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归洞府灵石觅鸾玉 罢掌门隐士携美人2

正文 归洞府灵石觅鸾玉 罢掌门隐士携美人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不过小元婴没过多久便自己醒来了。rnn她这回倒乖觉了许多,自己掩住了自己的口鼻,细细解释道:“那盒子上的香料也是上古时期的东西,早已失传多年。不过只能让人昏迷片刻,没什么杀伤力。”

    秦悦闻言,终于放松了警惕。顺口问道:“这盒子上还有个禁制?我怎么看不出来?”

    “这只是个滴血认主的禁制,也不是什么难解的法阵。”小元婴道,“又是远古时期的秘术,你一时看不出来也是有的。”

    秦悦闻言,饶有兴致地往木盒上滴了一滴血。

    小元婴笑道:“你又不是这盒子的主人,滴血又有何用?”

    但她刚刚说完,便见那个盒子慢慢地启开了,霎时间,彩华尽现,绯色的光芒铺满了整个洞府。

    秦悦吓得手一抖,连忙把盒子关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她紧张兮兮地问着小元婴。

    小元婴也没料到她的血能打开这个禁制。思忖了好一会儿,才想到最为合理的可能:“兴许你是这个盒子的主人……的后人。”

    说罢又一脸好奇地望着秦悦:“那里头是什么?”上古时期留下来的东西,定不是寻常之物。

    “方才没敢仔细看,只瞧见了一道瑰丽的彩光。”秦悦答道。

    其实她心底的好奇不比元婴少,虽说这个盒子的开启方式透着几分奇异,但看上去也不像有什么害处……秦悦想了想,复又鼓起勇气,将盒子打开了。

    这回倒没有耀眼夺目的彩光,只有淡淡的绯红色光芒萦绕着盒子。这光芒并不血腥,反倒透着几分祥瑞。盒子里盛着一块殷红色的玉,状若飞鸟,颜色剔透,很是耐看。

    秦悦把玉拿了出来,对着阳光看了看,竟瞧见玉的内部雕刻了一行小字。可惜字迹太根本分辨不出刻了什么。

    秦悦只好求助于小元婴:“你可知道上面刻了什么字?”

    小元婴眯着眼睛看了会儿,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秦悦又问:“那你可知这是什么玉?”

    元婴继续摇头。随口道:“我看它的形状肖似鸾鸟,你不妨称它为鸾玉。”

    秦悦颔首:“生动贴切。”笑着把玉和木盒一并收了起来。

    后来几天,她偶尔打坐吐纳,时常抱着翡翠出门晒太阳。时不时瞧见几位弟子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倒也得知了近百年来发生的不少事。

    其中听来最为有趣的,便是澄笔宗的景元掌门为美人舍权位的事。据说这位景元道君,在幽境之祸期间,擅自离开澄笔宗,去寻他那名为李雁君的道侣,弃阖宗弟子于不顾。澄笔宗上下愤懑至极,最后景元的师弟景贤出面,才把众人安抚下来。

    后来景元回山之时,幽境之祸已解。但众人都反对他继续担任掌门,转而推崇景贤继任掌门之位。景元有美在怀,业已满足,竟轻飘飘地放弃了掌门之位,还曾在众人面前,很是大度地对景贤道了一句:“恭喜师弟心愿得偿。”

    秦悦几乎能想象景贤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

    不过,据传,景贤对继任掌门之位倒是百般推拒,一辞再辞。直到后来,先掌门犹山道君的次徒拂光出面劝说,他才半推半拒地接受了掌门印。

    景元最后携美隐居,一时竟传为佳话,倒把新登掌门之位的景贤的风光生生地压了下去。

    秦悦听完整件事的时候,心中很是感慨:“当年灵均隐姓埋名前往无量海,果真是有远见!景元堂而皇之地离开宗门,便被自己的师弟算计了一把,当真防不胜防啊!”

    她自是不信澄笔宗弟子会无端争闹起来,其中肯定有景贤,或是拂光的推波助澜……但这终究是别宗他派的内斗之事,她也不欲深究。

    几日后,忽有几张高阶传讯符飞到她的洞府门前。

    她这几天时不时收到传讯符,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就是宗门内外的晚辈说些慕名敬仰已久的话,此外便是有事相求,特意写来的拜帖。秦悦得空的时候便会将那些传讯符归类处理一番,动辄便要耗费大半日的工夫。

    每当那时,她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以前替她处置上下琐事的慕玉和席昭……可惜如今回忆起这两人,只余唏嘘和慨叹了。

    虽然传讯符经常收到,但高阶的传讯符却很少见。秦悦慢吞吞地踱步出门,将贴在门前的传讯符全部扯下来,一张张地叠好,转身走回洞府,先把方才寄来的那几张高阶的打开来看了,上面的内容大致相同,都在追问她墨宁此刻可在灵宇宗,而且落款都是东笙。

    秦悦不免想起先前启涵那副神志不清的模样,心道:“东笙莫不是要来寻我秋后算账?”

    这么一想,她也不知应当如何回复,干脆搁置了不再理会。

    没想到几天过后,东笙便找上门来了。

    秦悦的洞府位于山顶,宗门禁飞,东笙竟一刻也等不及,直接朝她的洞府飞过来了。可叹彼时秦悦还坐在洞府的屋顶上看云间翻飞的朝霞,猝不及防地看见东笙,还怔愣了许久。

    估计东笙是来找她算账的!秦悦轻咳了一声,正打算同东笙道歉,说几句“不曾将启涵看顾好”之类的话,便听东笙恳求道:“墨宁,听说你极擅音攻,可否帮我一回?”

    秦悦愣了一愣。这画风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样啊!

    现如今,整个南域都知道她用音攻击败了一个十品大妖,她再否认自然不妥。想了想,反问道:“出了何事?”

    东笙提起这个,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焦虑的神色:“启涵至今神志不清,我遍翻典籍记载,觉得他……他的神识似乎被音攻打伤了,所以才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秦悦的第一反应是:“启涵现在还没清醒过来?”神志不清了一百多年?

    随后又急忙否认:“我没有用音攻打伤他的神识。”

    东笙点点头,道:“我自然知道不是你……但音攻之伤,唯音律可治,我料想你精通音律,就不知你可愿出手救治启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