉葫芦晃了一晃,启涵登时化作一道光,飞进了玉葫芦。

    秦悦幽幽地叹了口气。指望启涵清醒过来的心思算是消失得一干二净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