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念念不忘梦中玄女 侃侃而谈琴间奥义2

正文 念念不忘梦中玄女 侃侃而谈琴间奥义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给自己挑了一枚梅花糕,想是用近日新开的红梅制成的,殷红色的梅花瓣做了馅心,外面裹了一层薄薄的糯米面皮,撒了细细的珍珠屑般的糖粉。秦悦嗜甜,这块梅花糕颇合她的心意。

    正要走时,便见翡翠两只前爪扒在糕点盘子上,若不是秦悦抱着它,怕是整副兽身都要扑上去。秦悦同它心念交流了一番:“你要哪一种?我帮你拿便是。”

    翡翠喵呜一声:“这个,那个,还有那个……”

    秦悦扯了扯嘴角,最后只给它取了一块红豆酥。笑道:“现今寒冬腊月,红豆最是养心补血。”

    翡翠颓然地收回了兽爪,满脸哀戚地看着一整盘的点心。

    淑慎见此,也见怪不怪了。倒是柳翠觉得那猫儿颇有灵气,见秦悦转身走了过来,便道:“你这猫儿给了我罢,我素日也好拿来解闷。”一副命令的口吻。

    秦悦摇了摇头:“那可不成。”也没说什么缘由,就带着翡翠离开了淑慎的屋子。

    柳翠只当秦悦存心驳她的脸面,心中气恼不已。

    后来秦悦再去探淑慎的时候,柳翠正在教她看琴谱。见秦悦来了,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秦悦也不以为意,照旧去寻吃食。

    今日还有炒得甘香的葵花子,裹了蜂蜜的栗子和腰果。秦悦的眼角弯了弯,整盘拿了起来,打算同淑慎一起吃。

    柳翠看着秦悦面不改色地坐下,又旁若无人地和淑慎聊了起来:“这些栗子你先尝尝,吃不下的拿去煲汤也好。”

    淑慎没秦悦那么贪食,看了眼面前琳琅满目的果盘,看了她婶婶一眼,见她没反对,才小心翼翼地拿起一颗栗子吃了,随后便很克制地摆摆手:“我不要了。”

    拿帕子仔细擦了擦手,才再度拿起琴谱看了起来。

    秦悦出神地想着:“昨日还剩了半只乌骨鸡,不如同这栗子一道炖了……”

    正忖着,突然听见了柳翠的冷笑:“堂堂张府怎么养了这么个闲人?诸事不预,只知吃穿,留着还有何用?我明日便禀明了兄嫂,把你这个镇日不务正业的赶出去。”

    淑慎一听急了,忙道:“不可不可,她和方先生一样,都是来教我念书的。”

    柳翠轻哼了一声:“我来了这儿几日,可从没见她教了你什么。”

    淑慎自是舍不得秦悦,伸手摇了摇她的袖摆:“你不能走……”她至今仍记得梦中的情景面前这个女子拉着她的手,忽而走在云蒸霞蔚的仙山上,忽而御风而行,踏月而飞。她,她分明是九天下界的玄女,岂有赶走的道理?

    秦悦听见了淑慎的话,才朝柳翠望了过去。

    柳翠得意洋洋道:“你想不走也行,把你怀里那只猫儿给我。”

    秦悦颇感无语。敢情是看中了翡翠?

    翡翠抬起一双碧眸,一脸无辜地看着她。眸光中竟还有几分自豪之意,仿佛在说:“看,我也是极讨人喜欢的。”

    秦悦默叹一声,道:“淑慎,我教你识谱奏琴可好?”

    淑慎尚未回答,柳翠便先叫了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见她在教侄女识琴谱,便有意来跟她一争高下吗?

    秦悦无奈道:“你说我不曾教过淑慎什么,我这就教给你看啊。”

    淑慎闻言,连忙把手上的琴谱递了过去。

    柳翠见自家侄女都偏帮秦悦这个外人,顿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秦悦倒一本正经地讲解了起来:“奏琴之人,须与时合融,与神合灵,与道合妙。奏琴之声,须和于山水,和于天地,和于己心。奏琴之时,一要心境澄明,二要神思净澈,三要性情清和。琴,本抒胸臆之物,断不可为了抚琴而抚琴,如此则过于刻意,浮于表面,失了兴之所至之意趣。”

    这番关于琴道的独特理解是柳翠从来不曾讲过的,淑慎一字一句地听过去,仔细揣摩了许久,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秦悦见她一脸茫然,也不失落。同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讲这些,能指望她听懂多少?

    她坐近了些,挨着桌案,又将每一根弦的音调细细讲来。

    翡翠百无聊赖地看着这一幕,心中默叹:“一个以音攻之术击败十品大妖的道君,竟来此教一个懵懂稚女抚琴……当真大材小用。”

    它虽在张家待了几年,但和淑慎着实算不上亲厚。此刻无事可做,只好东张西望,看着房梁上精致的雕花、熏炉内袅袅升起的白雾,愈发昏昏欲睡。

    再醒来时却是被一段琴声唤醒的。那琴声悠悠扬扬,宛若一条清澈的水流,流淌在心间。睁眼一看,果真是秦悦在抚琴。

    近年过得舒适惬意,连带着琴声也变得悠然宁远。翡翠懒洋洋地听着,恍然觉得眼前勾勒出了一幅高山流水的画面。清泉越过了水中的碎石,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月光浮在幽深的竹林上空,晚风微拂,凤尾声声,龙吟细细。整副心神慢慢地静了下来。

    柳翠这才知晓她和秦悦之间的千差万别。她便是秦悦口中那种“过于刻意,浮于表面”的人。

    一曲奏罢,淑慎尚沉浸其中,不知此心何往。门外却传来了抚掌声,一人推门进来,笑道:“我先前竟误把珠玉认作了顽石。”

    来者正是张夫人。她笑意盈盈地看着秦悦:“若不是我今日恰好行经此处,还不知府中竟有这等乐师,方才所闻,说是天籁也不为过。我此前竟让明珠蒙尘,当真罪过。”

    秦悦十分坦然地接受了这句夸奖。

    此刻最尴尬的莫过于柳翠。她方才还嚷嚷着要把秦悦赶出张家,结果现在人家得了张家主母的亲口夸赞。这便也罢了,偏秦悦确实奏了一手好琴,生生把她比了下去。

    柳翠越想越是羞恼,干脆起身告辞:“我已来此叨扰多日,是时候家去了。”心里盼着这位嫂嫂能挽留她几句,给她挣回一点颜面。

    可惜张夫人一切毫无所知,闻言只淡淡地吩咐着侍女:“还不快去送客?”

    柳翠气得跺脚,偏又不好多说什么,只好气哼哼地走了。

    秦悦很是满意从她手上抢翡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