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中文 > 玄幻魔法 > 画仙问道 > 正文 补掠影初见鸾鸟翼 渡禹海五逢种灵阵2

正文 补掠影初见鸾鸟翼 渡禹海五逢种灵阵2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悦抱起翡翠使劲儿晃了晃,又惊又喜:“你可知这儿为何隔开了海水?因为这里藏了一个纯土灵根,五行之中,土克水,海水碰到了馥郁的土系灵气,所以绕行了!”

    翡翠被她晃得一脸惊恐,好半天才缓过来,只记得方才秦悦说了“五行”二字,剩下的一概不曾听清。因而只道:“你们人修讲求五行相生相克,相离相依,我们兽族却是不论的。”

    秦悦把翡翠放了下来,一边踏进眼前的种灵阵,一边回首笑道:“总之多亏了你,要不然就将这个灵根生生错过了。”

    忽而想起当年得到纯水灵根也是因为翡翠的指引,秦悦又是一笑:“你还真是我的福缘。”

    灵根种种,翡翠只懂一个大概,但秦悦夸它,它却听得分明。一时颇感受用,神色也变得飘飘然起来。

    但“祸兮福之所倚”这句话从来都是不错的。秦悦欣欣然地踏出了种灵阵,正打算将这个阵法再细细研究一番,忽听翡翠颤着声音道:“你看那儿……”

    秦悦此刻满心欢喜,倒没有注意到翡翠此刻眼中的惊惶。下意识地偏头一看,只见一群庞然大物向她游了过来。按理说,身躯如此庞大,动作难免迟缓,游动的速度多少会减慢一些,可它们却在飞快地前行,迅速而矫健。

    秦悦把翡翠抱进怀里,心底没有半分俱意。她如今已有化神期的修为,兼又颇识音攻,纵使遇见一群同阶的海兽,也没有什么可惧的。

    那群海兽飞快地靠近,一个个地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成排的利齿。秦悦辨认了一下,心中微讶:“竟是妖鲨?这个海族不是向来单打独斗的吗?今日为何成群结队一起来了?”

    她不喜欢打斗,也本能地不想招惹事端。见那群妖鲨就快过来了,便踏上画卷飞远了。没过多久,又听见翡翠慌慌张张的声音:“它们,追过来了……”

    秦悦调用神识向后一望。果真,好几十个妖鲨朝着这个方向追了过来,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模样。

    敢情是冲着她来的?秦悦干脆停下了画卷,转身候着那群妖鲨。见其中不乏七品以上通晓人言的,便问道:“我同你们向来无有恩怨,你们追着我作甚?”

    妖鲨族中领头的那一位化出了人形,义愤填膺地指着不远处的种灵阵,气呼呼地控诉道:“你毁了我们族中的圣地!你便是我们妖鲨一族的仇人!别以为你修为高便可为所欲为!妖鲨一族都是有血性的妖修!容不得你欺侮!”

    原来,

    万万年前,妖鲨一族发现了藏有种灵阵的虚空,认为此处不同寻常,便奉为圣地,代代传承。秦悦方才把纯土灵根取走了,那个虚空自然也不复存在了,那群妖鲨察觉之后立马追了过来,现在把秦悦活撕了的心都有。

    秦悦朝种灵阵那儿望了一眼,又结合了妖鲨的话,才想明白了其中缘由。让她将灵根还回去自是不可能的,但这群妖鲨,似乎也不太好摆脱……

    秦悦思量了一瞬,拿出掠影琴。

    妖鲨见她取出了道器,都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毕竟秦悦有着化神期的修为,它们确实有些畏惧。但种族的尊严又让它们坚定不移地待在这里,而不是立马落荒而逃。它们似乎用兽族的语言商量了一下对策,然后一动不动地看着秦悦,视死如归。

    秦悦觉得好笑,她只是想用琴音暂时迷惑它们,然后自己趁机离开罢了。

    她抬手抚琴,那群妖鲨立刻变换了队形,将她团团包围。翡翠自是相信秦悦能带它转危为安,但看着那群海兽尖锐的排牙,还是不由自主地吓得瑟瑟发抖。

    秦悦手下动作未停,几分哀戚的曲调自指尖流泻而出变徵注悲音,凄凉怅然,那群妖鲨很快就变得失魂落魄,纷纷停住了动作,神色呆滞而悲凉。

    秦悦的手指顿了顿。她本没想奏这般凄然的调子,可今日的乐音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自发地流淌出无尽的悲恸哀颓。

    妖鲨自然沉浸其中,有的甚至还流出了眼泪,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伤心事。秦悦慢慢飞了起来,脱离了妖鲨的包围。而后踏上画卷,迅速地飞离。

    琴声戛然而止。许久之后,妖鲨才渐渐清醒过来,见秦悦已不见了踪影,顿时气恼不已:“我方才怎么被那曲乐音魇着了?竟让那人修白白逃脱!”

    最后众妖鲨无法,只好到原先种灵阵所在的地方叹息了数日,怅恨自己没能守住先祖留下来的圣地。

    而这几日被它们咬牙切齿地念叨的秦悦,已抵达了禹海海岸。

    运起火灵根将周身衣物烘干,忽然忆起一事:她曾允诺鲛族那位小公主,若再临禹海,定会去看望她。

    后来秦悦往来禹海不知多少次了,从没有再去鲛族看上一眼。

    她回首望了一眼蔚蓝的海域,心道:“罢了,日后再说吧。”

    秦悦多年未归师门,现在朝着灵宇宗飞的时候,竟有几分“近乡情更怯”的情绪。她想了又想,.s把修为压在了元婴后期。

    当初她离开师门的时候正是元后修为,此刻以这个修为回到灵宇宗,实属平常,定不会惹人侧目。她想亲自把自己化神的消息告诉秦昌和两位师兄,而不是众人把这个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之后他们再得知。

    “墨宁道君。”守山门的小修士仍然认得她,恭谨一拜,将她迎了进去。

    秦悦微微颔首,信步走上玉衡峰。

    这座山峰一如既往的清静。自白若身陨,慎行离山之后,玉衡峰上的人愈发少了。好在山间时不时传来清脆的鸟啼声,婉转动听,给静谧的山野平添了几分意趣。

    秦悦弯了弯嘴角。至少还有山雀野鸟作伴,她虽孑然一身,倒也不怎么孤独。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道清晰的破空声,秦悦立马警觉起来,微微侧身一躲,一条血红色的鞭子擦着她的腰际飞了过去。

    注:变徵,徵调的变调,音调悲凉,能表现凄厉的情绪。&;010&;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