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还启涵平分墨蛟丹 探淑慎夜访张姓府2

正文 还启涵平分墨蛟丹 探淑慎夜访张姓府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小修士看了她两眼,发现自己看不透她的修为,遂站直了身子,恭恭敬敬地拜了拜,问道:“敢问前辈名讳?”

    秦悦道:“墨宁。”

    那小修士猛然抬头,呆呆地打量了她几眼。

    秦悦摸了摸脸:“怎么?”

    “前辈,前辈便是那个在无量海击杀十品大妖的墨宁道君?”那小修士没想到自己会遇上这等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话都说不利索了,“晚辈近日听闻了道君在幽境的种种事迹,敬服至极,敬服至极”

    秦悦一时有些好奇:“你都听闻什么了?”

    “人人都道前辈的音攻术出神入化,不仅迷惑了一个十品大妖,还让在场不少修士体味了蛮荒万古,领悟了向道之心。”那小修士口若悬河般地道来,“我只恨我那时不在幽境,听说前辈还和那墨蛟单打独斗,徒手将那蛟身撕成了两半。血溅三尺,把无量海都染红了”

    秦悦越听越觉得离谱,但看那小修士一脸崇拜的模样,终是什么也没有解释。

    那小修士满怀敬意地说了许久,最后才想起了秦悦的来意,忙道:“前辈请进,我这就带您去见掌门。”

    秦悦轻轻颔首,跟着走了一段路,一边走,一边思忖:“当初启涵不声不响地去了禹海,东笙便当众跟我争执了一番。如今启涵成了这样,她说不定还要同我打起来”

    秦悦思量了一会儿,慢慢地停住脚步。前面的小修士一脸疑惑:“前辈还有何吩咐?”

    “我就不过去了。”秦悦拿出了一枚玉葫芦和一张玉笺,“劳烦你把这个交给东笙掌门。”

    小修士接了过来,应了一声“是”。

    秦悦又道:“你记得告诉你们掌门,打开玉葫芦的时候,万万要小心。”

    交代好了,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小修士的追问:“前辈要去何处?”

    秦悦的脚步顿了一顿:“俗世。”

    于是后来,世人只知,当年那个在幽境力挽狂澜、救天下苍生于水火的墨宁道君,在这场持续了三年之久的祸事消弭之后,前往俗世隐居百年。

    其实秦悦只是觉得,此间诸事已了,该去俗世看望青漪留下的幼女了。

    那个被秦悦起名为淑慎的孩子如今还不满五岁,尚不是懂事的年纪,启涵又曾用隐术修改了她的记忆,所以她现在只知自己是俗世一户张姓人家的独女,对秦悦应该已经毫无印象了。

    秦悦到达张家府邸的时候已经入夜了。她怀里抱着翡翠,踏着空明的月光在这户人家的院子里穿梭飞行。

    俗世中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因而现在整个张府都黑漆漆的,也没有人走动。无人知晓家中迎来了这么一位客人。

    秦悦轻飘飘地飞过了一座又一座院门,最后在一间屋子门口停下。

    那个如今名唤张淑慎的孩子就在这间屋子里睡着。

    秦悦没有直接破门而入,而是转了一圈,从屋后一扇小窗跳了进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淑慎正躺在木制的床榻上,甜甜地闭目而眠。床前有两个梳着丫髻的小姑娘守着她,夜深了,那两个小姑娘也闭着眼睛,昏昏欲睡。

    秦悦借着淡淡的月光,仔细打量着淑慎。她的脸看上去圆润了许多,正是肉嘟嘟的婴儿肥,想来素日吃得不差总比跟着她吃辟谷丹要好。

    以往秦悦给她喂辟谷丹吃的时候,她虽次次都乖乖地吃下,但却是一副隐忍的神色,显然不太喜欢吃这种没甚味道的丹药。只有吃甘甜可口的山果的时候,眼眸深处才会露出一点欣然。

    思及往事,秦悦不由轻轻地笑了一声。但这道细微至极的笑声似乎把淑慎惊醒了,她睫毛颤动了几下,忽然睁开眼睛,直直地看向了秦悦。

    秦悦尚来不及掩去身形,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和她对视了一眼。

    淑慎睁大眼睛看着她,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好几下,又凝视了翡翠半晌,最后无奈地撅起嘴,闭上了眼睛,喃喃地道了一句:“又做此梦。”

    而后便沉沉地睡去了。

    她的呼吸渐渐变得均匀平稳,秦悦又看了她两眼,终于转身从窗户跃了出去。

    次日清晨,秦悦抱着翡翠在俗世闲逛,市井中人的谈话声渐渐传进了她的耳朵:

    “听说张家打算给长女觅一位西席。”

    “哪一个张家?”

    “还能是哪个?自然是东面那一户。”

    秦悦辨认了一下方向,正是她昨夜潜入的那处府邸,不由来了兴致,听那些人继续聊了下去。

    一人道:“我记得他家女儿还不满五岁,这么早便要请先生启蒙了?”

    另一人道:“张府果然是书香世家,连女儿亦知书达理。”

    还有人道:“我若才学足够,定也要去他家聘为西席,后半生便可衣食无忧。”

    众人哈哈大笑。

    秦悦思忖了一会儿,抬步朝张府走了过去。

    翡翠闷闷的声音传来:“你莫不是要去做那什么西席吧?”

    秦悦揉了揉翡翠的耳朵:“我本受青漪所托,要亲自教养那孩子长大,如今现成的机会来了,岂可错失?”

    翡翠埋首在她的怀里,一言不发。

    前去自荐的人着实不少,大多是华发已生的中年男子,看见秦悦的时候,都不自觉地流露出鄙夷的神色。

    这个时代虽不排斥女子抛头露面,但任何地方,都习惯于以貌取人。秦悦一个年纪轻轻的妙龄女子,能有多少学识?怀里还抱着一只猫,简直玩物丧志!

    淑慎父母见到秦悦后也是这个想法,十分委婉地拒绝了她。

    秦悦自然不肯走,很是诚恳地表示:“某熟知天文地理,通晓四画皆有造诣,阵”

    说到这儿就止住了话头。差点顺口说一句“阵法炼丹亦不逊色”了

    两夫妻对视了一眼,还是摇了摇头。

    张夫人是个温柔和善的妇人,见秦悦面有失落,还好意开解了两句:“我们只是看你青春正好,不忍你韶华年纪耽于闺阁教书罢了。”

    秦悦默了一默,心道:“我说我四百多岁了你们会信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