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还启涵平分墨蛟丹 探淑慎夜访张姓府1

正文 还启涵平分墨蛟丹 探淑慎夜访张姓府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十一章

    灵均见秦悦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便不再多言,只意味深长道:“这等把柄还是不要留下来的好,等有朝一日师妹亦身为一宗掌门了,便知晓其中道理了。”

    秦悦听后连连摆手:“我这副懒散的性子如何能居于掌门之位?这等位高权重的日子还是留给你们能者多劳吧。”

    灵均默然一瞬,而后竟露出了十分认同的表情:“师妹言之有理。”

    这回轮到秦悦无语了。她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和灵均争论下去,转而问道:“你为何要来幽境?当真是为了裨益苍生,成全道义?”

    灵均颔首:“那是自然。不瞒师妹,我此前读过一本古籍残卷,上面记了无量海的诸多因由。”随后便将万万年前幽海改称无量海的原委慢慢道来。

    这般细细说着,距离灵宇宗也没剩下几天路程了。

    “前不久听闻师妹去了无量海,我心中忧虑,又将那缺页古书翻出来看了看,谁知竟让我翻到了一个邪门功法。”灵均道。

    秦悦蹙眉:“可是那墨蛟所说的用以登仙的邪门功法?”

    “正是。”灵均应了一声,“那功法其实是个极其阴邪的法子,先须大把的灵力控制妖兽,再借由妖兽攻击人修。一旦人修为妖兽所伤,便会灵力衰减,待灵力消失得一干二净,便是不死,此生也再无缘仙途了。”

    秦悦点了点头。这个功法的具体表现和近年来的幽境之祸十分吻合,想来就是扶伊用的那个邪术了。

    灵均又问:“师妹可知那些人修渐渐消失的灵力去了何处?”

    秦悦不假思索地答道:“自然是为那妖修所用。”

    “非也。”灵均摇首否认,“那些灵力都储存在无量海底,一来供那墨蛟修炼,二来可令那个女修登上仙渡。”

    “那个女修”,指的便是席昭。

    秦悦突然想起自己当年也在无量海底修炼过,顿感不寒而栗。

    无量海底灵气丰沛,大抵都是那个漩涡的功劳。漩涡里面不知聚集了多少人修毕生的灵力,别说是让席昭一人登上仙渡期,便是让五大宗派所有炼气期弟子全都化神也不在话下。

    想起席昭,秦悦又在心底微微地叹息了一声。

    “古书上说,这等邪门秘术,唯灭杀施术之人可解,还提了一句,墨蛟族中曾有十品妖修研读此法。”灵均娓娓道来,“我便猜想这次幽境之祸的主谋正是一只墨蛟,翻遍了各类记载,才知道墨蛟一族畏惧音攻。”

    后来的事他虽没有说,但秦悦也能猜出大概:灵均定是寻来了大把的存音螺,将音攻存了进去,随后奔赴无量海,意欲同扶伊一争高下。

    秦悦暗道:“我以往只当他损人利己,重商轻义,如今看来,倒也是个满腔热忱的正直人修。”

    个中缘由,也只有灵均自己知晓了。他前去无量海,一方面,是为了成全自己襄助他人的道心,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青漪。

    青漪因幽境之祸而死,他若能灭杀墨蛟,中断这场祸事,便可稍稍弥补自己内心深处对青漪的愧意和歉疚。

    又过了几日,灵宇宗的山门已经近在眼前。灵均的飞行速度慢了下来,道:“你先进去,我随后便来。”

    秦悦知道他这是不想暴露身份,于是依言独自前行。

    她在灵宇宗天枢峰上有一处洞府,此刻进了山门,便径直往洞府走去。洞府门前贴满了各式各样的传讯符和拜帖,秦悦粗略地看了几眼,都是千篇一律的感谢之辞感谢她阻拦了妖兽之乱,拯救了千万修士。

    秦悦笑了一笑,推门而入。

    幽境之祸得解,那些四处攻击人修的妖兽自然不复存在了。秦悦拿出玉葫芦,把启涵放了出来,心想:“此前启涵变得和那些妖兽一般神志不清,现在扶伊已死,他也应当恢复如常了。”

    谁知启涵出来之后,两只眼睛都变得血红血红的,看见秦悦,一句话也不曾说,直接唤出了一件道器,风风火火地打了过来。

    秦悦躲了一下,转身看见他脚边的碎石,十分牵强地抽了一下嘴角。启涵竟把她的九星幻阵给毁了!她该赞启涵一句阵法造诣颇深吗?

    启涵见一招不中,神色变得焦躁了许多。正欲再下一个杀招,秦悦便制住了他,直接锁进了玉葫芦了事。

    正巧这时,灵均过来了,在门外道:“方才倒忘了把那妖修的妖丹给你。”

    秦悦走去启开门口的禁制。灵均拿出一枚妖丹递给她。

    秦悦没有伸手接,想了想,道:“此次幽境之祸得以消解,你亦居功至伟。这枚妖丹,不妨你我平分?”

    灵均犹豫了一会儿,终究没有拒绝,剥下了妖丹的最外一层,笑道:“我便不同你客气了,多谢师妹。”

    秦悦把剩下那部分妖丹收好,正打算送客,便听灵均道:“奉衍师叔生前曾说,你若归来,便许你去藏宝阁选一件灵宝,你现在可要去藏宝阁瞧瞧?”

    秦悦摇了摇头:“改日再说吧。”

    现在启涵情况不妙,她要想个法子解决才好。

    灵均也没有坚持,只道了一句:“你何日想去挑一件灵宝,何日再来寻我便是。”随后便施施然地走了。

    秦悦在屋子里来回踱步,最后下定决心:去一趟虔正宗,把启涵交给东笙。东笙见多识广,说不定知道启涵为何变成了这副模样。

    拿定主意,还没在洞府里待足一天的秦悦再度离开了山门,朝着虔正宗的方向飞了过去。

    东笙先前托付她照看启涵,如今启涵变得神志不清,她心里也觉得愧疚。前往虔正宗的路上顺手写了一张玉笺,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还特意说明启涵变成这样的时候自己并不在附近,所以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也不甚知晓。

    抵达虔正宗之时,正是傍晚。这个时候鲜有人来访,因而守门的小修士很是松懈。

    秦悦慢慢飞近,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那小修士见自己面前陡然出现了一个大活人,还愣了许久。片刻之后才道:“前辈来此有何贵干?”

    秦悦温和道:“我来找东笙掌门。”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