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悲坐化生死悟本心 痛抉择取舍陷两难2

正文 悲坐化生死悟本心 痛抉择取舍陷两难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直到这时,谢枫才敢挣扎着站起来,吞了几枚疗伤的丹药,慢吞吞地朝这儿走近。

    “墨宁道君,这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里犹带着几分不敢置信。

    秦悦一脸冷静地把玉葫芦的盖子旋紧,“我也不知道。他这个情形……倒跟那些幽境妖兽很肖似,都是这般不由自主地攻击人修……”

    说到最后,她不禁沉默了下来。倘若她的揣测是真的,那启涵此生岂不是仙途尽毁?

    谢枫闻言亦是一惊:“如此说来,只有等幽境之祸消弭之后,启涵道君才能恢复如常?”

    按理应是如此,可不知为何,秦悦的心中总有几分不安。细细想来,竟觉得这份不安来自那日请她合奏一曲的白衣男修此人应该目睹了她和启涵的打斗,随后竟言笑晏晏地同她攀谈了起来,确实有几分怪异。

    “此事,你暂且不要告诉旁人。”秦悦道。心想,东笙要是知道启涵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不同她拼命才怪。此事能瞒一时是一时,说不定过段时间,启涵就能行止如常了。

    谢枫应了一声“是”,又问:“那我们现在该当何如?”

    秦悦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无量海面上,缓缓抬眸,视线一步步延伸,直到停在了海天相接的地方。

    “等。”秦悦的神色高深莫测。

    谢枫颇为不解:“等谁?”

    秦悦收回视线,转身道:“等无量海出现异象的一天。”

    谢枫自然不会质疑秦悦的决定。

    但事实上,秦悦也不知道这个想法是不是对的。只是当初乾鹤有言,幽境这一切,和海中那个灵力磅礴的漩涡脱不开干系。因此秦悦觉得无量海早晚会出现异象,至少也会有几分蛛丝马迹可循,届时便是她破解幽境之祸的良机。

    眼前这片海域,不仅藏着席昭的消息,更是为祸南域的妖兽之乱的源头。

    只是所谓的“异象”一直没有等到,反倒陆陆续续地等来了不少人。那些人修来自各个宗派,都自称服用了解忧丹,特来此协助秦悦。

    承影竟然在这群人中间。秦悦一看见她,便把她拉过来细问:“你来干什么?”

    “我,我担心师姐……”承影没想到秦悦就在无量海岸候着众人,吞吞吐吐了许久,才将来意说了出来。

    秦悦已料到了这句话。见承影神色坚定,终是没有拦阻她:“罢了,由你。”

    幽境虽是妖兽之乱的发源地,但这里却出乎意料的太平。许是妖兽都离开幽境去了外界的缘故,秦悦一众人在此滞留了许久,竟连一只妖兽都没有遇上。

    众人遂坐在一起谈笑风生,颇得意趣。唯有秦悦一人觉得,这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又一连风平浪静地过了好几日,远远地又走来了一个男修。两个澄笔宗的弟子对视了一眼,都不敢置信地站了起来:“景元掌门……”

    秦悦回首一望,来人竟是景元。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秦悦讶异得很。景元师承澄笔宗,但这个宗派服用解忧丹的两个弟子都在这儿了,他自不是依照约定来此襄助她的。更何况他还是一宗掌门,值此妖兽为祸之际,东笙心忧启涵,尚不曾丢下虔正宗来寻启涵,景元他如何抛下阖宗弟子过来了?

    “墨宁道君,”景元走到了秦悦面前,“你可有多余的解忧丹?若有……可否念在你我往日相识的情分上,给我一颗?”

    说完还深深一拜,态度很是诚恳。

    秦悦愣了愣。她手上还剩最后一枚解忧丹,不过那是留给席昭的。

    景元见她不答,又道:“往后不论你要什么天材地宝,道器灵石,我都悉数奉上,只求你予我一枚解忧丹。”

    “你受伤了?”秦悦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景元现在正是元婴中期,身畔灵气隐隐,不像是为妖兽所伤的模样。

    “不是我,是我的道侣。”景元的神色染上哀痛,再看秦悦的时候不觉带了几分恳求,“我前几日才知晓此事,听说你在幽境,便立刻动身赶到这儿来了……不知能否得你慷慨赠丹……”

    秦悦抬眸看他:“你道侣是……李雁君?”

    景元点了点头。

    秦悦顿时心绪莫名。李雁君于她,是如同卢秋一般的存在,是她愿意结识一生的良朋挚友。虽不曾像席昭那样帮她料理诸多琐事,但也有几番言辞令她颇有领悟。细细想来,若没有李雁君的家族秘法,她未见得能离开西门家的水牢,也未必能逃出九重塔,安然无恙至今。

    其实秦悦很欣赏李雁君,她睿智果断,冷静聪慧,秦悦偶尔还能想起她那略带嘲讽的笑容。可如今,那个清艳冷淡的女修竟已为妖兽所伤,命不久矣。

    秦悦默然许久。她手中,还有最后一枚,本想留给席昭的,解忧丹……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抉择了。

    此时此刻,她竟有些恼恨自己先前赠丹各大宗派的举动。她自以为是的公平正直、无私博爱,最终搭救了一群素不相识的人而她自己亲近的人,却无法安稳求生,再踏仙途。

    景元见她久久不答,便以为她没有多余的丹药了。紧紧地闭了闭双眼,悲痛难抑:“罢了,想来这也是命定的劫数。”

    说完颓然转身,正打算踏上飞行道器离开,秦悦忽然上前拉住他:“等等!”

    景元回头一看,只见秦悦拿出了一枚丹药,面有挣扎之色:“这是最后一枚,你拿去吧。”

    景元顿时大喜过望,连忙接过丹药,连连拜谢,说了许多感激的言辞。不过彼时秦悦心神复杂,那些真挚的谢语倒没有听进去多少。

    随后景元迅速地飞远了,秦悦独自站在原地。此刻天色向晚,海风吹起她玄色的衣裙,落日的余晖照耀在她的身上。她的眼眸宛若幽潭,身后虽有一众修士作伴,但她的背影却尤为萧索。

    她在想,这算不算上天给她的考验?陷此两难之境,入此维谷之局,她终究要学会割舍,懂得放下。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