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归洞府灵石觅鸾玉 罢掌门隐士携美人1

正文 归洞府灵石觅鸾玉 罢掌门隐士携美人1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二百十三章

    春去秋来,时光荏苒,五年光阴又过去了。火然文nn

    秦悦的日子过得愈发闲散了。待在人烟稠密的俗世,远离了修真界种种琐事,倒有了几分隐居的意蕴。偶尔寻几册古今诗词来读,亦颇觉得有趣。

    一日,她正在窗前读书,淑慎带着她爱吃的无花果干来寻她,腼腆而羞赧地说道:“母亲已给我许了人家,再过两年,我便要出嫁了。”

    秦悦搁下手上的书,抬眸打量着淑慎。她身量颇高,看上去亭亭玉立,又自小被秦悦用水木灵力温养了经脉,因而面色红润,姿容娇俏,肌肤莹白如玉。

    秦悦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忽而想起了青漪的托付:“我不求她,名显千古,闻达尘世只求她,平安度日,自在一生。”

    如今看来,淑慎的景况已然符合了青漪的预期。

    秦悦拿起几个无花果干吃了,心中感慨不已。

    随后她便继续读诗去了,翡翠眼巴巴地看着她手畔那盘果干。淑慎觉得好笑:这白猫儿的眼睛倒像会说话似的。一时兴起,掏出手帕,放了几枚无花果干在上面,捧到了翡翠面前。

    翡翠的眼睛打着转儿,一会儿看着手帕上的果干,一会儿打量着淑慎。最后伸出了两只前爪,把手帕拢到了自己面前。

    十几年前,它和淑慎之间那层数不清道不明的隔阂,仿佛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呢……

    两年后,淑慎准备出嫁。离家的前夜哭成了泪人儿,跑到秦悦这儿来,泪眼汪汪地握住她的手,口齿不清地说:“你……其实你,根本不是人罢……”

    秦悦听着这句骂人的话,顿时哭笑不得。

    淑慎抹了把眼泪,继续道:“十几年来,我已从一个懵懂稚女长成了碧玉年华,你却青春常在,容颜不改。我知道,我知道你便是住在山上的仙人……”

    秦悦不由一笑。

    慢慢地淑慎哭够了,眼泪渐渐止住了,紧紧地握住了秦悦的手:“我要出嫁了,你会不会离开我,回你的仙山去?”

    秦悦想了想,摇首道:“不会。”

    淑慎定定地看着她,稚气未脱的少女面庞上带着无措和紧张:“你可不能诓我……”

    “不骗你。”秦悦说得斩金截铁。

    后来淑慎发现秦悦果真没有骗她。每当她在庭院里抚琴的时候,或是在房中抄书念诗的时候,或是许多年后,带着自己一双儿女蹒跚学步的时候,她都能看见秦悦的身影,偶尔还能看见那白猫儿偷偷摸摸地用尾巴卷走自己的吃食。而她自己仿佛也沾染了不少“仙气”,一生无病无灾,喜乐安康。

    秦悦陪伴着淑慎度过了她的一生,看着她慢慢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深感不负尘年托付,亦不负青漪期许。

    但她这时还不知道,她在化神期的大部分时光,便是这般看着一个又一个熟悉的人辞世、坐化、陨落,挨个儿离她远去。

    秦悦抱着翡翠从俗世飞回了南域灵宇宗。

    翡翠一路上都在深深地自我谴责:“将近百年的时光,我竟耽误在了觅食上!延误了修炼,虚度了光阴,我心里当真后悔!”

    秦悦安慰道:“你们妖修的寿元,都是以万年来记的,区区一百年算不得什么。再说了,我不也荒废了百年?也没觉得可惜。”

    也不知翡翠有没有听进她的话,只听它自言自语般地继续道:“不过那张家的各式点心确实不错,再让我在这儿耽误一百年,我也是乐意的。”

    秦悦沉默。她方才便不该安慰这只满心塞了吃食的沉雪兽!

    一人一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很快就抵达了灵宇宗。一路上都是主动过来见礼的灵宇宗弟子,个个面露敬意,秦悦则回以微笑,步履如风地走回了洞府。

    先前她在俗世夜夜安睡,是以现今一连飞了好几日,也不觉得疲乏。兴致忽起,把几个储物空间里面的灵宝道器都翻了出来。以她如今的境界,唯有元品堪配她的修为,她打算把那些品阶不够的法宝整理出来,赠给门中勤勉修炼、品行端正的弟子。

    她身边的灵宝不是很多,灵石倒是大把大把的,数都数不清。偶有几块灵石掉了出来,轱辘轱辘地滚到角落里去了。秦悦懒得起身去找,遂让翡翠替她捡回来。

    翡翠慢吞吞地踱到角落里去了,好半天没有回来。

    秦悦觉得不太对劲,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去瞧了瞧翡翠竟趴在地上,碧绿色的眸子紧紧地闭着,像是昏睡过去了。

    秦悦大惊失色,连忙推了推翡翠。好在后者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还颇为人性化地打了个哈欠。

    秦悦忙问:“你方才怎么晕过去了?”

    翡翠移开毛茸茸的四肢,露出了怀里一个小盒子:“我方才翻到了这个。你仔细着点儿,上头有股异香。便是那香气将我迷晕的。”

    秦悦瞥了盒子两眼,小心翼翼地拿了过来。她特意屏住了呼吸,因而此刻并没有闻到翡翠口中的“异香”。这盒子看上去平淡无奇,和普通的木盒没有什么两样。中间有一道缝隙,但却没有办法打开。

    想来此物正是这间洞府的前主人,那个陨落在外的化神修士的遗物。一直安放在这个隐蔽的角落里,先前执事殿来收拾的时候也不曾发现。若不是秦悦的灵石滚落到了此处,定也不能找到这个东西。

    “机关么?”秦悦拿着盒子翻来覆去地看,喃喃道,“也不像啊……”

    她于机关一道也有几分造诣,至少是不是一个机关,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幸而她还记得自己有一个拥有记忆传承的福婴,便将小元婴唤出了丹田,先替她掩住了口鼻,而后才把盒子拿给她看。

    小元婴的一双眼睛眨啊眨,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话。许是觉得自己说得不够清楚,所以抬起了小胳膊,把秦悦捂着它口鼻的手拽了下来,字正腔圆道:“这是上古时期的禁制。”

    话音刚落,便重重地打了个喷嚏,皱着眉道:“什么东西这么香……”

    然后便眼眸一阖,昏昏睡去了。

    秦悦无语得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