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舍冰锥本命宝护主 窥妙境浮生琴悟道2

正文 舍冰锥本命宝护主 窥妙境浮生琴悟道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因秦悦此刻改成了音攻,所以先前沉迷于浮生琴构造的宏大世界的人修纷纷清醒了过来。番茄看着半空中的秦悦,都是一种既钦佩又羡慕的神色。

    灵均就立在不远处,看秦悦神态闲适地拨弦奏琴。一旁的扶伊脸色苍白,似乎在忍受巨大的煎熬,简直与秦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世人都说音攻之道为大玄通,我原也不曾尽信。”灵均暗道,“现在看墨宁游刃有余地越阶挑战,方知此话不假。”

    刚刚耽于秦悦所奏的琴音,不少人都对天道仙途有了更深的理解,灵均亦然。遂知音律既可击退敌手,又可参悟道心,当真羡嫉至极。再想想这位师妹一手出神入化的解阵法和炉火纯青的炼丹术,竟又觉得释然了:

    本就是惊世之才,他这等凡夫俗子何以比之?

    扶伊渐渐支持不住了。番茄.音攻摧残的是他的心神,他此刻连反击都做不到。后来竟维持不住人形,慢慢地化出了墨蛟的本体。

    秦悦琴音一顿。她突然想起了扶伊先前在禹海和自己论佛品禅的情形,心中唏嘘惘然不已。

    灵均见她停了下来,不由蹙了蹙眉。自袖中取出了一个存音螺,正准备扔出去,便见秦悦再度扣弦,乐音接上了断处,悠悠扬扬地流泻而出。

    灵均收回了存音螺,冷静地看着墨蛟。后者一会儿摇摇晃晃地在空中扭动,一会儿又把身躯盘成一团,呆滞原处。间或发出几声兽类的嘶吼,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果不其然,须臾之后,那墨蛟便从半空中直挺挺地坠了下来,兽瞳微阖,宛若一条死去的蛟龙,径直坠入了无量海。番茄.

    灵均心存谨慎,又拿了道器给墨蛟补了几刀,墨蛟通身的灵力渐渐散了开来,一颗妖丹飞了出来,兽身迅速地衰败了下去。

    确实是死透了。

    灵均飞了过去,将妖丹接了下来。远远地对秦悦道了一句:“待回了宗门再将此物予你。”

    秦悦淡淡地应了一声。方才专心奏琴,倒毫无所察,现在结局已定,万事终了,她竟觉得心神倦怠了。

    众人的面色中流露出渴望。那可是十品大妖的妖丹啊……但秦悦拿这枚妖丹他们确实心服口服,没人有什么异议。

    此刻终于拂晓,晨曦微露,朝阳初升。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遮掩了昨夜的血雨腥风。漩涡早已炸毁,墨蛟也坠入了海中,无量海面一片平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番茄網.

    “走吧。”秦悦略有疲惫道。

    众人应了一声,见她慢慢飞近,两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跪了下来:“昨日若无道君在此,我等兴许就折在这里了。”

    瞧见灵均也渐渐飞了过来,几人又添了一句:“也承蒙这位前辈几番同那妖修相斗。”

    灵均一直都不曾报上名头,他们也不知应当如何称呼他。见他和秦悦师出同门,便当灵宇宗英才辈出,一时竟有些神往。

    灵均默不作声,很是谦逊低调。修为仍压在了元婴后期,相貌也经过了几分变化,在场除了秦悦,无人知晓他的真实身份。

    而秦悦则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没有因为搭救了这些人而变得目中无人,沾沾自喜。番茄她的眼光扫过众人,竟没看见承影的身影。

    她愣了一愣,旋即想起自己先前让承影寻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也不知承影去了何处。

    秦悦和众人一道飞离了无量海,一边飞,一边仔细寻觅着承影的所在。奈何直到抵达了幽境的出口,都没瞧见承影在哪儿。

    耳边只闻得众人欢喜的笑声:“那妖修设下的禁制果真不在了。”而后是接踵而来的道别声,诸如“墨宁道君,晚辈先行一步”,或者“道君今番大义之举,某必亲赴灵宇宗,登门致谢”,又或者“道君深明大义,解救苍生,晚辈佩服!待某回了宗门,定向师门尊长宣扬道君德行”……如是种种。

    秦悦有一句没一句地应承着,渐渐众人都飞走了,只剩灵均一人在此。

    “你怎么不走?”秦悦顺口问了一句。

    “我不是在等你吗?”灵均颇为自然地开口,“一起回宗门罢。”

    他口中的“回宗门”显然是回灵宇宗。

    秦悦敷衍了两句:“有个木摇宗的弟子不见了踪影,我还要再寻她一会儿。你不妨先行一步。”

    灵均回首看了幽境一眼:“一路行来,处处荒无人烟,哪有什么木摇宗弟子?”

    秦悦摸了摸下巴:“想来她已先行一步,离开幽境了。”

    席昭陨落,承影心里多多少少是有些伤怀惆怅的,不妨让她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会儿。

    “罢了,我们走吧。”秦悦最后回首望了一眼幽境,踩着画卷飞远。

    灵均跟了上去。虽在用化神期的灵力飞行,但修为还是压在了元婴后期。

    秦悦瞥了一眼,不免觉得奇怪:“现下就你我二人,你做此伪装作甚?”

    灵均摇了摇头:“等回宗门后再改回来。”

    秦悦更为好奇:“你为何掩去了身份来幽境?”想了想又接着问道:“你怎么对墨蛟知之甚多?我看你对幽境之祸也了解得很,这是什么缘由?”

    “师妹,”灵均斟酌着词句,“你接连问这么多,当真是想知道答案吗?”

    秦悦停下了飞行,一脸诚恳地看着他:“我若不想知道,问你作甚?”而后又上下打量了灵均几眼:“你莫不是不想告诉我?”

    灵均望了一眼远方的天际,心中唯有一个念头:这位师妹错会旁人的意思,已不是头一次了,忍忍罢……

    片刻之后,他终于一个个地解释了起来:“师妹可知奉衍师叔坐化之事?”见秦悦点头,又道:“而后我便继任了掌门之位,成了南域灵宇宗的现任掌门。此前妖兽横行,祸起幽境,人心惶惶久矣,各宗掌门都留在自家宗派主持大局,我又岂能擅自离开宗门?”

    秦悦腹诽:“我倒是瞧见景元掌门离开了师门,还来向我索药了……东笙倒是坚持守在了虔正宗,不曾离开半步,结果后来启涵成那样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