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笑忘山细问灵脉处 浮生琴智斗邪道修3

正文 笑忘山细问灵脉处 浮生琴智斗邪道修3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r;

    秦悦搁下浮生琴,趁其不备,一把抢走了他手上的蕴灵玉。

    曲璀反应过来,连忙去追。可秦悦百年以前便发现了这条灵脉,何处可行何处路不通,她再知晓不过。初来乍到的曲璀岂能追上她?

    曲璀渐渐意识到了这一点,也不跟着秦悦到处绕弯子了,冷声道:“你方才以修为起誓了,与我平分这条灵脉,现在夺走我的蕴灵玉,就不怕道心反噬,修为受阻吗?”

    “我起誓说我分你一半灵脉,确实兑现了啊。”秦悦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你技不如人守不住灵宝,怪到我身上来作甚?”

    曲璀听着这句狡言,脸都要气歪了,当下不再犹豫,抚琴试音攻,意图将秦悦灭杀在此。

    他的音攻术确然是他引以为傲的东西,此刻拿来斗法也不落俗套。

    可惜如此出神入化的音攻对秦悦而言,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她依旧待在原地,既没有出招反攻,也没有唤出道器用以抵御,曲璀的音攻术放在她眼前,就同寻常音律一般,压根儿不具音攻之效。

    曲璀这才信了她方才所言这个女修,确实可以凭借音攻灭杀十品大妖。

    他想到这里,心中不免一慌。一则,他的琴音并不能应敌仙渡期的妖修,于此便落了下乘二则,他不过区区元婴期,远不及仙渡期,这女修想要灭杀他,不过片刻间的事儿。

    他心思一转,暗道:“此刻恐怕走为上策!反正我已知晓了灵脉所在,日后再来探查便是!但我的飞行速度并不及这个女修,兼又人生地不熟,恐怕轻易不能逃脱……”1;

    他思索了一番,沉下心来,划破了自己手指,将汩汩流动的血液滴入面前的琴。

    这把琴向来是用他的血喂养的,滴入的血液越多,琴的威力就越大……这份威力虽不能给秦悦致命一击,但至少能阻她一阻,他便可乘机逃走,离开笑忘山。

    他心底一番打算想得稳妥,可孰料秦悦等的便是这一刻。她抬起了双手,飞快地掐了一个法诀,铺天盖地的水灵力便出现在了掌心。随后这团水灵力竟化虚为实,渐渐地变成了一条绵长的水流,“刷”地一下涌向曲璀的方向,将他手指上不断滴落的鲜血冲得一干二净。

    曲璀没想到秦悦会来这一招。源源不断的水流寒凉得很,冷得他通身一个激灵。手指上滴落的血珠子都被湍急的水流冲走了,琴身上面已经吸纳的血液也被稀释了许多。整副琴弦都轻轻地颤动了起来,很是躁动不安。

    “你,你……”曲璀指着秦悦,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其实秦悦适才见这把琴须用人血喂养,心中便有了这个应对的念头。她本意只是想令那把琴脱离曲璀的掌控,没想到误打误撞,正好打翻了他心里的如意算盘。

    “启涵神志不清的时候毁了我的九星幻阵,这笔账总不好向他讨回来。”秦悦一边娴熟地操控着水灵力,一边微微笑道,“你既是伤他神识的真凶,我便把这笔账记在你头上了。”

    曲璀神色微凝,不由自主地朝秦悦看了过去。

    水流不断地冲刷着他整个人,浑身的衣物已经湿透,头发也湿哒哒地沾在脑后。此刻他别说是使出音攻,便是唤出道器抵御这些水流他都做不到。这时他才意识到,有了音攻的他自然无往不利,但倘若没有音攻,他便是一个最为普通的元婴修士,在化神期的前辈面前,毫无招架之力。2;

    秦悦的神色似乎有些踌躇,但手上的法术威力却半分未减,“私以为,东笙有一言说得极是……你既身为邪道,我便是替天行道,你也休想再活一日!”

    抛开个人私仇不论,

    灭杀曲璀,更是匡扶正义之举。

    曲璀闻言一怔。他以为自己只是来此瞧一眼灵脉,没想到灵脉不曾取走,反倒将性命交代在了这儿。

    他心里翻来覆去地想着逃脱的法子,最后终于发现,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渺小得仿若一粒尘土。

    但他也不愿意低头求饶。想他曲璀身为邪修,向来都是别人闻风丧胆,何时有了他向旁人认错求饶的时候?

    当然即便他愿意求饶,秦悦也不会放过他。

    秦悦一开始也没打算要他的性命,只是恼他算计自己的灵脉,存了心思想惩治他罢了。但后来不知怎的想起了李雁君对她说的话:“扬善更须惩恶……你所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只会纵容恶人猖狂,致使弱者含恨罢了。”

    秦悦想起了很久以前在此举行的斗阵大会,也想起了那场盛事结束之后漫山遍野的血迹与尸首。她本非滥杀之人,看书.n但此刻竟觉得,灭杀曲璀也是好事一桩,至少可以免却往后再发生这等视人命为草芥的祸事。3;

    曲璀自然不敌,最后折在了他最为擅长的音攻术下。

    秦悦随意瞥了一眼,犹嫌他的尸首脏了自己的灵脉。又不想把他带出去掩埋,干脆放出一束火灵力,将他的衣物并尸骨烧得干干净净。

    想当年,曲璀用一把火烧了那些殒命于笑忘山的尸首,如今自己也落了一个灰飞烟灭的结局。这尘世间的诸多琐事,竟是内蕴轮回,相连因果。

    秦悦把蕴灵玉拿了出来,将其中的灵力放回了灵脉之中。

    想来曲璀也曾用这枚灵玉吸纳过不少灵气,灵脉中的灵气愈发充沛,竟胜于从前。

    曲璀的那把琴被她留了下来,细细研究了一会儿,发现这把琴本身倒是一把好琴,只是上面嵌了一个阴邪的符箓,所以须用人血喂养。倘若把符箓挪开,此琴便依旧是良琴一把,不必再滴进人血。

    可那符箓紧紧地粘在了琴上,秦悦根本没有办法将它撕开。又仔细看了两眼,发现符箓上面还有一个机关。

    那机关压住了符箓的四个角,机关不解,符箓也不能移动。

    “真会折腾。”秦悦自言自语。她懒得破解机关,所以便不再理会那道符箓了。想了想,拔了一根琴弦下来,打算给自己的掠影琴安上。

    n.s16162097213570.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n.。偷香手机版阅址:.n.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